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平安人生,我選擇信靠耶穌

口述◎胡祖謙(台南市) 採訪整理◎郭慧姿

0
6

1月3日第1009期

就像大部分的人一樣,學校畢業後,我過著上班下班的生活,接著結婚生子,育有二女。也像多數人一樣,當我和太太遇到重大抉擇或是解決不了的問題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拜拜。正因為身邊的人都是這樣,我覺得這些儀式、繁文縟節沒什麼大不了,反正人生大小事都脫離不了傳統習俗。直到有一天,無意間在《耕心》週刊讀到我的老同學徐源德的見證,我才好像大夢初醒般。

阿德和我同樣都來自傳統拜拜的家庭,他在那篇文章提到,太太是基督徒,就在他們結婚之前,他也成為基督徒。我感到相當震驚,因為仔細回想,我和阿德的結婚日只差一天,兩對夫妻還在蜜月旅行中於香港巧遇,並相約一同旅遊,我竟然完全不知道他改變信仰的過程。從他的見證中我發現,基督信仰與眾不同——結婚過程中,完全沒有傳統習俗的束縛,我特別能感受到其中的真自由。

讀到阿德的見證那段時間,我的大女兒正就讀台南後甲長老教會附設托兒所。每個禮拜五放學前,老師都會將《耕心》夾在聯絡簿裡,我也會把每一期的三篇文章仔細看完。這些真實故事總是令我感同身受,他們遭遇生、老、病、死,和我生活周遭的人沒有兩樣,卻在苦難中得到了平安與祝福,甚至在迷途中找到方向;這世界似乎真的有神的存在。

後來,大女兒自托兒所畢業,進入國小就讀;小女兒年齡也到了,考慮到基督信仰對孩子的幫助,因此我們也讓她就讀教會附設的托兒所;我仍然每個禮拜都能讀到《耕心》。

我任職於金融服務業,有位同事曾和我分享他處理客戶理賠時,目睹一位教會牧師娘,在癌症的病痛中仍然非常喜樂的情景……,這更加觸動我對平安人生的嚮往。

我曾主動報名參加教會「認識主」的活動,也在大女兒就讀國小高年級時接受導師陳老師的邀請,全家一起參加教會的年終愛筵。就在和大家一起唱詩歌時,我心中湧起一陣莫名的感動,尤其看到大家都這麼關心陳老師罹患腦瘤的妹妹時,長期離鄉背井在台南求學、工作與生活的我,心中有一種平安與歸屬感。

我覺得教會生活好像很不錯,也好奇大家為何而來?他們追求的是什麼?有一次,陪孩子在教會上生命課程,看到各類植物按時節生長的影片,回想曾經有老師在課堂上提到,人類的骨骼總數都是一樣的,一塊不差……,讓我更加相信有一位創造萬物的神存在著。但是,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位神?也不知道該以哪一種角度來認識祂?是從科學、醫學,還是從哲學的角度呢?

就在這樣的迷惘過程中,小女兒也升上國小了,我無法再像過去幾年一樣,每個禮拜從幼兒園拿到《耕心》。巧的是,朋友曾仕榮知道我的狀況後,就熱心幫我向《耕心》申請郵寄,讓我每個禮拜能繼續讀到許多人的故事,浸潤在神愛豐富的見證。曾仕榮弟兄是我在財務課程結識的一位屬靈長輩,總是為我禱告,和我分享見證,還教我如何禱告。

期間,印象很深刻《耕心》有篇見證提到,八八風災中一位運送補給品的人員,因天候不佳而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透過家人的不斷禱告,最後得以奇蹟生還。我從故事裡見識到禱告的力量如此大,就和太太開始學習禱告,為家裡預備換屋的事禱告。

我計畫著,等找到合適的房子、搬家後,就可以從高雄老家把已故雙親的神主牌位移過來。大約就在此時,一向非常關心我們全家、為我們禱告的教會弟兄姊妹邀請我接受洗禮,我因此猶豫了……。

在預備搬家的過程中,我再再感受到被風水束縛的不自由,我真的好想掙脫傳統的枷鎖啊!於是,兩個月後,我主動表達想受洗成為基督徒的意願。太太非常訝異我的決定,也好奇基督徒究竟如何處理神主牌位的問題?我鼓起勇氣與二姊、三姊討論,沒想到二姊的孩子早就參與教會活動,和我的兩個女兒不僅有共同話題,還會唱同一首詩歌呢!而姊姊也支持我另外妥善安置神主牌位。

就像每個神的孩子一樣,我受洗後當然也很期待太太能與我在主裡同為一家人。剛好我在《耕心》讀到專研民俗風水的葉明翰牧師所寫的〈信耶穌,免驚!〉,才發現過去自己就像多數人一樣,父母信什麼,子女就信什麼,不曾真的擁有選擇信仰的自由。我相信在耶穌的保護下,我們可以掙脫束縛與恐懼,放心信靠祂!

就在我和太太分享這篇見證後不久,她也勇於選擇屬於自己的信仰,後來比我更熱衷傳福音呢!

現在我們全家都在台南市召會第四大區聚會;而兩個正處於高中、國小高年級的孩子也認識主、受洗,走在主的道路中。如今我總是樂於和人分享禱告的奇妙力量,也真正體會到如老同學阿德描述的,每個禮拜忙碌工作之餘,週末在教會與弟兄姊妹和睦同居的喜樂。擁有耶穌的生活,實在是真平安、真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