我與電腦

讀高職的時候,上過兩年兩人共用一台的電腦課,當時的電腦,開機仍需要開機片,電腦還不普遍,為了繳交電腦作業,放學後總是很緊張的去電腦教室佔位子,有時慢一步只好落寞的回家。畢業後,我也避免找和電腦有關的工作,因為潛意識裡排斥接觸電腦。

沒有藉口說不能

5月1日第765期 有一年冬天,某日清晨醒來,胸悶劇痛,感覺胸腔快被折斷了。當時正好讀到一篇文章,介紹中國有個人因骨骼彎曲嚴重,最後成了一顆球狀。因為我本身有嚴重的脊椎側彎,心想,莫非天命已到,脊椎彎到壓迫心肺功能。當時我非常怕死,還吃「舌下片」,準備隨時「救心」。 遍尋名醫,一連串檢查後,結果並無大礙,醫師推斷可能是因冬天氣候變化造成的肌肉疼痛,建議我多做運動及擴胸。就這樣,我進了水療池。 頭一回進泳池,對我和教練來說,都是個恐怖的經驗。初次相見,他們的眼中釋放出的訊息是:「來了個高難度的。」不到卅二公斤的身軀、骨瘦如柴,只有一隻手能撥水,身體嚴重畸形;扒光衣服,漂浮水中,活像是隻翻肚的青蛙。被抱下水時,身旁圍了一群人保護我,還在我身上綁了兩顆印有皮卡丘圖案的手臂圈。我對那顆球非常有意見,很醜,顏色又不一樣。 「舉手!」教練喊著,要我跟著做,但我的手根本無法高舉,就裝死。 在池子裡待久了,我那不安於現狀、力求突破的死個性又來了;但儘管害怕,我還是嘗試讓彎曲無法伸直的雙腳撥動水流。咦!有感覺,幾次後,發現那兩顆原本讓人討厭的球發揮了作用。 很快進入狀況,得力於憋氣。我很會憋氣,全歸功於小時候阿嬤幫我洗頭時練就的工夫;整個頭被塞到水中,為了要活下來,只好盡我所能地憋氣。靠著憋氣的本能,我越來越放膽,拆了手臂圈,發現沒那兩顆又愛又討厭的傢伙,我竟也能浮起來;教練測試了幾回,認定我真的不會沉下水。 學會游泳,半年後,食量增加、抵抗力變強,也長了肌肉,但漸覺無趣,沒啥動力,在教練的慫恿下,游日月潭成了我的挑戰目標。 二○○二年,在記者朋友推波助瀾下,報紙刊登了半版我的露點照,標題寫著:「嚴重小兒麻痺患者,誓言泳渡日月潭」。對於向來都在水療池游泳的我,若真的想泳渡日月潭,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從36度的溫水,一下子要適應戶外的水溫。我們選擇和日月潭水溫相近的碧潭作為行前練習,多虧教會裡幾位具備游泳教練資格的弟兄,不辭辛勞陪我練習,他們成了一個縱隊,在我身邊保護我,也幫我修正一些技巧。 泳渡日月潭當天,所有電視台的現場轉播都在等著我下水,面對鏡頭,我還很臭屁地說:「我會帶巧克力,游累了還可吃!」花了四個小時,成功泳渡日月潭的經驗,從此讓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 後來,為了讓我進一步突破瓶頸,振興醫院物理治療師用激將法:「小唐,我跟你打賭,你一定不會翻身,你翻得過的話,我就請你吃牛肉麵。」他教我如何用手撥水,使勁翻身,我果然開始學會翻轉。因應個人特殊的體型,我還發明了Barbecue(燒烤)的游法,像烤肉一樣,在水中翻來翻去。我覺得自己像隻海豚,頗能自得其樂。 原本「高難度」的個案,如今泳技超群。教練常拿我當示範,對著一群水療病人展示;他將我高高舉起:「你們看!這個人叫小唐,這麼嚴重的小兒麻痺者,大家注意看喔!」旋即像下餃子般把我丟入水中,又立刻抱起:「有沒有喝到水?」我也樂得配合,一副非常勇猛的樣子說:「沒有!」碰一聲!教練指著再度被丟入水中、悠然滑水的我:「你們看,這麼厲害,還有誰說不會游泳的!」 要游泳,就要像一個真正游泳的人,所以我花了很長的時間,保持續航力,固定時間練習,不斷調整游泳技巧;因為我的狀況特殊,沒有人可以教我,大多時候我只能自己教自己。泳褲也一樣,我的腳無法伸直穿褲子,於是自行設計了在側邊加了拉鍊的「小唐褲」。 游泳讓我體會到人生沒有分別性,在水裡是平等世界,不論高矮胖瘦美醜、老人小孩、速度快慢,每個人最終都能游動起來;自由空間的國度就在水裡。 對我來說,不單是追求游泳技術,做任何事都一樣;讓自己成為激勵人心的榜樣,當一般人看到我們身障者都能努力克服障礙,無論是生理或心理,就沒有藉口說不能! 【幸福練習】「我不會、我不能,但我願意試試看!」練習將這句話多說幾次,再想一想,你真的還有藉口說不能嗎?

