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簸人生遇到愛

口述◎陳純正(宜蘭市) 整理◎秀蘭

0
4

1月31日第1013期

我叫陳純正,但我的前半生和我的名字一點都不搭調。

我是家中第一個金孫,很得呵護寵愛,但不幸的是九個月大時罹患小兒麻痺,只能在地上爬,媽媽很痛苦內疚,常自責照顧不周。國小五年級時,媽媽因天生哮喘發作,沒有留下任何遺言就這樣走了。年幼的我,不懂什麼是死亡,只知道我和五個弟弟妹妹突然之間沒有媽媽照顧了。

爸爸拖著六個小油瓶,日子不好過,也沒有人敢嫁給他,心情不好時就喝酒,長期酗酒導致酒精中毒,在我廿五歲時便因肝硬化離世。從此,整個家支離破碎,沒有指望。

〔小兒麻痺的開刀人生〕

記得小學前,媽媽帶我去台大醫院治療小兒麻痺,開過幾次大刀,裝了支架鐵鞋後,自己能拄著柺杖到學校上課。國中畢業,家人本來想送我到銀樓學打金子、修手錶,但老闆看我殘障,不願意收,說學徒都要早早來店開門打掃,我大概做不來。最後總算有個刻印章的師傅願意收留我。我勤奮地學習,手藝還不錯,還到台北上進深班,印象中,共花了七年時間才出師。那時在台北一家店面工作,收入還不錯。

一九八三年,我二十歲,脊椎嚴重側彎。當時日本一位骨科權威醫師來台北振興醫院專門為小兒麻痺幼童看診,並且免費為三位病患義診,我很幸運被抽中,得到治療的機會。現在我的背部還有一條約三十公分長的刀疤,就是當時的治療痕跡。

我清楚記得,住院治療時,吃飯前,老師會教我們謝飯禱告;開刀前一天,有牧師來為我隔壁病床的孩童祈禱,他們問可否也為我禱告?卻被我拒絕嘲笑:「耶穌是誰?你們為什麼不把祂綁在家裡拜?」那天晚上,醫生怕我緊張睡不著,開鎮定劑給我服用,但到了凌晨一、兩點,我還是睡不著,想到下午來病房探望的牧師夫婦,朦朧中我似乎看到一團光移向我,慢慢地我就睡著了,這是我對基督教的一些接觸與印象。

〔誤染毒癮的荒唐人生〕

開刀後,傷口疼痛,且因沒有運動,導致許多慢性病,加上自己生活習慣不好,也沒什麼人生目標,每天渾渾噩噩過日子。養病期間,無聊痛苦時真想死掉算了,這時,一位小學同學給我安非他命,他說吃了會舒服點,卻沒告訴我會上癮。果然吃了安非他命後麻痹了中樞神經,不再疼痛,會愛睡覺,忘記煩惱,因此我便逐漸上癮,常向藥頭買藥,而且層級提高,開始施打海洛因。從此,日子越來越消沉,生活越來越沒動力,本來在刻印店收入穩定,但染上毒癮後開銷大、工作態度欠佳,常不能按時交件,老闆就把我炒魷魚了。

回老家宜蘭後,朋友看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幫我租了個小公寓開起賭場來,我做東家抽頭,日子過得更荒唐墮落。其中有個人欠我八萬,還不出來,他就出了個主意,帶我去中國大陸找老婆,當作還我的賭債。我就這樣半推半就被拉到中國相親,那年我三十七歲。

〔結髮妻子的不幸人生〕

那天有七個女孩來相親,我問了她們幾個問題,包括家裡的信仰,因為我是家中老大,祖先牌位必須有人祭拜。最後一位,我沒有特別問她信仰什麼,我想應該跟前面幾位一樣;而且只有她,在我想拄柺杖站起來時過來扶我一把,我覺得這個小姐還蠻有愛心的,就選中她。她年紀比我大一些,仲介還擔心我會不會後悔呢!

事實上,這是她的第二次婚姻,因前夫外遇,離婚收場,為離開傷心地,她就接受朋友的提議,找個台胞嫁人,想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我倆交往不到一個月,她就辦了手續到台灣跟我結婚。介紹人跟她說我是肢障者,比較不會花心搞外遇,卻沒有告訴她我有毒癮。婚後,太太看到我糜爛的生活,簡直晴天霹靂,但她也沒有退路,因她需要還債,還得撫養留在家鄉的小孩,只好堅強地面對不幸的命運,百般忍耐我這個不成材的丈夫。

婚後六、七年,太太幾乎天天以淚洗面,但她是有責任感又堅強的女人,為了到彩券行做生意,只好擦乾眼淚,強打精神面對客人;還要應付我偷、拐、騙的行為,以及鄰居來告狀要債的丟臉場面。我曾下跪求饒,悔過書不知寫了幾疊,但吸毒的人只要滿足當下的癮頭,其他保證跟承諾都是屁。我很痛苦,太太更是痛苦。

我自己很是矛盾與內疚,雖然雙腳不良於行,但也不能天天醉生夢死,把養家重擔都推給太太。常自覺虧欠,明知道應該振作起來,但就是無法勝過毒癮。

我曾被抓到煙毒勒戒所,太太對我很好,每個禮拜都會來看我,也帶吃的來,好讓我施點小惠分給室友;因我腳不好,常需要人幫忙。太太還寫信給我,說會等我出獄,要我好好戒毒,出來重新做人。但慚愧的是,出獄後我還是意志不堅,讓她失望不已,等待我覺悟之日似乎遙遙無期。

〔有神可靠的安慰人生〕

太太在中國大陸時,曾有鄰居在她婚姻不順遂時帶她上教會,如今她在異鄉再度遇到艱難,便主動上教會尋找心靈的依靠。在那段難熬的日子裡,弟兄姊妹不離不棄的關懷與支持,她才能撐過這段慘痛的婚姻。

神確實是聽人禱告的神,祂的管教終於來了。八年前,我發生嚴重車禍,摔斷腿骨,腦袋有點小中風,好幾個月不能走動也不能講話,當然也不能出門買毒品,毒癮就這樣不知不覺戒掉了。期間有兩次,道上兄弟拿毒品引誘我,但我想到自己因毒品受了這麼多罪與苦,太太更是被連累,苦不堪言,我就嚴加拒絕。

休養一年後,雖然仍然需要坐輪椅,但我已慢慢恢復語言能力,飲食正常、身體也發胖了,每次太太推我到醫院去復健拿藥時,常要費盡氣力,勞累不堪。然而,比起以前我老是吸毒惹禍,太太總算能過著比較安穩的日子了。

〔改邪歸正的全新人生〕

這幾年來,太太無怨無悔照顧我,換作是別人早就跑掉了;因著她的感召及教會對我們的接納與照顧,我也決定受洗、認罪悔改,學習祈禱及感謝,揮別過去荒唐墮落的日子。

聖經哥林多後書5章7節:「若有人在耶穌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一切都是新的了。」目前,週間我在彩券行幫忙顧店,好讓太太可以參加教會小組聚會或服事;週日就讓她推著輪椅帶我一起去做禮拜。我常在唱詩歌時忍不住感動落淚,想到慈愛的天父讓我娶到這樣一位賢慧的太太,不但沒有嫌棄我,還引導我改邪歸正、洗心革面,走上純正的道路,心中實在無比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