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可能

口述◎真的YA(台南六甲) 整理◎邱世榮

0
2

8月17日第937期

看著孩子天真燦爛的笑容,不禁細數來時路,感謝上帝的安慰與帶領,我回家了!

爸爸是職業軍人,管教方式如同軍事教育,得完全服從他的命令,違者必被痛打一頓或趕出家門。他那不苟言笑、無法使人親近的印象一直烙印在我心深處。為了得到獎賞,從小我就不容許自己失敗,樣樣都盡力拿最好的成績給爸爸看,因此得失心非常重;長大後,更是帶著這樣的影響進入現實的社會。

婚前,我以為自己找到真命天子,抱著「王子與公主」的夢幻想像結婚,慶幸終於脫離父親的掌控。但這樣的美夢,直到發現另一半有個隱藏多年的債務問題,正像無底洞般侵蝕著我們的婚姻,一夕間變成了惡夢。

有一次,他情緒失控下推了我一把,這一推讓我決定結束七年的婚姻。扛下債務、撫養孩子,而我只是孤單一個人,怎麼辦?就像墜落深谷,跌得慘重,無助害怕的我四處求神拜佛、算命及催眠,但依然看不見出路,輕生的想法更是不斷浮現。

為了孩子需要健全的發展,我接受同事的勸導,向她的教會牧師娘請教單親教養的問題。期間,聽到許多關於信仰上帝的見證,當下突然開竅,彷彿上帝讓我看到亮光,這亮光讓我想起娘家,那曾經是我的家;我要回家,即使帶著傷痕、帶著淚水。

我想回家,但想到強勢作風的父親,嫁出去的女兒像潑出去的水,這不可能吧?後來,我還是硬著頭皮回家了。出人意料的,父親竟同意我這個婚姻失敗的女兒回家投靠他們。

回台南後,一開始是到白河岩前教會聚會,當時在一位女牧師及教會兄姊關心代禱下,慢慢建立起對上帝的認識及信心,人生開始止跌回升。接近中年失業的我,短短半個月便找到週休二日、離家僅七分鐘路程的工作,而且還頗受上司器重。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不可能的事又接著發生。去年,八十五歲的父親抵抗力變差,數次進出加護病房。意識到父親來日不久,我再也顧不得從小都得聽從父親命令的束縛,勇敢邀約父親信主。沒想到,父親在意識清醒下,連續於不同的日子答應了這件事。

在醫院為父親洗禮的張德慶牧師說:「用歌聲來讚美上帝,除了祈求上帝的醫治及減輕父親的病痛外,在痛苦時,也要學習耶穌向天父說的話:『願上帝的旨意成全。』」這樣的鼓勵與勸慰,使我欣然接受父親漸漸孱弱的生命氣息。父親臨終前,看見我從上帝那裡得到的信心好成績;我們父女和好了,他走得沒有遺憾,我對他、對我的原生家庭再也沒有遺憾。

感謝六甲教會弟兄姊妹的關愛,常來家裡及醫院訪視,陪伴爸爸走完人生最後路程;陪伴才經歷婚變又面臨喪父打擊的我,也陪伴頓時失去丈夫的媽媽。過程中,我經歷了凡事信靠上帝,不可能也會變為可能!聖經出埃及記15章2節:「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也成了我的拯救。這是我的上帝,我要讚美祂,是我父親的上帝,我要尊崇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