第765期祈禱之時

親愛的主,當我們遇上苦難時不再懷憂喪志,因為知道這其中必有祢的美意,或許改變方法、逆向操作反倒是祝福盈盈臨到;我們做事亨通時,不是自得意滿,而是要多多分享出最大的效益;因為知道分享才會有力量!我們不要輕易說「不!」, 因為我們一定能做得到。願將榮耀恩典歸給天上的父神,一直到永遠。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4月24日第764期〈復活節特刊-強壯的心靈〉

你也許有健康的身體, 卻不見得有強壯的心靈。 孱弱的心靈使人失去方向, 以致在憂愁或罪惡中重蹈覆轍。 人的能力有限,唯有復活的主、戰勝死亡的愛, 能賜給你強壯的心靈,帶你逆轉人生路!

信耶穌改命運

回想過去,我跟哥哥的命運是何等的悲慘。我們來自一個充滿罪惡環境的家庭,家中大人都在賭博,從小耳濡目染的哥哥也染上惡習。但是,上帝扭轉哥哥廖志偉的命運,哥哥變得好積極,除了推銷保險,最認真的就是傳福音。

不能換的寶貝

「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這句話總是在碧霞的口中。有次她和長官共同研商出解決方案時,碧霞興奮地大呼:「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這次長官向碧霞抗議說:「這方法可是我想出來的,應該感謝我吧!」碧霞不急不徐笑著說:「因為是上帝安排你這好長官來幫助我的啊!所以要感謝我的上帝啊!」

兩個心願

認識小美的時候,她已經是長榮大學媒體設計系四年級的學生。那天她來校牧室申請仁愛基金,因為爸爸生病了。她在申請單上只簡單敘述父親的病情,我請她寫得更詳細一些,還問她有幾個兄弟姊妹。微笑突然在她臉上凍結,她的臉色變得好凝重,她說:「我自己一個人……」然後再也說不出話,只低下頭、眼淚直流。我拿面紙給她,請她慢慢說沒關係,如果她願意說的話。小美一面擦淚、一面娓娓道來,我才知道竟然有這麼苦的學生!

第764期祈禱之時

親愛的主耶穌,請為我賜下復活的力量,因我明白人的能力有限,所以,當我陷落憂鬱孤單;當我的心死去、荒蕪時,求祢使我勇敢,讓我走出傷害和阻礙,讓我的創傷得醫治,我的機會、能力重新恢復,心靈也益發強壯。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4月17日第763期〈愛,可大可小〉

愛可大可小。愛很小,因為有時候只是一個安慰的微笑、片刻的耐心、溫柔的碰觸,或以開放的心做了一件事,這麼簡單。愛很大,因有價值的人生,就由千百萬個微小的尋常善良舉動累積而成。德蕾莎修女曾說:「我們無法做偉大的事,只能用偉大的愛做許多微小的事。」 ──摘自《好人肯定有好報》,天下文化出版

岳父大人的叮嚀

老婆是第三代基督徒,而我是在結婚六年後才受洗,我是我們家族第一個信主的人。常有人問我同樣的問題:「你是怎麼信主的,是老婆的因素嗎?」老婆雖是基督徒,卻因週日有時要上班,而不常上教會;我們交往時,從未談論宗教信仰,約會時也不曾到過教會,那時候的我,根本不了解基督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