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平安人生,我選擇信靠耶穌

就像大部分的人一樣,學校畢業後,我過著上班下班的生活,接著結婚生子,育有二女。也像多數人一樣,當我和太太遇到重大抉擇或是解決不了的問題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拜拜。正因為身邊的人都是這樣,我覺得這些儀式、繁文縟節沒什麼大不了,反正人生大小事都脫離不了傳統習俗。直到有一天,無意間在《耕心》週刊讀到我的老同學徐源德的見證,我才好像大夢初醒般。

阿兵哥的禱告

想起入伍前,爸爸總是語重心長地跟我說,當兵最痛苦的那段時間讓他體會到只有信仰可以依靠。當時我抱持著聽故事的態度,心想,都什麼時代了,軍中已不像以前那樣封閉又沒人性,會有「無依無靠」的情況發生嗎?沒想到鐵齒的我,軍旅生活在入伍後第四個月遭遇巨大的變化。

1月3日第1009期〈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

不管過去一年發生了什麼事,別讓過去牽絆著你。記取教訓,讓懊悔及痛苦過去,新的日子正等著你。「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聖經哥林多後書5章17節

從一段巧遇說起

二○○九年秋天,雙胞胎女兒來報到,當我們還沉浸在迎接新生兒的歡樂中,意外卻發生了。孩子六個月大時,在一次旅遊中,小女兒突然大抽搐、口吐白沫、嘴唇發紫、全身癱軟,我們夫妻嚇傻了,趕緊送醫,深怕這小小生命從此離開我們。

玫瑰之愛

我不是一個經常熬夜者,不是飲食失調者,不是有壞習慣者,也有天天排便的習慣,在檢討癌症發生的文獻裡,找不出何以癌細胞會來和我做朋友?我曾一度抗拒詳讀癌病變、癌基因、癌徵兆等文章報導,但在與癌友互相關切交流下,才體會出每位癌友都屬於個案,只要癌細胞來和你做朋友,因天生體質的差異,身體的器官相對也會處於脆弱、易受病毒攻擊的狀態。

叔叔來講故事

我非常喜歡講故事,兩個女兒幾乎是聽我的故事長大的。睡前,她們翻來覆去時,我便開始講故事,有時她們聽著聽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我講的故事素材琳瑯滿目,大部分是自己臨時編構的,以動物為主,像是熊、小白兔、小猴子等,內容包羅萬象,有冒險的、好笑的、跟同學吵架的、或在森林公園裡發生新奇的事,每次故事時間不長,以十分鐘作為一個單元。

母女共讀的美好時光

那年盛夏午後,媽媽告訴我:「自從嫁到城市後,我就很少有機會看到綠樹,心中有點慌亂,直到有一天我走入公園臨近樹欉,我的心才得舒坦。」我現在住處的後陽台,右方正好有棵樹,望著樹,不也和媽媽的慈愛相對嗎?

綠沙發和橘沙發

還記得兩年多前的那個中午,我去管理室拿信,看到大樓廣場堆置廢物處有一組3+2+1+玻璃大茶几的綠色皮沙發,皮面光澤雖已褪去,但看起來仍堪用。走近用手試試坐墊的回彈力,也還不錯,實在不知主人為何要捨棄它們。

紅包阿嬤

今年八十九歲的她是位醫生娘,年輕時承接婆婆的信仰,非常虔誠地拜佛拜神拜祖先;為了禮拜佛祖,初一、十五皆吃素,後來更為了留給子孫更長壽命而不吃早餐。她對廟宇的捐獻更是不落人後,松山天公廟裡有一根柱子還刻著她先生的名字。這樣的虔誠信仰者,為何在七十三歲改信耶穌呢?

天使心

老母在卅八歲那年因腦血管崩裂,雖然九死一生搶救回來,卻產生後遺症,併發失智和癲癇症。大約一九九三年時,老母經常全身大抽筋,一發作就是從頭頂到腳底、手指尖每一個部位都抽筋,當時我們都不懂,也因我經常在外鬼混不回家,老母一連抽筋幾天沒人關心,腦細胞可能就這樣抽壞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