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在眼前

拿俄米(台中沙鹿)

0
0

8月10日第936期

人人渴望幸福,但在我童年時期連想像幸福都是奢侈的。三歲時,父親被人慫恿去信了祕密宗教,而且必須吃素,他強迫家人一律吃素,媽媽因顧慮孩子的營養,以至於常常和爸爸吵架,久而久之我們四兄妹漸漸習慣在吵鬧的環境中成長。

記憶中,常看到一位樸實敦厚有風度的中年男子出入家裡,後來才知道他就是祕密宗教的創辦人;我年紀雖小但也很欣賞他。父親對他恭敬順從,為求上進飽讀詩書,很快就升為講師,家裡也設了神壇供人參拜。

父親變得慈祥待人,無微不至的照顧來參拜的信徒,專心傳他的宗教,家計就由媽一人承擔。媽媽每天操勞家務,幫人做衣服養家糊口,因此不得不將我這長女帶在身邊幫忙。那時才國小三年級,放學後我書包一丟,就得趕緊幫忙車衣服,邊做邊往窗外望,對在院子裡玩耍的鄰居同學投以羨慕的眼光。

國小畢業後,有一天傳來一個消息,創辦人命令所有講師的大女兒都要獻出去總堂讀書受訓、做功德,才能拯救全家人回天堂。父親當然不會推辭,一口答應了;為了家和萬事興,我和媽媽只好聽命父親的決定。

日子一到,媽媽獨自帶我到位於鳳山的總會,大概有四十多位媽媽帶著與我同年齡的孩子在門口等著。一會兒,鐵門慢慢滑開,十多位青年面帶笑容迎向我們,一個一個小女孩就被帶了進去,所有的媽媽必須停止腳步,但我拉住媽媽的手臂緊緊不放;從未離開父母,我根本不想進去。

一位青年走過來,語氣溫和地說保證會善待我及照顧我,頓時用力撥開我的手,我感覺痛,嚇呆了,就放手讓他牽我進去。本想轉頭再看看媽媽一眼,一瞬間鐵門已經關閉,只好惶恐地跟著大家排隊。

接著,創辦人來了,就是那位常在我們家出入的帥哥,但今天看起來怎麼令人害怕;「妳們要守規律,時間準時,遲到處罰……」說完就帶我們參觀。寢室上下舖像軍營,佛堂像皇宮,學校像集中營,而白天上班的工場簡陋髒亂。原來他們以紡織工廠來掩飾,真正是在訓練未來的講師,對我們灌輸輪迴的可怕、必須修行、不可嫁娶……,好像魔鬼訓練營。

我在與世隔絕的集中營整整待了兩年,每餐素食;民國五十四年那時代,哪有什麼營養食物,憔悴得不成人樣,媽媽來帶我時認不出我,當場破口大罵。因媽媽的失控,父親的地位也不保,他對我灰心喪志、整天喝酒消愁發酒瘋,把氣發在媽媽身上。

二十歲那年認識了先生,但結婚後卻因早期被灌輸不能嫁娶之言,那些揮不掉的陰影而心神不寧,一有風吹草動,總覺得是報應。我坐立不安,常常去問乩童、卜卦,那些苦毒已經剝奪了我的心靈,根深蒂固的種在我心田了。天啊!我活不下去了,有哪位神能救救我?

我的抱怨、勞煩操心無形中影響 了孩子,老公也漸漸對我冷淡;我默默承受著這些煎熬。直到民國七十四年,有一天孩子跟鄰居小孩去教會,三姊弟手牽手說說唱唱、蹦蹦跳跳好高興,我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溫馨的畫面。後來教會的牧師及弟兄姊妹常來關心我,我就將過去的事坦白道出。牧師對我說:「我們來禱告,不要怕,只要信,妳是上帝寶貝女兒,祂創造每一個人,顧念我們,祂現在就住在妳裡面,樂意收納妳的擔憂,只要堅定無懼的向神禱告、往前走,祂會在左右兩側保佑妳……」我的心忽然感覺一股真正的平安與依靠臨到,我找到真神了!

渴望已久的幸福就在我眼前,我像飛蛾撲火般投入神的懷抱。神把我從黑暗中拉拔出來,進入光明國度;祂賜我喜樂,醫治我心靈,讓我的生命重新來過。我每天禱告,靠上帝往前走,讓自己幸福,也讓家人幸福。

當然不是信了上帝就能一帆風順,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路程,不一樣的是,我們在教會群體中以及上帝的教導下會有力量、會有截然不同的思想,能展現自我,不再自卑。當我們踏出下一步,神會為我們預備足夠的亮光,為我們照亮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