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力青(新北中和)

0
0

11月2日第948期

前陣子感覺身心靈幾近枯萎,凡事缺乏動力,作畫沒靈感,約有半年之久動不了筆。這些日子對自己沒信心,做任何事都舉棋不定,否定自己的存在價值。抱持著消磨時間的心態,接受邀約參加一場專題講座,心想,閒著也是閒著,不妨去湊湊熱鬧,也好給邀約者有個交代,不然這個講座對我來說實在沒有吸引力,名為「從女性價值到女性領導」,這對年齡已逾七十的我來說已超過「黃金期限」,沒意義。

那天風雨交加,撐著快被吹毀的雨傘,心裡嘀咕著,傻瓜才會在這種又溼又冷的週末大雨天,出來聽一場需要翻譯的演講。邀請卡寫著,上午九點半開始,料想不到九點二十分就已經爆滿人潮。完成報到手續,領了自己的名牌,坐位也沒得挑選,因全都坐滿了,比預計報名的人數超出許多。更沒想到的是,內容豐富,甚至沒有休息時間,午餐時我們還邊吃邊聽、邊做筆記,忙得不亦樂乎。

講師琳達‧雅諾許出生於德國,是三個孩子的母親,過了二十年的家庭主婦生活後,靠著自己的興趣與能力,成為關注女性的作家與知名專題講員,特別是在基督教各種訓練機構擔任心靈課程的專業教師與講師。

琳達的演講內容非常精彩,翻譯的人也搭配得天衣無縫,當場我深受衝擊,尤其講到「看到妳;我找到自己──從母女關係找到生命力的關鍵」,我好遺憾太晚聽到這場演講。

我和母親的關係一直都處不好,她早已安息主懷,卻留下充滿罪惡感的女兒「我」獨飲懊悔之苦杯;如果早在九年前聽到這場演講,我會熱情的擁抱媽媽告訴她:「媽!我能理解您的辛苦……」

「您在那個動亂不安的世代,把我們六個兄弟姊妹扶養長大實在不容易,我能了解您的艱辛及煎熬;您要長期忍受爸爸在您身邊的吞雲吐霧,還要忍受爸爸酒醉之後的胡言亂語和嘔吐,還有爸爸偶爾醉臥路旁,給您帶來的麻煩與尷尬。」

「我經常不許您批評爸爸,每當您講爸爸的不是時,我就把雙耳自動關閉。我討厭您總是愛數落別人的是非,其實您心中有許多的委屈與怨言,無處可發洩傾吐。您六歲失去母親,外公在您九歲時續弦,後母對您管教嚴厲;為了您是左撇子,她硬把您打成可以用右手正常作息,您後來還很感謝她的嚴厲管教。」

「您把我當知心朋友,把心裡的委屈忿怒全盤傾倒在我面前,當時我不懂;我生氣、我逃避、我厭惡、因為長期聽那些沒建設性的垃圾怨言,已深深影響我的心理、生理、情緒、課業,我一直想逃離這個讓我生厭的家庭,每當妳開口陳述從前總總,我立即阻止道:『我已經聽一百遍了,請不要再說了。』現在回想起來,我是何等殘酷不孝,不能讓妳痛快的將心中的不滿完全傾倒一空。當時的我常在心中吶喊,為何要如此折磨我?為何要把我生下來受這種折磨?現在我也老了,我能深深體會到您當時的需要,假如時光能夠倒流,我願意洗耳恭聽您一遍又一遍的故事,滿足您的需要……」

這場演講使我有新的體驗及認識,我把之前在雨中的怨言──傻瓜才會冒著傾盆大雨,聽需要翻譯的演講──這句話收回。這場演講讓我不再對媽媽有怨言,並重新體認到世代的差異;造成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及親情的疏離,乃世世代代都反覆重演的悲劇。媽媽!我好想您,我對不起您,我請求您的原諒。

【幸福練習】你心裡是否對某個人仍存有苦毒與怨恨?如果今天有受到一絲絲的感動要原諒他或請求他原諒,那就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