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風波有主可靠

郭媽媽(台中沙鹿)

0
2

2月8日第962期

我們家有五個兄弟姊妹,我排行老二,小弟於一九六三年出生,我們相差十四歲。我們住在香火鼎盛的北港小鎮,母親做衣服的巧工遠近馳名,因此家中生意興隆,但由於舅媽是寡婦,必須承擔家計,母親便把做衣服的技藝傳授給舅媽,又將所有客人頂讓給她,自己則帶著才十五歲的我北上謀生;至於才出生不久的小弟,就交由外婆與小妹照顧。

我們到了台北才發現,原來要在北部打拚賺錢並不是傳說中的那麼容易;我雖然很想放棄,卻體會到母親在剛毅中透露出的嬌弱,於是就陪著母親一起打拚了一年多,之後返鄉,因為生活的需要,母親又再次離開家討生活。

小弟從小就沒有母親在身邊親自照顧,加上因為年齡差距大,他七歲時,我們四個兄姊都已各自成家,等於家人都忽略了他成長的需要。記得小弟讀國小時,成績總是名列前茅,是非常聰明的小孩,然而不知何故,久而久之卻變得沉默寡言。有一天,突然傳來才讀初中的小弟自殺獲救的消息,那次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他所吞下的安眠藥已傷及腦部,此後幻聽、幻覺、憂鬱、情緒不穩等現象經常伴隨著他。

在醫療資訊普遍不足的年代,關於小弟的事,外界總是指指點點,家人難以啟齒也束手無策。母親最受煎熬的是小弟生病那十幾年的日子,她經常提著行李,帶著小弟前往療養院,或是四處飄泊寄宿在我們幾個兄弟姊妹的家,長久以來無法擁有安穩的生活。

那幾年,為了救治小弟,母親更是從北到南四處去廟裡求神問卜,可是無論如何收驚、喝符水,小弟的病情就是沒有改善,可以想像作為一個母親,心裡是如何的自責、失望與無奈,人生猶如跌落萬丈深淵。

直到一九八五年,我與先生及兒女們信耶穌後,就帶母親與小弟一起禱告祈求上帝的幫助。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忽然間,福音好像一束光照進了母親的內心,讓她重新燃起了希望,無論是醫治特會或前往禱告山,她都全力以赴,無一字怨尤,無非是渴望上帝垂聽她的禱告,讓小弟得到醫治。

然而,小弟仍舊沒有好起來,最後因精神飽受折磨而離世,那年他才廿八歲。一九九○年,遭受喪子之痛的母親受邀參加一場婦女靈修會,就在那三天,她才真正領受上帝的真理,明白上帝是愛的源頭;她相信凡事都有神的旨意,就把過去一連串的抱怨、自責與哀傷慢慢轉化成了感謝與讚美,也在牧師、師母及弟兄姊妹的關心陪伴之中經歷了神的同在。

雖然歷經傷痛,但母親有了新的盼望和勇氣,更堅定依靠上帝的決心,甚至把福音傳給了外婆。那時外婆已經八十四歲,有一天她對外婆說:「如果有一天您老人家過世,那您的靈魂要歸何處?我現在信了耶穌,以後我可以回天家,那您呢?」這句話好像一語道破夢中人,從那天開始,外婆便在母親的陪伴下上教會領受真理,更向上帝認罪,求上帝赦免她過去做生意賣布時,常以不足尺寸賣給客人;求上帝原諒她以前所做不好的事,洗淨她內心的苦毒。

母親早已經回天家,而今回想她所經歷的事,不免讓我感觸良多。雖然風波不斷,但全家人因此領受神的救恩,現在這份救恩也繼續傳承給我們的下一代,教我們明白人生遭遇困苦、生死離別在所難免,重要的是,在苦難中有耶穌作我們的避風港;就像當年的外婆與母親雖然都不識字,但母女倆經常聽福音詩歌、虔誠的信靠主,把人生的痛苦不順都轉化成感謝與讚美,那樣的畫面多麼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