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聖誕夜

林田農(台南市)

0
1

12月20日第1007期

我今年六十一歲。卅二時身體開始出現奇怪的症狀,經常感覺手腳遲鈍及無力,直到四十歲時才確診為運動神經元疾病「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也就是俗稱的「漸凍人」。

生病之後失去在電子公司穩定的工作,只好轉而虔誠地追尋信仰、學習佛法修持養身。約莫四十五歲時,到高雄某寺院修行,跟僧團一起生活,當起志工服務信徒。早起晚休的日子將近三年,後來身體狀況漸漸不佳,曾不支倒地,加上表現不盡人意,在身體與精神的雙重壓力之下,決定退出,黯然地回到台南家裡。

由於疾病及心情沮喪,因而每晚失眠,精神幾乎崩潰。然而,只要到了晚上八點,就疲倦得想就寢,但又害怕躺在床鋪上會睡不著;有時半夜極度恐慌焦慮,急著想打電話找人訴苦,或在床前徘徊痛哭,一直煎熬到天亮。

長久輾轉不寐,身心飽受折磨,夜以繼日萎靡不振,連三餐也吃不下,食不知其味;有時感覺宛如年老衰弱,無法咀嚼食物,每吃一頓飯就難過不已。有次用餐,驀然痛哭失聲,隨即將飯菜全部倒掉,卻不知悲從何來?

在路上遇到老朋友時,禮貌上點個頭,內心卻感到內疚及自卑,認為自己是一個身障又不快樂的人,既丟臉又羞恥。記得有次騎腳踏車出門想散散心,在巷道裡碰到幾年不見的女同學,我覺得好尷尬,僅簡單打個招呼,一兩句問候便趕緊離去,不敢再回頭。如果可以,我總是低頭避開或藉機躲開,就怕再遇到熟識的人。

憂心這種日子不知還要熬多久,悲傷經常湧上心頭,嘆息我的世界何以這麼孤寂?面對茫茫然無盼望的生活,想到往後的歲月,不知該怎麼過,只有暗自傷心默默承受。

有一天,突然想到失眠的事得趕緊解決,不能再拖延,於是毅然上醫院求診精神內科。醫師有問我必答,他一下子寫了很多病歷,然後開藥;接過謢理師給我的預約單一看,方知被列為憂鬱症特別門診。來就醫的路上心情錯綜複雜,但經醫師認定患了憂鬱症時,心中倒有個頭緒。

返家途中,剛好經過一位姻親開設的幼稚園,想想,進去聊聊也好,紓解一下心中的憂愁;我想,自己的精神狀況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姻親陳正男、蔡錦霞夫妻是敬虔的基督徒,後來我經常去他們那裡走走,陳兄便帶我到他們的教會做禮拜,因而認識很多人,大家都非常關心及照顧我。三個禮拜後,二○○三年九月廿一日,我即受洗成為基督徒。

初到教會,唱詩歌時鋼琴發出的弦樂聲,把我破舊的心與耳根震得快受不了,差點叫出聲;身體猶如遭受攻擊般,一波又一波,幾乎快要發瘋。但似乎也有股難以形容的力量,與莫明邪靈交戰似的,形成糾纏拉鋸戰。經過一番激戰,終於平靜下來,從那次之後未再發生類似的情形,唱詩歌已經成為我的最愛。

十二年了,雖然我已經不在原來的教會聚會,但每逢聖誕節就會想起剛到教會那年的十二月廿四日,使我終身難忘的奇妙聖誕夜晚。

那天晚上,教會為了慶祝聖誕節而舉辦愛宴及晚會,氣氛溫馨感人。晚會即將結束時,我提前離開回家,梳洗後躺在床上已深夜十一點,想到睡前要吃安眠藥,心裡禁不住起了煩惱,但忽然間想到什麼似的,立刻禱告說:「主耶穌,請你把這東西拿走,我不要!」經過片刻,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帶著睡意醒來,心想,剛才彷彿在做夢,夢中景象是什麼想不起來,不過,既然有做夢即表示有睡著,我心生稱奇,耶穌真的賜我安眠了!我居然可以不吃安眠藥就睡著!我讚美感謝,也祈求耶穌就讓我安睡到天亮吧!

遇上耶穌後生命轉變,如此恩典令我敬畏。自從那年聖誕夜直到如今,我不再靠安眠藥及憂鬱症的藥,也沒再去找精神科醫師,我的精神狀況變好,對未來有盼望及信心,思想樂觀,心靈安謐,逐漸恢復正常生活。事隔多年,依舊深深感謝,初信的我不懂得如何禱告,第一次求告竟蒙主垂聽,神伸出慈愛的手救回我的靈魂,更新我的心。

感謝耶穌讓我得以放下昔日那羞愧的心,今能坦然向人透露不如意的生活和憂患的日子。聖經哥林多後書4章16節:「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願以身言傳,為主做見證,即使用彎曲變形的手指,拿著手機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敲打文章,也要讓眾人知道神愛世人,必不撇下我們受罪的苦,祂是我們最好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