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渝愛著你

薛以柔(台北市)

0
2

3月27日第1021期

親愛的主耶穌:

最近教會透過受難週及復活節記念你時,讓我不禁想起前兩次在讀書會時,玲姊在明眼同學面前伸手在我眼前晃啊晃,她要測試我的眼睛是否真的看不見,同學已告訴她我確實是個盲人,她仍然不相信。我難堪的想哭,因她的舉動掀起我塵封已久、刻意忘記的傷害,就是我小學明眼同學也是用此舉動來整我。

後來,她又對同學們說:「她怎麼可能看不見?看不見的人怎麼會煮飯?怎麼會搭配衣服?怎麼會……」我困窘地想大叫:「我好好的日子不過,幹嘛要裝瞎呢?」之後,一想到玲姊,我就害怕得不敢出門參加讀書會,就如我想到整我的小學同學,就害怕得不想上學。於是我才迫切地禱告求你保護我,賜給我勇氣面對她。

那天,玲姊果然又跟同學們說:「她真的看不見嗎?」我按著在心裡給我的話及感動,微笑對她說:「妳越懷疑我的眼睛看得見,我越感謝我的神,因為這樣更能證明我的神,是真的在我這軟弱的瞎眼人身上,彰顯了祂的大能。」玲姊愣了許久不語,之後開始主動找我聊天,態度也變得很親切。主耶穌,我好愛你!謝謝真是垂聽禱告的神!謝謝真是暗中幫助我的神!

主耶穌,這件事也讓我聯想起不久前聽到廣播主持人說她收留流浪狗「蕭邦」的故事。

她說第一次遇見蕭邦是在自家門口:「牠睜著憂鬱眼神向我慢慢走來,我看牠憂鬱眼神就決定要領養牠。於是我低下身餵牠飼料,心想,期待下次能再遇見你。」第二次,她在同樣地方遇見蕭邦,便想要讓牠上車,但司機剛洗好車,不願意讓牠上車,還厭惡地瞪了牠一眼,牠嚇得立刻拔腿跑走。主持人當時氣得罵司機:「你真是壞人,連狗都怕你。」

第三次遇見蕭邦,是在住家野外的草皮。牠遠遠地站著看著她,她低下身溫柔地喚牠過來,牠毫不遲疑衝到她身邊。之後,她帶牠去動物醫院做健康檢查、打針、洗澡、梳毛,然後回家。醫生說,蕭邦身上有很多舊的傷疤,又交錯著很多新的傷口,可見牠有被虐待過。當蕭邦從動物醫院出來,變成一隻挺拔又帥氣的狗;接著,她又送蕭邦到狗學校上課,牠更變成一隻高貴又溫文有禮的大型狗。

不管她多晚回家,也不管牠自己的胰臟癌多麼疼痛難耐,牠依然忍痛走到門口,搖著尾巴熱情的迎接她。她說,她明白這是流浪狗對收留自己的主人唯一能報答的舉動。

蕭邦只要看見人或狗的眼神不友善,牠就立刻撲上張口咬;但帶著牠在野外草皮玩時,牠就快樂地跑啊跳啊……。主持人最後呼籲,千萬不要虐待狗、丟掉狗,她說,即使她給了蕭邦十二年滿滿的愛,牠卻從不忘記小時候曾被虐待的傷害;即使努力重建牠的自信,牠依舊對世界有攻擊性。因為就算一隻狗,在記憶中的創傷也是不容易抹去的……。

主耶穌,謝謝你,當我和蕭邦一樣,是個滿心舊傷疤交錯著新傷口的流浪兒,且對人充滿不信任、防衛和攻擊,你卻願意帶我回家。十多年來,你無時無刻用滿滿的愛來愛我,一點一滴醫治我成長過程中的傷害,赦免我仇恨、不饒恕人的罪,讓我成為你尊貴榮美的女兒。雖然現在當我遇到別人對我不友善的舉動,我還是會氣得說不出話,但自從我接受並承認你是我生命的救主後,我就確信你是我四圍的盾牌,你絕對會隨時保護看顧我。

主耶穌,謝謝你,為了拯救我,你降世為人;為了贖回我,你背負我的罪被鞭打、被釘十字架;又為了我的永生生命,在墳墓裡戰勝死亡,復活升天。主耶穌,你是何等的愛我!我的瞎眼算什麼,無論遭遇何事,我依然要去關懷人、為人禱告、出去傳福音,因為這是我對你──親愛的主耶穌收留我這流浪兒唯一能報答的舉動。愛我的耶穌,我要跟蕭邦一樣,死心塌地跟著你,至死不渝愛著你。

超級愛你的女兒以柔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