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幻影的綠洲

何瓊花(台中龍井)

0
12

6月19日第772期

因父親早逝,家裡突然失去經濟支柱,從小我便養成獨立自強的個性;因我認為,我沒有後台、沒有財勢、也沒有天賦異稟,唯有比別人更努力、更奮鬥,才能在競爭社會裡立足,才有機會掙脫被欺壓、貧窮的生活。後來,我努力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設計師在台灣傳統產業裡,是個收入多、權力也大的行業;但相對的,壓力大、開銷也不小。

在台北生活,賺到的錢常常就是右手進左手出,來得快也去得快;而訴求光鮮亮麗的行業,常要增添新裝、以名牌較勁或交際應酬。想要賺取更多錢,有時必須昧著良心工作(敢拿回扣);為了爬上較高的職位、快速飛上枝頭,可能還要耍點心機或踩在別人肩上,否則,只能在角落暗暗嘆息。所以,當我努力爬上主管的位階時,不諳遊戲規則,就必須出局。
我終究明白,並非因著才能,就能捍衛自己想要的;並非因著努力,就可以實現理想;即使達到目標、獲得成就,心裡卻變得空蕩,孤獨、無助、惆悵、恐懼淹沒我身,我突然不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麼?存在的意義在哪裡?名利、成就感就像泡沫一般,什麼也留不住,只換來心靈的空洞與虛空。
一九九五年秋末,我和輔大老師、同學一起去歐洲遊學,參觀了許多教堂,當我踏入教堂時,神聖空間的寧靜感使我感動得快掉下淚。之後在輔大進修時,因同學的熱情邀約,曾經幾次到過教會;期間,弟兄姊妹不時探訪我、關心我、為我禱告;教會團契始終給我一種溫馨的感受,加上聽到詩歌時,眼淚不自覺滑落,彷彿在傾洩心中的壓力與傷痛。然而,我來自中部一個靠海的純樸鄉村,親族家人長期信奉媽祖、觀世音;在傳統信仰的家庭長大,我還是習慣拿香拜拜,根本不敢背棄祖先去信耶穌。
我自認是個知識份子,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認為那是民間的傳說或是媒體的戲劇張力。然而,一九九七年夏末,我開始無法入眠,會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像,還聽見有人一直在我耳邊說話;而且,我居然像是有了超能力似的,能知道別人的隱私。頓時,我的恐懼加劇,覺得自己得了精神分裂症,產生幻聽、幻覺;甚至懷疑自己被鬼神所擾。我急速從台北趕回老家,求助於道教、一貫道的驅魔儀式;身上戴滿了佛珠,也勤唸佛經,但情況更加嚴重,我不斷看見靈界的景象。
公司一位基督徒同事知道我為此困擾,便拿了一本「精神分裂與被鬼附」的見證集給我,還邀請我去教會試一試。教會給我的觀感還不差,所以我就去了。
很訝異的是,弟兄姊妹看到我如此情況,不但不害怕,反而細心地照顧我。許多姊妹接濟我到她們家住,也陪我讀經禱告。有一次禱告時,我赫然發現,我是如此的孤獨,苦毒、埋怨深植我心;注重外表光鮮亮麗的我,不顧他人的眼光,整個哭趴在地上,大聲地呼喊求助;淚水如大水潰堤,將自己隱藏已久的痛楚毫無顧慮的釋放出來。我身體捲曲著如同一個嬰孩,像是在等待父親的撫慰與寵愛;我無助地哭喊著:「耶穌救我,我很痛苦……」極度渴望掙脫心靈深處的禁錮和枷鎖。同時,我疑惑著過去虔誠膜拜的神,為何如此折磨我,讓我出現困惑、複雜的生命情境?但耶穌基督的光一進入我心,便帶來純白聖潔、慈愛與平安,照亮我心中的幽暗與恐懼,如同泉水進入乾枯的沙漠,並且植入綠洲。
在光明與黑暗的拉扯之中,我真實的遇見耶穌,尤其讀到創世記50章20節:「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我忽然明白過去的虛無以及在昏暗面摔跤的經歷,雖痛苦難捱,卻是神要給我一個新的生命的起點。那年九月,我受洗成為神的兒女,也放掉過去極力追求的工作,辭職後轉而專心接受信仰的造就。過去悲憤的自我形象透過聖靈的洗滌,漸漸地回復自信與笑容;失眠與幻聽的情形也在禱告、醫治釋放以及上帝話語的造就下,漸漸消失不見。信主後,我覺得自己從灰姑娘變成為公主,享受尊貴的名分,在靈裡深處有平安的確據。
如今,我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我知道前方有神為我開的道路,我必緊緊跟隨祂、服事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