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力量

黃文龍(彰化田中)

0
1

3月13日第1019期

一九九九年某天午睡醒來,起身時突然暈眩,便趕快再躺回床上,頓時天花板、床鋪旋轉了起來。我緊緊抓住床沿,就怕摔了出去,接著噁心嘔吐,痛苦萬分。約過二十分鐘,閉著眼睛、頭直挺挺地被架到樓下,到醫院檢查之後沒什麼大發現,醫師開給我三種藥:維他命B群、促進循環用藥和鎮定劑,按時服用約十多天後慢慢好轉。

幾個月後,暈眩又被誘發,再度帶著恐懼、目不斜視的僵直身體及極度的痛苦找醫師,又是一陣繁瑣的檢查,吃一樣的藥,十幾天後又好了。後來每隔一段期間就發作一次,跑過多家醫院,做了許多檢查,耗費不少時間與心力都找不出原因,這可讓我緊張了。試圖自救,於是自己上網查暈眩的醫訊、找相關的書籍;原來暈眩只是症狀,原因複雜。醫師給我的病名是「內臚窩循環不良」,所謂循環不良,就是腦血管循環出問題吧!會不會中風?我開始胡思亂想。

我很緊張,緊張得連睡覺時都會害怕,害怕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害怕看不到最愛的家人;我還年輕,怎麼可以出事?擔心多了就變成焦慮,最後更惡化成憂鬱。胃口差,常心窩悶悶的,意志消沉,出遠門會緊張,有時甚至會突然全身乏力、癱軟。

起初為了避免胡思亂想,刻意把自己的時間排滿,生意空檔時去學太極拳、瑜珈、日文,希望藉由更多的活動放鬆自己、用更忙碌的生活趕走憂鬱,但一切的努力似乎無效,不得不去看精神科醫師及吃藥。

那陣子,田中長老教會謝茂林長老常來我家。他說,小時候家裡很窮,他的父親肺癆過世,鄰居怕被傳染,沒人敢靠近他們,只有基督徒來幫忙;教會的人和耶穌基督的愛使他的母親深受感動,就帶他們信了主。謝長老也跟我傳講外國宣教師的故事,像馬雅各、蘭大衛、馬偕等宣教師,他們放棄在家鄉的優渥生活,離鄉背景、遠渡重洋來到窮鄉僻壤又充滿瘴癘之氣的台灣,透過醫療和教育傳揚上帝的愛和福音,並創立了台灣第一間西式醫院新樓醫院、第一間西式學校長榮中學。他們接受耶穌的呼召,把一生獻給台灣,這種無怨無悔、不求回報及無私的愛讓我很受感動,便開始跟著謝長老上教會。

做禮拜時,全體會眾站立歌詠上帝的愛以及耶穌的救贖,十分感人及令我震撼;柔美的詩歌旋律穿透心窩,酸酸的、暖暖的,讓我常潤濕了眼眶。上帝的話語更是我們苦難人生的心靈饗宴,像是「喜樂之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我慢慢地喜歡教會,覺得基督教是一個層次很高、提供心靈糧食、振奮人心的宗教。

教會陳列了許多福音刊物供人免費索取,我自己也購買屬靈書籍來閱讀,常被裡頭上帝救贖的見證和充充足足供應的故事、捨己之愛的人性光輝、積極進取的力量感動得淚流滿面。淚水像涓涓流水不斷洗滌我鬱積的心靈,心靈得到舒展釋放,心窩悶悶的不舒服感漸漸消失,內心的喜樂一點一點滋長,低落的心情緩緩消散,正向力量向上攀升。聖經裡的「信望愛」,就像初昇的太陽引領我,治癒了我的暈眩和憂鬱。

三年前,我和太太在花壇長老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三年來穩定聚會、聆聽上帝的話語。因為了解耶穌為門徒洗腳的服事精神,進而明白謙卑的道理,了解自己有許多的欠缺與不足;凡事不要說滿,大的反而要服事小的。上帝把我徹徹底底的更新了,讓我懂得祂的創造是多元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恩賜、都是上帝的寶貝,有其被創造的意義,因而理解太太、孩子和我是不同的個體、不同的個性,進而學習包容寬恕、言語溫柔、夫妻互補;家事上的死角、太太疏忽的、比較不想做的就由我來做,不用爭辯,家庭因而更幸福喜樂。

我認為教會很溫暖,基督教是社會文化穩定、向上提升的力量,是愛的源頭、和諧的基石。「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言9章10節)感謝上帝的教導,在我們的心靈澆灌了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的好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