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幸福光景

劉聖秋(高雄市)

0
2

2月2、9日第909、910期

那天,去了趟園藝店。自從爸爸腿傷需要復健起,難得在週末早晨有空看看小院子;平常早出晚歸,沒什麼時間照管庭木,這些日子,偶然會從門裡透出的光照範圍裡瞥見荒蕪。這天能到園藝店晃晃,挺好。

這個時節,許多草花開始綻放,院子裡應該多上一叢非洲鳳仙或繁星花,或是把收山很久的吊式陶盆拿出來種滿矮牽牛,掛在家門前。從園藝店回來後,幾乎整個下午都在這方院裡忙,桂花幽幽的甜香不時提醒我,它已開得滿樹……。多好,幸福時刻!對我來說,這般蒔花弄草是段美好時光。

這一年來,我持續用照片和文字記錄著這些或大或小的平安喜樂,而且,每天都記下。翻看過去整年來的記錄,我清楚看見,「每天」都有感到幸福的時刻。

有時,是一些小小的觸動,引出暖暖的記憶和情意。

十一月某日,吃到一碗淋上糖水的溫軟豆花,想起這樣的美味,以前在眷村老家的後門口就吃得到。我寫著:「推著兩輪推車的豆花阿姨會定期來村裡叫賣,大約都選在孩子們放學後的傍晚。經過我家後門時,媽媽會拿著家裡的碗去盛裝,買一碗,那是我們的幸福時光。」

十二月初的某晚回家,媽媽為我下麵,那天我寫下:「好久沒吃到媽媽煮的麵了,她會在上面鋪滿了料理。」媽媽一向用豐盛的菜餚鋪滿整碗飯或麵,就算有時跟她不愉快,依然能在這樣的時刻感受到愛。

這一年來,我還發現自己常記錄下與父母的互動、一起散步的影像……,那些被愛碰觸的時刻,讓我感到幸福;我因此感謝神,讓我擁有一個幸福的童年,蓄積了許多來自父母的關懷,教我常用愛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

有時,四季的遞嬗給我煥然一新的幸福。

一月的某個星期天早晨,開車上省道準備前往教會,發現夾道的風鈴木盛開著粉紅的鈴狀花,團團簇簇上枝頭,在清朗藍天下明豔照人,這樣的美充滿愉悅。那一天我記錄著:「禮拜天,洋紅風鈴花已經早我一步先敬拜上帝了。」

春天的野地裡,萬物滋長,美麗又有趣,去繞繞逛逛,特別能感受到神豐富的恩典和創意。某日我記下:「車道旁久未整理的草地上,紫花霍香薊欣欣向榮;小瓢蟲被綠光中幽微的粉紫吸引而來,一親芳澤。」

小景小物看似平凡,但細細品味,卻都美得毫不含糊。它們隨著時序更迭生命情態,似充滿變化,卻又依著規律,總讓我由衷讚嘆造物者的美善。

有時,是看見夢想步步成真。

愛畫畫的我,習藝多年,隱藏著開畫展的願望。前陣子,一位看過我在他店裡作畫速寫的咖啡館老闆竟主動邀展,詢問我是否願意在那裡辦個小畫展。記得進一步洽談的那天下午,日頭暖暖的,陽光把行道樹的綠葉照得透亮,我「停好車,走入一個起點。」當天我這麼寫著,覺得好幸福。

天父總是知道我們的每一個想望,我發現,其實祂很慷慨;有時,就是單單地與祂相處,便能感受到祂與我們同在的幸福。

去年七月行腳祕魯的印加古道(Inka Trail),在三千公尺高的瓦拉邦巴(Wayllabamba)紮營。當晚滿天星斗,銀河橫亙夜空,我的單人帳在營地邊緣,左側和後方綠樹環抱。「晚飯後,各人的帳蓬裡漸漸沒了聲息,此際只聞庫西查卡河(Rio Cusichaka)的泠泠水聲。我接了耳機,開始和著MP3裡的詩歌,輕輕地歌頌敬拜上帝,在安地斯山脈之巔。」這段記錄使我想起,在那個星河閃耀的夜裡、上帝壯麗的傑作之中,我全心用詩歌稱頌神的當下,那種深進內心的平安喜樂。

神所賜的平安幸福,不是無風無浪的人生境遇,而是,在不如意的時刻,我仍能知道一切有神扛著、看顧著、帶領著……,所以我的心,能因此從慌亂或沮喪中篤定下來。而每天,當我的心靈仰望神,就能領受到那不斷更新的恩典,因為祂時時與我同在。

【幸福練習】練習每天記下一件值得感謝的事,無論是大事還是小事,讓感謝成為每天的幸福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