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照顧我媽媽

高淑湄(新北三峽)

0
1
10月30日第791期
母親今年七十五歲,生長在貧脊窮苦又顛沛的大戰期間。兩歲就失去父親,常要躲空襲無法持續上學,小學勉強畢業,大字沒識幾個。外祖母獨自一人扶養三個小孩,終身未再嫁。孤兒寡母,常受欺壓,非常辛苦,養成母親堅忍剛毅的性格;也因生活艱難困苦不安定,母親虔誠地信奉民間信仰,凡事都要擲筊問神以求心安。
母親廿五歲時嫁給務農的父親,生活從一個困境轉到另一個困境。母親不願小孩重蹈覆轍,於是拚命工作,好讓家中四個小孩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她相信唯有受教育才能改變現狀。記憶中,母親幾乎每天睡不到四小時,常在田裡工作到深夜。小學的我就要和哥哥學會自己照顧自己,也要幫一家人煮飯。雖然從小就要幫忙家事,但母親很看顧我們,除了努力掙錢讓我們受教育之外,不論生病或求學,總是不斷地為我們算命、問神,希望每個小孩都能有好前途。
母親非常敬畏所信仰的神明,凡初二、十六、中元普渡、大小習俗都要拜拜,有時忙到忘了時間,還哭得很傷心,一路哭去拜拜,求神原諒。大哥結婚時,還非常盛大的殺豬拜神,叮叮咚咚找師公來慶祝三天三夜。母親連吃藥、看醫生、是否出門、小孩的工作等大小事都求問神。年紀漸大,身體漸衰,對求神之事更加沉迷,但我從未見過她減少一分憂慮,多一分快樂!生命就是不斷地勞苦愁煩。
二○○五年老家增建,母親因為身體不適,擲茭的結果竟是她沒有資格享受新蓋的好房子,必須受苦兩年,身體才會好轉。當年,大哥受慢性疾病之苦、二哥生意遭遇困境,母親求神的結果,是得準備好幾付牲禮不斷地拜。那幾年,家中煙霧裊裊,整個牆面都被香薰得烏漆抹黑,因母親深信神明可以保護她、祝福她,所以她聽從必須受苦的指示,更加虔誠的祭拜。
之前,母親因心臟病曾住過嘉義基督教醫院,那時醫院正放映電影《基督受難記》的片頭。有一次,母親在睡夢中夢見耶穌呼喚她,還跟她說:「病若要好,就必須像小雞從雞蛋裡孵出來一樣。」她不明白其意,但因看過電影片頭,所以她知道那是耶穌。母親認為耶穌是神、是願意保護她的神,只不過和她所拜的一樣,只是其中一位神罷了;加上耶穌沒有神像可以拜,她不習慣,所以還是繼續拜她的神明。我只有不斷地為母親禱告,求神能讓母親更認識祂。
二○○九年,有天我回老家,竟驚訝的發現,家中的煙沒了!牆壁也重新漆得白白亮亮,神明廳只剩下祖宗牌位,沒有任何的香爐,也沒了偶像神明!我很驚奇,難道是上帝應驗了我的禱告嗎?
母親告訴我,她這幾年拜的都是魔鬼,魔鬼害她非常慘,要她受苦,病才會好,「這一切都是謊言!所以我決定不拜了!」母親的轉變引起家人的不滿,但她非常強硬,沒有人可以阻止她要做的事。
拜了一輩子的偶像神明,竟然這樣就不拜了!於是我開始跟母親講述耶穌的愛,雖然她仍然認為耶穌和其他神明一樣,但已不再拒絕,也願意聆聽;我帶她禱告時,每次她都感動地流下淚來。
去年,母親因為腳幾乎無法行走,醫生建議開刀,但她拒絕,好一陣子都沒有出門,有次二哥帶她去嘉義基督教醫院看醫生,母親無意間聽到詩歌,她告訴我,當時她忽然覺得要按按自己的腳,沒想到按完之後竟又可以走動了。每當有機會回家探視時,我都為母親可以照顧自己禱告,也求上帝派天使天軍來照顧她;母親很期待我和她一起禱告,禱告結束時,也會跟我一同說「阿們!」
前陣子,母親竟然告訴我,如果哥哥們也願意信上帝應該會很好。小時候我生病時,母親都要我喝香灰水,她對拜拜之事的剛毅與自我,實非外人能想像,而今想要信耶穌,更令人難以置信。母親孤癖又不太識字,身邊幾乎沒有基督徒,鄉下拜拜又很興盛,我只能在遠方不斷地為母親禱告,祈求上帝差派天使天軍照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