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淳的依靠

Te-Yin(高雄市)

0
6
11月20日第794期
二○○五年某個星期日,出現一個氣質優雅,卻略帶一絲徬徨臉孔的女子,安靜地坐在教會角落參與禮拜。幾個月後,在不斷問安與關懷下,她逐漸敞開心門,吐露了內心的秘密與痛楚。
淳淳生長在基督教家庭,小時隨著祖父母和母親上教會。睡前,母親總會讀聖經給她聽,也帶領她禱告,但淳淳對信仰一知半解,尤其是青春時期的叛逆,更讓她對信仰提不起興致。十八歲那年,母親臨終前告訴淳淳:「天使總是在病床旁保護著我,妳不用害怕。」母親堅定的信仰深植淳淳的內心,然而,進入大學、出社會工作,度過一段平靜的時光,卻也因失去母親信仰的扶持,讓她漸漸忘記神的存在。
淳淳在工作中認識從香港來的男孩,男孩的特質深深吸引著她,加上男孩母親也是基督徒,讓他們很快從戀愛中進入婚姻。一九九二年,淳淳跟先生到香港展開兩人甜蜜的生活。原以為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卻不知仍有波濤洶湧等著她。
婚後,淳淳相夫教子、打理家庭,空閒時與朋友相約逛街聊天,過著暇逸的生活;而先生正好相反。先生從小家庭並不富裕,一直靠自己的努力讀書、出國,工作也頗有成就,除了在本業上不斷進修,還攻讀MBA碩士及法律博士,一路學習成長。因而,夫妻兩人的思想及生活模式差異也越來越大。
二○○○年,驚淘駭浪終於來襲。先生外遇事件爆發,還要求淳淳放他自由,成全他與第三者。
突來的打擊,讓淳淳措手不及。她在一個月內暴瘦十公斤,先生又控制了整個經濟大權,日子雪上加霜,猶如從天堂掉到地獄。此時,淳淳才恍然大悟,先生不再是她的依靠,她徬徨無助地找朋友哭訴,但總有「靠人人倒,靠山山倒」的無奈。有一天,腦海突然出現一個聲音,不斷催促她要回到神的懷抱。在台灣親人溫暖呼喚下,淳淳終於鼓起勇氣回台灣,更踏著沉重的腳步,走進了教會。
「主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無欠缺一件,雖有危險,受驚災害,因為我主同在,我要永遠快樂安住在耶和華的厝……」台語聖詩在耳邊響起,安慰與平安進到了淳淳乾涸已久的心靈;與神的相遇,也像是重新回味了母親給予的愛。
靠著主的話,淳淳度過艱困但平靜的日子,但二○○四年,又再次面臨考驗。先生被證實得了胰臟癌,癌細胞轉移肝臟;雖然先生與外遇對象並未停止關係,但當淳淳得知先生罹病的消息時,仍是極度悲愴,她向主哭訴吶喊說:「主啊!我不知道你的旨意為何?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求你把這個杯挪去,讓我單單仰望你,也幫助我順服 的旨意,主啊!請幫助我,也幫助我的先生……」
生病後的先生,受到極大打擊,從教會弟兄姊妹的代禱中,慢慢了解過去的自己自大自負,凡事都靠自己,以為能掌握人生、人定勝天,但大病一場才了解到自己是個罪人,得罪人也得罪神。
兩個月後,先生過世,處理完後事後,淳淳帶女兒回台灣,也重回屬靈的家。六年多來,在鼎金教會體會到姊妹彼此的愛、牧者的關懷,也得到信仰的造就,更受洗成為神的兒女。雖然現在生活難免有時憂慮和軟弱,但聖經詩篇121篇:「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會是淳淳永遠的依靠。
比爾蓋瑟(Bill Gaither)有一首詩歌這麼寫:「這是一件美好的事,我的一切困惑,祂都了解,我將所有的破碎和煩惱,交給祂,但祂卻用愛來為我成就美好的事。」將淳淳的心境表達得淋漓盡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