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味道

浮雲遊子(台南市)

0
1

6月15日第928期

好久好久以前,時間的味道,對我,是錢。

十三歲,應該是怎麼樣的年紀?國小剛畢業,懵懵懂懂的世界,而我卻跟著母親在成衣工廠裡當童工,一天八個半小時,給女工們呼來喚去,中午一邊吞著早上母親用剩飯剩菜包著的飯糰,一邊幫母親裁縫下來的領口修邊翻面。午休只有一個小時,我只能不斷地加快速度,這樣我才能從壓縮的時間中擠出二十分鐘睡午覺,補充前一晚僅有的四個小時睡眠,或者背誦課文。

十四歲,如願升上女工,計件論酬的工資,逼催著我車縫衣服的速度不斷地加快;每車縫一件少一秒,一天的工資就會多了幾十塊,一個月下來可以多好幾千元。有時,我的上源來不及供應我的速度,我更會加快手腳,為的是爭取一些時間休工回家讀書。如果遇上趕工加上學校考試的日子,我會把前天晚上做好的小抄貼在機台上,一面背誦一面車縫衣服。車縫衣服是為了賺錢養家,讀書是為了自己生命的出路。

那時五點半下班,一路衝到補校應付六點半上課,一瓶鮮奶加一顆茶葉蛋是我的晚餐;九點四十五分摸黑回家,自己唯一擁有的時間是深夜。時間過得很匆忙,但是還不夠快,因為長大好慢,我追著錢跑、追著時間跑,跳過了年少輕狂的叛逆,錯過了無憂無慮的歲月,更錯過了花漾青春。好久好久以前,時間的味道,對我,是錢。

離家後,為了賭一口氣,每天兼兩份差,用十四個小時在工作,卻換不到我當女工時的工資。但不想走回頭路,不想命運就此被綁在那一方小小的機台上,因此,除了睡覺,其他時間就是用來打工賺錢;中秋節夜裡窩在廿四小時營業的咖啡廳到天亮,家,離我好遠。時間的味道,是不被理解與接納的苦澀。

一路的跌跌撞撞,想飛的鳥彷彿被下了緊箍咒似的,總在想振翅高飛時硬生生跌落,在來不及哭的時候尋找下一次振翅的時機。八年前踏入清潔工作,更讓我義無反顧不斷的用時間去換取高收入;沒有假日、沒有娛樂、沒有自己,只為換取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時間的味道,是不想被人看輕的心酸。

時間從來都留不住,我不斷地往前奔跑,我很忙,一直都很忙,忙得不曾停下腳步留意身邊的美景,或關心身邊的人、關心自己的需要,甚至聆聽上帝的聲音……。直到婚姻亮起了紅燈,赫然發現,時間換得無數的金錢,卻失去了婚姻,失去了健康。

四十歲孤獨的自己,身邊似乎有一點點錢,但卻一無所有,於是,停下腳步,哭著問上帝:「為什麼?我這麼努力活著是為什麼?」上帝笑笑不語。時間的味道,是鹹鹹淚水中有神同在的安慰。

黯靜的深夜裡,心中浮現的是曾經的夢想,於是我開始學著好好愛自己,學著浪費時間去玩藝,學著用錢去換時間,學著用時間去換夢想;學著即使很忙碌,都容許自己慢一點;學著讓自己放空,靜靜坐著聽一首歌;學著讓自己不去壓縮時間,飆車趕著每一個行程;學著吃飯時多咀嚼兩次,不要在五分鐘吃完一個便當,而是細嚼慢嚥品嚐著飯菜香,體會製作餐飯時的汗水與心力;學著慢慢地過生活,即使還有一堆報告沒做完,也要安然坐在我的小花園裡,曬著暖暖的太陽拈花惹草,聞著花香、青草香、泥土香;學著牽著我養的老狗去快走運動,看著牠開心的對著我微笑;學著關心朋友的需要,花時間為他們向上帝禱告;學著對一些事說「不」,不勉強自己迎合別人的喜好;學著接納自己外表的不完美,愛神眼中的我。

時間的味道,像空谷裡的百合,悠然芬芳。對我。

【幸福光點】學著慢一點,關心身邊的人、關心自己的需要;學著慢慢地過生活,安靜聆聽內在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