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何對我這麼好

謝樹涼(彰化田中)

0
6

6月2日第874期

去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和先生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我曾禱告說:「主啊!這兩、三年來,我的視力減退得很嚴重,連近距離看人,即使不戴眼鏡時眼睛也酸澀,所以根本無法閱讀聖經,請你賜給我智慧,讓我體會你的道、你的真理,讓我學會做人處事,學會與朋友家人相處,讓喜樂盼望充滿我……」果然,和上帝親近後得享平安喜樂,個性也急遽轉變,變得溫和,凡事禱告與感恩,在愛裡沒有苦毒怨恨;而且,上帝還真真實實回應了我的禱告。

今年二月中旬,某晚睡覺時,肛門癢癢的,誰的肛門沒癢過,抓一抓就沒事,但這次我叫先生拿手電筒查看,哇!是一隻噁心的蟯蟲!第二天帶著擄獲的蟯蟲去看醫生,醫生指示要驗糞便。五天後去看報告前,我們先拐進花壇教會看看牧師;曹牧師並不知道我們將去醫院,但她也主動為我們祝福禱告。

報告出爐,除了蟯蟲要殲滅外,另有人芽囊原蟲;除蟯蟲簡單,人芽囊原蟲可麻煩了,必須服用十天、九十顆的抗生素。我最怕吃藥了,聽到要吃這麼多藥,讓我眉頭緊蹙。醫師說醫界看法兩極,不服藥,有時會自己好,但沒好的當體力差時可能會侵犯腦部。先生遂問:「醫師若是你,你會服用嗎?」醫師回答:「我會吃。」就這一句話,我求耶穌給我力量,決定服用這九十顆抗生素。

服藥期間噁心、嘔吐、肚子常覺空虛但食不下嚥,全身乏力像害喜,病懨懨,痛苦萬分。我向耶穌祈禱,箭已上弦,藥不能停,請耶穌讓我舒服一點;之後果然能睡,而且常熟睡忘了痛苦。

服藥到第九天早上醒來,眼睛突然亮起來,之前看不清的東西,現在不用戴眼鏡就看得一清二楚,好高興喔!衝下樓告訴先生,對街的招牌好明亮,像雨後藍藍的天空,像洗過的近山樹林;看電視已不用戴眼鏡,看電腦螢幕也沒歪斜。不只這樣,藥全部服完後,精神飽滿,不再哈欠連連;半夜醒來,口水潔白,不再是之前的紅黃色(之前半夜醒來牙齦常出血),牙周病除;肩頸僵硬不見了,之前無法提重物的手肘也不再痛了。

人蟲大戰結束,為慎重起見,醫師指示再驗糞便,去看報告時,醫師查遍人芽囊原蟲與此種抗生素的相關資料,並沒有改善視力、牙周病、肩頸僵硬、疲勞等文獻報告,我心裡想,這是上帝的恩典!是上帝的賜福!正是聖經哥林多前書2章9節所說:「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上帝賜給我的超乎想像的豐盛!

現在能享受這奇異恩典,要感謝當年好友謝茂林長老的引導。好多年前,先生罹患暈眩症,每隔一段時間就發作,天旋地轉,歷時七、八年,最後演變成憂鬱症。謝長老常來關心我們,傳講基督的愛,還說了國外宣教師,例如馬偕醫師、蘭大衛父子,他們將福音傳到台灣,畢生無私不求回報的故事。先生很受感動,就隨同去教會做禮拜,經歷到教會大家庭的溫暖喜樂,也開始閱讀各種福音刊物及書籍,提升與操練心靈。

先生從中摸索到一股「愛」的力量,常伴隨著暖暖的淚水宣洩而出;在淚水的洗滌澆灌下,心靈獲得舒展,喜悅希望及正向的力量也不斷向上攀升。看到上帝對先生的醫治,讓我也想探觸那股奇妙而寶貴的力量。

反觀兒時,我來自拜拜家庭,大人經常拜拜,父親五十幾歲身體出狀況後,除了天天看醫生,更勤於拜拜,家裡大廳拜、門前拜、大廟拜、小廟拜;問神占卜,乩童各個說法不同,在不敢違逆之下,常忙得團團轉。爸爸身體未見改善,索性住進廟裡,聲稱可躲避惡靈纏身。幾天後,爸爸從廟裡帶回一把刀以避邪,但這個家依然在爸爸的病痛和吵鬧中沉悶掙扎地低迴。十年過去,一天夜裡,爸爸向媽媽潑鹽酸,再用廟裡帶回來的那把刀,把媽媽砍成重傷……。兩老晚年悽涼,令兒女心痛;我想,假如他們能認識耶穌,人生的劇情將完全改觀。

耶穌說:「不要怕,我在這裡,我已經戰勝了這世界!」認識耶穌,我重生了!我家也重生了!這股愛的力量,是那麼溫柔、那麼堅定。但這只是入門,求上帝賜我力量,作我路上的光、腳前的燈。

最後以詩歌〈你為何對我這麼好〉來描述目前心境,也是我對耶穌的感謝:「走過熙攘人群,踏遍海角天涯,找不到一份愛像耶穌,祂撫慰我心,祂懷抱我靈…… 祂為何對我這麼好,我雖然不好祂卻聽我每個祈禱,或在寧靜清晨或在傷心夜裡,祂為何對我這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