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福之愛

蔡美惠(彰化和美)

0
1

2月1日第961期

她是廖英翔,活潑開朗;他是洪順福,溫文儒雅,兩個人相差十歲。外表上看來,老少配、個性差很多,加上經歷許多生活的艱難,很難想像他們的婚姻怎能維持得下去?

順福是個凡事都說「是」的古意人,因為英翔要上品格教育課程,所以他就陪著一起來,我因此認識他們,進一步了解他們的故事。那時,他們才剛信耶穌不久,也剛從雲林搬到彰化來。

英翔在二○○六年十一月被診斷出子宮頸癌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治療,開刀後第三天,不舒服感讓她無法好好休息,於是獨自走到病房外的家屬休息區想靜一靜,沒想到卻讓她突然湧上婚後種種的難事,忍不住哭了起來。在半夢半醒時,彷彿躺臥在一位白袍長者的膝上,那位白袍長者拍拍她的肩,安慰她說:「昨日種種昨日死,今日種種今日生。」與白袍長者對話後,感覺自己身處在一座明亮的城市裡……。醒過來後,英翔對這個夢境感到不可思議,於是到處求問身邊的人,才知道那位白袍長者應該是耶穌,於是,夫妻倆人便透過一些管道開始追求基督信仰。

順福是公務員退休,是一個好好先生。好幾年前,因為不懂得拒絕而被好友設計倒債上千萬,被迫賣掉田地房產還債,還落得官司纏身;當時兩個孩子都還在求學中,英翔咬緊牙根苦撐家計。但挑戰接踵而來,二○○八年婆婆腦溢血開刀,至今未甦醒,老人家的照護對夫妻倆又是一大筆開銷。就這樣,英翔像一部永不休息的機器不停地工作,而順福必須常常到安養院探視母親。然而,日子雖然苦,但兩人都能一起面對、也疼惜著對方。

屋漏偏逢連夜雨,沒想到去年順福因腦溢血突然倒下,讓英翔不得不辭去早餐店的工作,好全心照料開刀後必須復健的順福。幸運的是,順福的右手還能動,經過語言訓練也漸漸能表達。每次教會的弟兄姊妹去探望他們時,順福總哭著說:「我的左手廢了……」有一次我問他:「你的右手呢?」他笑笑說:「在這裡!」「那你還有什麼?」……互動之間多了些交流,也明顯發現他一次比一次進步,心情也較放得開。

有一次,我在他們家的客廳看見一幅「愛的真諦」,英翔說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首詩歌,還說,若不是這份信仰,她可能早就離開順福了。「這詩歌也提醒我,我是神的孩子,不管我的先生多麼糟糕,我都不離不棄……」因為心中有神,他們彼此珍惜及接納,在經歷苦難後依舊能凡事感謝,因為他們明白,還擁有很多東西在他們的生命當中。英翔說,每次很痛苦時就求告神,她比喻自己猶如在海浪下岩石縫內求生存的人,雖然外頭風浪很大,但有神的保守及看顧,她在避風港內很安全。

英翔、順福,名字合起來唸就是「翔福」,音同基督徒常說的「降服」,降服在神的愛之中,愛就能永不止息。就像〈愛的真諦〉寫著:「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要忍耐,愛是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