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的禮物

張洛銘(桃園市)

0
4

11月22日第1003期

一個會曬傷人的炎熱下午,依照基督教更生團契桃園區會排定,入監到仁舍和六工場見證分享。

穿過層層鐵柵門進到六工場樓下舍房區,撲鼻而來的是高密度人口窩在一塊兒的悶熱味。桃園監獄共十個工場、好多間舍房,只有六工場和仁舍房我沒關過,其他每一間舍房或工場我全都待過。仁舍是病舍,有兩間房,我們上課這間房共有七位同學,大家坐在病床上,兩眼無力的巴望著鐵門外能有外界的人來。

聽我分享完,年近六十的老兄無奈地說:「我要怎麼戒毒?我已經老了。」另一位年約五十多、服刑廿二年,滿身刺青的老兄也嚷嚷自己曾經一度悔改,但從更保會辦事人員嘴臉換得的卻是冷漠無情,和一張三十元的電話卡打發他離開;他受傷了,覺得這社會不讓他活下去……。我說,更生團契努力在做的,無非是希望受刑人出監後與我們保持聯繫,我們願盡力幫助他們與社會接軌。

五十分鐘後換到另一個單位,就是樓上的六工場。同行的陳伯雄傳道將大約十五公斤重的基督教刊物和手抄本聖經,請一位受刑同學一起幫忙搬上樓。一進到工場,陳傳道就向主管介紹:「這位是張禹銘的哥哥。」原來弟弟過去有兩次機會與該主管相處,只見他淡淡的對我點點頭。

準備好電腦及投影設備後,我用一段經文作開場,接著分享「毒品沉淪的悲與喜」。我一再強調,出監後第一通電話和第一步絕對不是回家或步入職場,而是要先回到上帝的家,延緩與外界接觸的時間;經過機構重建幫助後的生命將會更紮實,穩定後再回家或步入職場會更好。

有同學陸續舉手發問:「我要活下去啊!」「我要工作啊!」「有長輩和妻小怎麼辦?」用很多看來合理的理由要否定我的講述。我配合影片,舉了沉痛的實例告訴他們,如果順著這些理由,結局通常是悲劇收場,此時全場氣氛盪到谷底。我問:「我們願意一生是這樣收場嗎?」接著講了三個見證。

吳弟兄坐牢廿三年多,出監走投無路時知道要選擇上帝,便到基督教更生團契附設的花蓮學園重新出發,後來經營泰式餐廳,一個多月前請我們到他的餐館享用大餐,好幾張照片道盡了主恩滿溢。

另一位是雷大哥。雷媽媽冷眼旁觀出獄十個月的雷大哥,突然有一天晚上邀請我們到她家,她宣布一件讓大家錯愕的消息,因兒子悔改後整個人改變,她也決定要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雷媽媽拜了二十多年的佛,也流了二十多年的眼淚,一切都因雷大哥信耶穌而不一樣了,現在全家都信主。我秀出雷大哥的全家福,瞥見當時好多位同學原本手拿念珠轉呀轉的,頓時都縮手了。

最後播放我弟弟的見證,四十歲,坐牢超過二十年,桃園監獄許多人都認識他。我分享弟弟這一年多來在上帝的家淬鍊、破碎、重建的經過,台下同學紛紛認同並響起熱烈掌聲。我告訴大家,詩歌會唱完,見證故事會分享完,感覺會淡化,但上帝的話永遠長存,請大家好好在唾手可得的聖經、上帝的話上扎根努力。

聚會最後,一位泰國老兄來到講台前,將自己揮毫的書法送給我,表達他的認同與感謝,我對他深深鞠了躬。這是我在監獄服事多年第一次得著的禮物,我好珍惜、好重視,但仔細想想,我得到的禮物豈只這一件?

離開時,曾和弟弟熟識的主管與我有五分鐘的談話互動,並一再囑咐請我轉達要弟弟好好努力加油。聖經希伯來書12章1節:「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幸福練習】當一份救恩的禮物要白白送給你時,請不要拒絕;有這麼多人領受過、見證過,你還懷疑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