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給我愛的家

李清琳(南投草屯)

0
27

11月3日第896期

我是農業時代在鄉村長大的孩子,父母賺錢不容易,要花一毛錢得計算半天。我小學畢業後就出社會,學打麵、做糖果等功夫,一個月賺六十元還算不錯,但還沒等到發薪水,媽媽就先借來貼補家用,曾經借超過二、三個月的薪水;但我還是感到很高興,因為可以賺錢給媽媽用。

後來,同行的葉落成長老用高價請我去他的麵店工作,一個月薪水一百九十元,我非常開心,因為這樣就有兩倍多的錢可貼補家用。葉長老一家人對我親切得像自己的家人,我三歲時就沒有父親,十六歲時媽媽也過世了。記得二十歲左右,姊姊嫁給一位外省警察,哥哥拿姊姊的聘金買了三間泥磚厝,並登記在自己的名下。哥哥結婚後,兄嫂怕分財產,就將我的戶口遷出。父母皆已離世,哥哥又不接納我,我當下沒辦法,只好無奈接受,幸好葉長老願意讓我將戶口暫時寄在他們家。

在我小學五、六年級時,一次爬到樹上摘楊桃不小心掉下來,昏迷一、二個小時,當時鄉村沒有電話、沒有機車,要急救是件不簡單的事,醫生來了後救醒我,但沒做任何醫療或檢查。十九歲那年病發,才知道當時有內傷,從此,為了治病,就到各地找神明偶像問藥方,但都沒有好轉,就這樣一年過了一年。

有一天,病得很嚴重,葉長老趕緊帶我到南投大同醫院,也就是謝緯牧師他們家開設的醫院。經檢查,肺部已出現空洞現象,因此又被送進埔里鯉魚潭療養院接受治療。

剛進療養院時,聽說患者都要參加一個禮拜三次的基督教禮拜,禮拜二是埔里教會牧師、禮拜四是主治醫師黃醫師、禮拜日就由療養院的紀牧師帶領。大家都心存懷疑,是否參加禮拜病就會得到醫治?多數人只是聽聽而已,把出席禮拜當作一種形式,不敢接受這個信仰。

住院約兩個多月,有天我隨手拿起病房內的聖經來讀,之前對聖經一點興趣都沒有,但不知怎了,當下有一股力量催促我繼續讀下去,後來也每天都會自動翻開聖經來讀。我很好奇,為什麼有這麼好的宗教紀事?讓人很完整也很清楚知道基督教的教義。

療養期間,我一直在學習基督教義,也思想民間宗教及基督教的差別;民間宗教無頭無尾又無目標,基督教是有頭有尾有目標。可是,若要信耶穌,那之前到各地廟宇拜拜,怎麼辦呢?因此內心猶豫不定。

有一天,紀牧師娘鼓勵我信靠耶穌,把病痛的重擔交給耶穌,雖然我也有讀到耶穌在世間行神蹟,憑著相信,病就會得到醫治,但我還是很猶豫。不久後,紀牧師娘又對我說:「你若信耶穌,一切的重擔,耶穌會替你擔,包括過去向廟裡神明所下的願……」當下,我心裡像有一顆石頭掉下來,便決定要信耶穌。之後每天晚上邀請基督徒一起祈禱讀經,直到病好出院,足足有兩年,後來也在草屯教會接受洗禮。

人的盡頭,就是上帝的起頭。感謝上帝,賜我這麼大的恩典,我不僅卸下病痛的重擔,如今有家庭、妻子兒女,也有自己的房子可住,又安心退休。謝謝上帝,安排我到葉長老家工作,也讓我經過一場大病,遇見上帝的救恩;就像上帝將沒人愛的孩子,收留作祂的孩子,讓我的人生從黑白變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