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恩典

呂璇(台中市)

0
3

3月13日第1019期

十三歲時,我失去了我的父親,他是家中最疼我的人。

要上小學六年級那年暑假,為了求學必須離開家到彰化念書,當時我不是很願意,爸爸也很捨不得。父親節那天,我突然接到媽媽的電話:「爸爸走了!」我說:「什麼?妳說爸爸要去哪?」媽媽回答:「爸爸在清晨過世了。」我非常錯愕,直到哥哥從台中來彰化要接我回家時,我才回過神來。上車後不斷地哭泣,哭得聲嘶力竭,不相信爸爸真的離開了。爸爸一向沉默寡言,有苦說不出,習慣藉酒澆愁來宣洩情緒,日積月累,最後把自己的身體都搞壞了。

我因來不及見爸爸最後一面而感到懊悔,更無法接受突如其來的打擊,覺得我的生命變得不完整,從此活在罪惡感的迴圈裡,總認為爸爸的離開是因為我,如果當時我不要離開家,堅持留在家裡,就能多陪陪爸爸,爸爸就不會這樣離開……。

直到長大出社會之後,仍然揮不去心中的陰影,彷彿自己的心是緊緊被綑綁住的。留存已久的傷疤使我的心不安定,加上個性使然,我很壓抑、好面子,不擅於把心事說出來,也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內心的祕密與脆弱,只好選擇獨自承擔痛苦,將難過的事往肚子裡吞,直到好朋友帶我到教會認識耶穌……。

當我第一次踏入愛家教會,聽見台上的人唱詩歌,我也跟著唱,不自覺越唱越想哭,彷彿詩歌唱出我的心聲。我觀察身邊的人,感覺這個地方是那麼溫暖和安定,沒有煩惱、沒有憂慮,只有音樂與歡笑。

從去年五月至今,我在教會穩定聚會,透過牧師、師母的講道與教導,以及弟兄姊妹的關懷,我逐漸放下武裝的面具。上帝為我帶來了新的盼望,也撫慰我原本憂傷的心,祂要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腓立比書3章13~14節)

謝謝上帝在我身上注入愛的恩典,用愛澆灌我,讓我學會愛自己更多,也讓我學習如何用愛去關懷身邊的每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