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恩情

陳佩英(屏東鹽埔)

0
5

2月27日第808期

一九九四年聖誕夜,我孤獨地在住家附近散步;前方教堂傳出歡唱聲吸引了我。由於前夫深陷賭博和喝酒之中無法自拔,常常五天、十天不回家,我因必須照顧五歲和兩歲的娃兒而無法工作,經濟斷炊,只好先帶著孩子回屏東投靠娘家。處於灰暗無望的情境中,我心裡想著,何時才能像教會裡的人一樣高興歡唱?

步入教會時,一位慈祥的媽媽上前歡迎我,我驚訝地發現,她是我的國中老師!畢業已有十年,我們相見甚歡,廖老師高興的牽著我,告訴我大家正在歡慶耶穌降生,請我一起參加。

兩個星期後,一天夜晚,前夫來找我,除了大聲斥罵,還把我從屋內拖到馬路上,重重的拳頭一拳又一拳落在我身上,我又慌又怕,無力的畏縮哭泣。媽媽聽到叫罵聲和哭泣聲,從樓上一看才發現是我,立即出門阻擋,但也被推倒在地,直到有路人上前,前夫才收手離去。隨後,救護車嗚嗚地載著我這心碎受傷的人就醫。

當時我深深思考,前夫事事都以暴力相向,我必須保護孩子,也有責任不拖累媽媽,於是決定上法院申請正義和憲法100條中「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權益。但是我好窮,請律師寫狀紙要好幾千元,只好去書局和圖書館找書,自己寫訴訟書;而且,我也好害怕,一想到要上法院,就打從心裡發出顫抖。懼怕中,我想起那晚在教會遇到的廖老師,於是鼓起勇氣將我的處境告訴她。

開庭前一天,在教堂光亮的大殿中,牧師和老師屈膝圍繞著我,帶著我向神求告,請上帝憐憫我,為我伸張正義,讓公義臨到,也讓我不要懼怕。在禱告哭泣的同時,有一股強烈的力量進到我的內心,好像在告訴我:「孩子,不要怕,用誠實訴說,用勇氣來面對。」當時我好疑惑,為什麼老師所信的上帝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能知道我的處境,又賜我心中平安?

開庭時,法官問前夫為何打我?因當時有醫院驗傷單,我頭部瘀血挫傷併發腦震盪。前夫用尖銳有力的聲音在法官面前說謊指責我,種種不實教我非常難堪,我難過地哽咽抽搐起來。法官問完他後又問我,我不禁淚流滿面說出事實經過,以及多年來為了保全家庭,才隱忍無數次的家暴;為了保護我的家人,上法庭是萬不得已,因我不知他何時又會打我。法官告訴前夫不能再施暴於我,否則會加重其刑;也告訴我不要害怕,會對他判出夫妻間互相傷害屬於較重的罪警惕他,但無法判決離婚(民國八十三年,家暴事件要有兩張以上的驗傷單才准成立離婚)。

在那次事件中,我體驗到誠實是最好的,因我誠實,所以法官願意保護我。但開庭之後,我卻再也見不到兩個孩子,前夫為了報復我,把他們帶離開。看不見孩子的日子,好像人生沒了盼望,幸而前夫的妹妹會偷偷帶小孩來看我,因她知道我的處境以及孩子對我的想念。

將近一年後,某天為女兒洗澡時,看見她胸前、肚腹、大腿、屁股,有一條又一條數不清的鞭傷,而且新舊交替;我心疼地抱住這個三歲的娃兒,直說:「媽媽對不起妳,沒有好好保護妳……」看著女兒眼裡的慌張和畏縮,我決定要勇敢爭取監護權,否則有一天孩子被虐打而死時,我將無法承受。

靠著神賜給我的平安和智慧,我再次蒐證和行文至家事法庭,奇妙的是,前夫這次竟然很平靜的聯絡我,願意將女兒的監護權讓給我,也同意跟我離婚。

在單親的處境中,除了有媽媽一路扶持,更有廖老師本著神的愛來愛我。老師時常鼓勵我、關心我的家庭,更不吝嗇支助我完成年輕時因環境困頓而無法完成的高中學業;她告訴我,萬事互相效力,神的恩典必超乎人所想像。

老師的關心更被澤我的家人,二○○一年,大哥車禍,臉面鼻骨嘴型全毀,鼻肉裂開深可見骨,在醫院急救時,護士要我不斷吸出他臉上噴張出來的血水。當年大哥卅三歲,由於年少不學好,染上吸毒惡習,其他人都灰心放棄他,可是老師來到大哥病床旁,跪著祈求說:「主啊,赦免這孩子,救他脫離險境、拯救他失喪的靈魂,讓憐憫和慈愛的恩典臨到他身上……」老師一句一字如同淚水般滲透了我們的心,我們是在這世上低下階層生活的卑微人,但老師的愛溫暖我們,她使我們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偉大的愛──從天父而來的愛。

回想老師本著上帝的愛來愛我,單親路雖然辛苦,但倍覺溫暖。當初那個愛哭的三歲女娃,如今已經二十歲,目前就讀澎湖科技大學,她喜歡彈鋼琴也愛讀英文;女兒是神所救贖的孩子,願神讓她也有能力去幫助如同她一般,在弱勢底層生活的人。

感謝神賜下廖老師這位天使,讓我得著盼望,在軟弱之中得著力量;若沒有老師的引導,我無法想像,至今我是不是還得在痛苦和罪惡之中打轉?老師讓我知道,神雖然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但祂使我們走路有光,行事有力;無論處飢餓、飽足、憂慮或是喜樂,凡事都要倚靠祂,仰望交託就對了!廖老師,我深深愛您,您就如同我的母親般,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