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心願

陳尹中(台南歸仁)

0
19

4月24日第764期

認識小美的時候,她已經是長榮大學媒體設計系四年級的學生。那天她來校牧室申請仁愛基金,因為爸爸生病了。她在申請單上只簡單敘述父親的病情,我請她寫得更詳細一些,還問她有幾個兄弟姊妹。

微笑突然在她臉上凍結,她的臉色變得好凝重,她說:「我自己一個人……」然後再也說不出話,只低下頭、眼淚直流。我拿面紙給她,請她慢慢說沒關係,如果她願意說的話。小美一面擦淚、一面娓娓道來,我才知道竟然有這麼苦的學生!
小美一歲多時,媽媽就離家出走了,她從此沒有媽媽,她對媽媽毫無印象,但她不怪媽媽,因為爸爸不工作,又酗酒、吸毒、家暴。她說:「我從小到大,爸爸都是這個樣子,已經渾身都是病,還在吸毒;沒錢買毒品,就去偷去搶,遲早可能被毒死或打死;也常常被抓去關,他被關的時候,反而是我最放心的時候。」
小美從小被寄養在大伯家,因為爸爸都到處浪蕩,從來不關心她。大伯自己也有小孩要養,爸爸又無法給大伯錢,所以大伯和伯母都對她不好,甚至把她當出氣筒,她真的是從小被打罵到大的。考上大學是小美最興奮的事,但是大伯說,如果要讀書就自己去打工,學費和生活費都得自己去拚。她真的咬緊牙根,自己養活自己。因為住台南縣,她就通學,日夜打工,這樣拚了半學期。
有一天晚上,伯父和大兒子吵架,父子兩個人都打她出氣,打得渾身是傷,她非常難過,心想:「我都長大了,你們還這樣打我。」她下定決心,把自己的東西打包好──只有一個旅行袋,裡面是幾件衣服和幾本書。她在半夜逃出來,投靠同班同學家;同學的父母和家人都對她很好,要她安心住下來。
小美非常懂事,也很堅強獨立。她感謝同學和家人善待她,但她不願長期打擾人家,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處最簡陋、最便宜的房子。她沒向學校申請協助免費住宿,是為了方便打工,白天一個,晚上一個,因為她必須養活自己。她所唸的系功課繁重,作業很多,她又要打那麼多工,居然每學期都能維持前三名。大四上學期她擔任班代,還參加了學生團契和手鐘團,除了準備畢業展,還要準備校外參展。知道她狀況的同學,都說她是女超人,她說:「牧師,其實我快垮了,我給自己壓力太大,有時頭痛到受不了,就到醫院去看腦神經內科,同學們都不知道,牧師是第一個知道。」我以為自己夠堅強輔導學生,這是第一次一面傾聽學生訴說心事,一面和她共用一盒面紙。
小美說:「我有兩個心願,一個是爸爸平安就好,我不指望他改變,但是希望他活一天算一天,能看到一次算一次,總比沒有爸爸好。第二個心願是能趕快存夠錢買一台電腦,我們的作業需要電腦,我到處向同學借,同學自己也要用電腦。我拚了三年多,到現在還買不起一台電腦。」我告訴她,早就應該把她的辛苦和需要說出來,學校老師和同仁都樂意幫助學生。當下我就決定要幫她買一台電腦。
我第一個找的是陳錦生校長。我把小美的情況告訴他,校長立刻決定幫忙,還問我:「你看我要出多少?」我說:「你是校長,可以拋磚引玉,一萬元可以嗎?」校長一口答應,立刻拿錢,看得我十分感動,他還說:「以後還有這種事一定要告訴我,我們的學生我們自己來照顧。」本來以為得找十幾位同仁幫忙,沒想到加上我自己,五個人就湊足費用。我們買了一台桌上型電腦加印表機,還有餘額當獎學金一併給小美,剛好當作那年的聖誕禮物。
小美很爭氣,以第一名畢業以後,考上台北教育大學研究所,去年六月又以第一名畢業,實在太棒了!因為表現太好,被師長留下來當助教兼行政工作。我知道以後恭喜她,要她傳幾張生活照或畢業照給我。她傳來了,我看得好感動;其中有一張是她站在畢業典禮講台上,身穿碩士袍,旁邊有一家人在合照,她只孤伶伶一個人,由同學為她拍照。
喔,小美!妳真棒!願天父看顧妳;一生帶著復活的主賜給的力量前行,不論妳有幾個心願,我深信主必為妳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