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陋的妝

薛以柔(新北淡水)

0
1

8月10日第936期

星期日教會主日信息中,牧師說,神不只會透過屬靈生命成熟、信主的人對我們說話,也會透過沒有屬靈生命、未信主的人,甚至透過屬靈生命幼嫩、剛信主的人來對我們說話,因為神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神。這個真理我在過去幾年已經聽過很多次,但這次才聽進心裡,感覺好像神向我預告著將有什麼事要發生似的。

到了「第三天」,我接到採訪通告,主要採訪內容是兒子十年前得到孝行獎和大孝獎,十年後、現在的他過得如何呢?兒子願意接受採訪,我就接下這採訪通告。

過了「第三天」進行第一次採訪,原訂受訪內容是兒子,怎知記者的焦點卻在我的父母和我的婚姻上;我的父母彼此經歷三次婚姻,我也經歷三次婚姻,採訪過程我因而感到羞恥萬分。

再過了「第三天」進行第二次採訪。其中我說:「三次婚姻裡,我常覺得『我很笨』,對於感情我只要玩玩或者同居就好,分手後留下的只是回憶,我又何必那麼笨的堅持『要在一起,就要結婚』的想法?遇到不得不分手時,戶口名簿也不會記錄『離婚』兩個字了。」記者回應我說:「我不覺得妳笨,我覺得妳乃是對感情做出勇敢願意負責的態度。因為我身邊也有基督徒同事和朋友,她們是不結婚選擇同居的,而社會上像妳這樣年紀的人,更多是選擇不結婚同居的……」聽完,我感動的對記者說,「我的神透過妳的這番話,拔除『我很笨』的負面想法,栽種『我是勇敢負責』的正面想法。」我得到很大的鼓勵和安慰。

又過了「第三天」,在家庭聚會中,一位姊妹描述她上課時聽到老師分享一個「何謂自我形象低落」的實驗報告。國外有位心理學家邀請一些彼此不認識的人,請化妝師在他們臉上畫上很醜陋的妝,但在最後一道程序又默默地把妝全部卸掉。化妝過程是不准照鏡子的,所以他們以為自己臉上還有醜陋的妝。這時,心理學家請他們去不同的公共場所走一走,一小時之後回來接受訪談。

訪談結果,他們竟都說出對路人不滿、批評的負面言詞,他們也篤定的認為,路人的眼神透露出在偷看他們、嘲笑他們。整個訪談結束,心理學家告訴這些人:「你們臉上醜陋的妝,早在你們出門前,化妝師就已經卸掉了。」他們才恍然大悟,自己不但誤會路人,而且還有諸多無中生有的揣測和懷疑。

聽完,我詫異地想,原來離婚、再婚是我臉上「醜陋的妝」,是我自我形象低落的原因;而化妝師最後卸妝的程序就像是耶穌赦罪的恩典。當我已經為了父母和我自己的婚姻歷程,跪在神面前流淚認罪悔改時,我就該相信神在聖經約翰一書1章9節說的:「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難怪我常誤會別人不喜歡我、拒絕我,我也常對別人有諸多無中生有的揣測和懷疑。

又過了「第三天」,記者進行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採訪。採訪前經過丈夫同意,我終於勇敢坦言並做見證說,三次婚姻都存有家暴問題,尤其第三次婚姻,但因我靠著信仰與禱告,神拯救我脫離家暴,醫治我心裡的創傷。

感謝神,祂在兩個星期內,透過不是基督徒的記者以及才剛信主的姊妹來對我說話。無罪的耶穌死後「第三天」就復活,有罪的我,因耶穌不離不棄的愛,使我經歷好幾次的「第三天」復活,讓我總算恢復、擁有「起初神按著祂自己的形象來造我的榮美形象」。

祂真是叫我抬起頭的神,我只靠著不斷禱告,祂就為我成就這奇妙的救贖計畫,神對我的甜美恩寵,我永遠忘不了!

【幸福練習】你臉上「醜陋的妝」是什麼?何時被畫上的?請卸除它,重新為自己畫上自信喜樂的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