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自我評量表

小祈(桃園蘆竹)

0
5
7月15日第828期
現在的朋友看我平常總是笑臉迎人、喜樂融融,但其實我一直到大學時,都還是一位憂鬱小生,總是缺乏極度的安全感,很想表現給別人看、證明自己的能力,心理也很需要被別人所肯定。
小學三年級時父母離婚,媽媽到外地工作,我跟妹妹只好跟親戚住。有時跟二樓的嬸嬸,有時跟三樓的阿婆,不然就是跟住在一樓的舅媽一起生活,反正就是看媽媽那段時間跟誰的關係較好,我們就跟誰搭伙。印象中有一次嬸嬸煮了一道菜特別好吃,我想多吃一點,但立刻被嬸嬸阻止,因為嬸嬸家有五口,她每次都分配的剛剛好,不能多吃。還有一次,我從外面打工回來,看到舅媽一家正在吃零食看電視,但他們看到我就立刻將零食收起來起身離開……。
那種有家的空殼,卻沒有家的感覺,是被孤立、被排擠的,而且當我跟媽媽訴苦時,她總是說:「不會啦!他們是我的親弟弟,我對他們那麼好,他們不可能這樣對你,你不要亂講,不要胡思亂想!」一次又一次,我知道無法依靠媽媽跟親戚,只有靠自己最好。之後我拚命打工賺錢,舉凡加油站、披薩店、西餐廳以及各大美語補習班我都做過,每天忙到很晚才回去睡覺休息。日復一日, 終於存了一些錢,趕快買了房子搬出去。
後來,我考上第一批教育部所甄選的國小英語師資班,原本以為自此一帆風順,但其實不然。因為小學裡的英語老師大多是女性,通常感情較好、容易有小圈圈,以我鶴立雞群、桀驁不馴、自視非凡的個性很難融入。記得有一次,教務主任要選派兩個老師去參加教學觀摩,我二話不說就舉手報名,雖然得到主任、校長的賞識,但開會完就被同事給叫去訓了一頓,因為我太「主動」了!逼得她也必須參加。在「西瓜效應」的影響下,我一直被排擠、譏笑和調侃;同事說:「以後學校有活動都找他好了!反正他很愛做。」每每看她們聚在一起竊竊私語,我都覺得是不是又在談論我?問她們時,得到的回答是:「沒這回事,你不要對號入座!」
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景況延續了好些日子,直到認識我的太太之後才漸漸好轉。
首先,她先帶我去教會聽講道(做禮拜),剛好我很喜歡參加研習,我想,就當做去參加研習好了,而且還是免費的。每次聚會時聽詩歌都很感動,特別是〈如鷹展翅上騰〉這首詩歌讓我淚流滿面:「神已聽見我的呼求,祂也明白我的渴望,放下重擔,脫去一切纏累,恢復神造我的榮美形象。……疲乏的祂賜能力,軟弱的祂加力量,等候耶和華必重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原來神定意是要我們領受聖靈的能力,和祂一起翱翔在自由的國度裡,我們不必再靠自己,因為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慢慢的,我學會禱告,學會分享內心的感受,因為在教會裡,「主動」分享是被允許的。看到弟兄姊妹緊密的連結,我覺得很有安全感,不再認為自己會是被孤立、排擠的人。之後,我便受洗成為基督徒,讓神成為我一生的幫助。
有一次小組聚會時,帶領的人問:「你內心是否還有什麼人是不能饒恕的?求聖靈光照你,將他交託給神。」神讓我想起學校的同事,我禱告說:「主啊!祢是我生命的掌權者,祢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來到祢面前,祢可以使我們得到安息。主啊!我願意饒恕同事對我的傷害、對我的苦毒、言語的譏諷,我也願意將天父的愛傳給她……」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禱告,神讓我跟這位同事的關係變好了!父親過世時,她是第一個打電話慰問我的人;有一次她和婆婆處得不好,我也主動寫了一張禱告文送給她,教她如何禱告。
現在我常在早上到辦公室後,就為同事們禱告,這樣做,反而是自己得到很大的祝福,心靈變得開闊,喜樂自然而來。感謝神,因為祂的豐盛慈愛與憐憫,讓我不必活在負面的自我評價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