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聽幸福

詹慶臨(台北市)

0
25
4月22日第816期
「妳和妳的女兒都需要戴助聽器。」醫生平穩的語氣卻震搖了我原本平靜的心,瞬間眼眶泛出淚水,耳朵內的嗡叫聲有如夏山的蟬鳴,尖銳不止。
難以接受才十三歲的孩子,就要戴上助聽器。至於我,因為遺傳性的耳鳴,耳朵成為天然的「隨身聽」,日夜「唧唧」作響,使我聽不到相似音頻的聲音,無法聽清楚電話號碼之類的數字,也辨不清唇齒間的子音。隨著年齡增加,耳鳴音量日漸拔尖,常被吵到睡不著,心情煩躁不安。有一天竟然在白天幻聽到鬧鐘響,到處找那個吵鬧的鐘不著,才明白該回醫院看診了。
至於小女兒,偶爾會聽不到電話聲和電鈴聲,有時別人叫她也相應不理,常被誤認為「沒禮貌」。我帶女兒一道檢查,沒想到得到的結果卻是她的聽力比我還差。
醫生問我:「孩子功課是不是很差?」「不會啊!這學期第二名。」醫生進一步說:「那她一定很用功囉?」「還好,很愛打球,回家常累癱,倒頭就睡。」醫生一副不可置信的說:「照理說,她應該會因聽力的問題而影響功課,很多這樣的孩子學業都很差,妳要請老師讓妳女兒坐前面一點。」
驚嚇的情緒在與醫生對談中漸平穩下來,我能做的就是照醫生的囑咐作最好的處置,慶幸的是及時發現,可以及早避免耳鳴惡化。
回到家立刻和老師通電話,為女兒調動座位。還有,在家裡兩個女兒怕打擾對方,常戴耳機聽音樂和英文,多少會損傷聽力,因此讓兩個女兒分房住,避免互相干擾,也不用再戴耳機。先生是夜貓型的人,我也愛在夜裡讀書,使得兩個女兒都跟著晚睡,為此,我和先生商量,兩個人要帶頭十一點就上床睡覺。其實以先生的身體狀況,肝不好加上糖尿病又有三高,本來就該早睡。這會兒,因為寶貝女兒的需要,我們似乎更有動力正常作息,讓孩子睡眠充足;營養方面,按醫生指示要多補充維他命,尤其是B群的攝取。
感謝主,因「禍」得福!說不定因著後天的保養,我和女兒的聽力會得到改善!
人一生都在追求有形的、無形的需要,想要得到更多,證明這一生沒有白走;等到年紀漸長,又不免陷入「失去」的困境,如青春紅顏、健康體力,正一點一滴的退化,讓人們困惑無助、惶惶不安。像我就很擔心面臨聽不見的死寂,無法與人交談的孤單,更恐怖的是揮之不去的噪音……;對於聽障朋友的苦境,以及被推向社會邊緣的無助,更讓我產生許多的同情。
有一天在教會唱到詩歌〈輕輕聽〉:「輕輕聽,我要輕輕聽,我要側耳聽主聲音;輕輕聽,祂在輕輕聽,我的牧人認得我聲音……」我知道主正在對我說話,鼓勵我不要因著聽不清楚世上有限的音頻而氣餒,而是要用心耳傾聽神的聲音;祂必不漏聽我的微聲呼求。我邊唱邊流下眼淚,內心充滿感恩。
失去是另一種獲得,有失必有得。為要避開腦內噪音的干擾,我更加專注傾聽,甚至練習讀唇語,注意力因此更集中;也因著知道自己的有限,讓生命的制高點再提升,不役於物,不把生命寄望在有限的事物上,這是我的新收穫!
身體的困境讓我看淡生活的得失,健康富貴、功名利祿轉眼成空,人生最大的價值應是活出美好的生命品質。坦然接受生老病死的自然過程,才能不受外在環境影響,活得悠然自在。體認到「生命高於生活」的人生真義,就不容易感嘆「聽力、體力、眼力、腦力、記憶力」的失落,更不必為個人的哀榮而一詠三嘆,進而邁向「不以物喜,不以己憂」的豁達境界。
如今,我帶著「隨身聽」,「唧唧─ 嗡嗡─」,逐漸與它和平共處,彷彿成為特殊的背景音樂,烘托鮮明的主旋律,提醒我定靜下來,用僅存的聽力,專心接收佳音與好話。對於無法改變的,就坦然接受;對於依然保有的,就積極把握,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要怡然「自」得,就要先怡然「神」得,心存感恩、數算主恩、謙卑自在,幸福感自然隨身相伴,任誰也奪不走。
【幸福練習】失去是另一項獲得,有失必有得,凡事往正面思量,只要不失去信望愛的勇氣,只要不失去生命氣息,一切都有希望。心懷謙卑,數算恩典,愈數愈多,恩惠幫助常隨人生風雨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