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負荷

口述◎呂明昌(台南市) 整理◎郭慧姿

0
33

8月31日第939期

大約七年前,我在街頭巧遇一位遠房阿姨,她正一個人等公車,準備回家;當時她八十歲。

我聽她說,她總是從家裡走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到公車站牌等車,再搭公車來台南……。

我由衷感謝神,讓阿姨在這樣的年紀仍能健步行走,可是我心中實在感到很捨不得,於是就承諾阿姨,我一定會幫助她、服事她,也展開了路途遙遠的溫馨接送情。

接下來,由於阿姨的兒子婚姻生變,我因此居中協調,當個和事佬,可惜並未成功。之後阿姨就和兒子搬到台南住,剛好離我的住處非常近。

有一天,阿姨不慎跌倒,跌斷了髖骨;她感嘆老年的境遇,兒女無法隨侍在側,加上不預期的受傷,她心中有許多苦需要宣洩,而我就是那個傾聽者。此時,我扮演的不只是她的外甥,更像親生兒子一般。

阿姨因為受傷,展開一連串的治療與復健,我就負責開車接送她往返,也在中午時送便當給她,並留下來陪她話家常、聽她訴訴苦。

其實,我自己的年紀也不小了,與阿姨僅差距十三歲,加上我經常腳痛,又總是聽她問我說:「我到底該怎麼辦?」長期下來,不論身體或心裡難免感到軟弱,但阿姨需要幫忙時,我從未推辭,我勇敢地承諾:「阿姨活到幾歲,我就服事到那個時候!」

對我來說,阿姨是我「甜蜜的負荷」,除了接送、送便當,阿姨會請我開車載她去購物、兜風散散心……。有時候我覺得,我好像一個長工,看不到服事的盡頭,尤其阿姨的大女兒中風後,阿姨又請我協助相關醫療、接送等事宜。我忍不住跟阿姨坦白,她本身的事我一定幫忙到底,可是其他的事就力不從心了。我知道這些話引起阿姨的不悅,我馬上誠懇地向阿姨道歉,請求她原諒。

前陣子,阿姨突然身體不適,我叫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病榻上,她牽著我的手萬分感謝我對她的照顧……;我心中無愧對也沒有虧欠,因為當做的我都做了,只是遺憾在平日和阿姨談到基督福音的時候,阿姨總是沒有接受。

短短兩天後,阿姨離世,我心中雖然萬般不捨,卻也終於卸下這七年來最甜蜜的負荷。若不是神給我的力量,這幾年我不可能負得起陪伴阿姨的重擔,願將所有的榮耀都歸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