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就像煮咖啡

黃多加(澎湖馬公)

0
0

11月23日第951期

信仰就和煮咖啡一樣,越沉浸於當中,越有濃郁的飄香令人回味。

自軍中退役,換過無數工作的徐勝隆說,年輕人走在低谷,不是害怕失去戰鬥力,是怕沒有戰場。五年前,國中同學為了傳福音給他,便免費技術指導他研磨咖啡豆,想不到這扇窗開啟了他一條恩典滿溢之路。

徐弟兄坦承說,踏進教會的初心,是為了人脈及錢脈;他以擴展賣咖啡豆業績的私心參加各種聚會,沒有人知道他心思裡藏有利益目的,但神卻知道,祂明白人的軟弱和需要。

直到有一天,當他正埋首工作之際,左思右想為何始終無法研磨出與眾不同、能讓人喝了會感動的咖啡豆呢?隨手拿起身旁的聖經翻閱,令他眼睛為之一亮的經文躍入眼前:「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方能成事。」(聖經撒迦利亞書4章6節)內心波濤盪漾衝擊著,他自問,金錢和信仰的重要與價值應該如何抉擇?當晚,他向神承認,為了衝業績到教會行詭詐的自己,是多麼不配領受祂的愛。

他決定以單純的心參與教會,而神也開始將恩典一滴一點透過各有專長的人賜給他。當全家人願意以音樂才能服事教會時,便有「林明輝弦樂團」的林教授指導他與孩子學習樂器。對徐弟兄而言,音樂曾經是龐大經濟所累積出來的才藝,但這次,神要他不吝嗇的藉由大提琴悠揚樂聲,使許多人聽見詩歌安慰的力量。

一天在華忠長老教會聚會完,看見陳士慶牧師手作的十字架木雕,徐弟兄那藏不住的藝術細胞,促使他熱切地跟牧師表明想學習的意願。自備雕刻刀後,牧師不藏私地教他如何下刀,一筆一劃直到完成。有次去醫院接太太秀珠下班,等待時,一位在愛河自殺的女士正好清醒過來,看見徐弟兄手上的十字架,說要跟他買。他想起陳牧師說過,恩賜是要傳出去的,因為當我們願意給出去時,自己得到的祝福會更多。於是,他把第一件原本要和太太分享的作品送給那位婦人,他說:「那不是我的作品,我是神的器皿;藉著這器皿,神的愛要流入心靈貧乏、需要愛的人裡面。」

之後,得知小組吳榮瑞弟兄是柴燒陶藝老師,他心裡雀躍這位曾經響叮噹的老師,竟然和自己是主裡一家人,使得他的藝術細胞又再次跳動了起來。在登門拜師學藝後,吳弟兄告訴他,神才是最大的窯匠美術師,創作乃是將神的愛傳達在其中。這回他不禁流下男兒淚,讚嘆神怎會如此寶貝他,給他這樣的機會經歷祂的愛。在揉土和拉坏過程中,他看見神正藉著環境雕塑自己,過往心靈上那些不乾淨的雜質漸漸被清除乾淨,他明白自己要成為合神心意的人。

一杯咖啡如何別有一番風味?如同信仰經歷磨練之後,能堅持散發馨香。徐弟兄的太太秀珠說,每一個小小的際遇一定有神的安排;她與先生一起經歷咖啡豆生意,若非神的恩典,他們無法在有限的經濟收入裡養育三個孩子,還能有多的能力培養音樂、雕刻、陶藝等專才;唯獻上心甘樂意,神的賜福便翩然來到。

坐在徐弟兄的咖啡店裡,聽著這些溫馨的點滴,他們的信仰旅程,就像品嚐咖啡一樣,別有香醇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