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傷旅程

小麻雀(台北市)

0
0

8月24日第938期

國中時,因為對人生的迷惘,我的個性多愁善感,情緒很容易敏感及激動,只要唸唸感性一點的文章就會落淚。父母長期分居,十五歲時,更因父親的過世,帶給我心靈極大的衝擊。

父親因酗酒生病,過世前他哭著對我說道歉,說他未盡到一位作父親的責任。當時我以為父親還可以得到醫治,但三天後就被通知病危,他住進加護病房時,母親已經在跟殯儀館的人討論後事,當時我心想,父親應該會好起來,為何媽媽不給他機會?

父親過世後,我常抱著我家的狗狗哭泣,難過時也會對著父親的遺照流淚,印象中也有抱著媽媽一起哭泣。之後開始對死亡產生恐懼,常跟同學去算命、玩碟仙,想知道自己的未來。

高中時,有基督徒傳福音給我,並願意跟我做朋友,當時看著他們喜樂地唱著詩歌,心裡很羨慕。後來我加入青少年團契,聚會中,老師提到主耶穌的愛是永不改變的愛,查考聖經時也說到,縱然我們罪黑如墨,神必將我們洗得雪白。正值叛逆期的我實在很需要一位救主,加上聖經的話也深深吸引著我,於是我在二十歲那年受洗成為基督徒。

廿二歲時奶奶過世,那時我正在讀大學,奶奶的過世引發我的憂鬱症發作,我無法閱讀,並產生幻覺幻聽,因而休學。休學後我接觸到宜蘭禮拜堂的基督精兵營,這是一個由教會發起的非營利組織,幫助精神疾病患者、中輟生及受刑人的中途之家,牧師每天陪我們晨禱、跑步,也帶我們到公園陪老人運動、到監獄探訪等。在東部待了兩年之後,因媽媽經商失敗,我決定回台北,陪家人度過低潮期。

媽媽把老家賣了,償還銀行一些債務,我們搬到新家之後,我積極的找工作,經由教會姊妹的介紹,找到一份牙醫助理。醫生跟同事都是基督徒,診所每天都播放著讚美上帝的詩歌;在愛的環境下,加上每個禮拜精神科醫師與心理輔導師的協談下,我的疾病漸漸康復。

然而,停藥二十年後,四十二歲的我因求職不順,加上住宿環境幽暗以及種種生活壓力,疾病又悄悄找上我,這次我被診斷為躁鬱症。這回生病讓我常常有自殺的念頭,幸好透過教會老師的幫助,我學會跟不好的念頭對抗,並斥責它離開我;聖經說,我們若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我們逃跑了。經濟困頓時,也因為有社工幫忙申請政府的補助,以及教會弟兄姊妹的協助,我體會到上帝的供應,正如聖經馬太福音6章26節:「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

現在我透過社會局的協助,接觸到伊甸基金會附設的「活泉之家」,這是以基督信仰為本,協助精神患者的社區服務,我在這裡得到接納跟愛護,感受到回家的感覺,也透過藝術治療慢慢探索自己的生命與意義,祈求上帝幫助我愈來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