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愛

許淑瑛(台南市)

0
6

5月15日第1028期

經歷七個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子,偶爾反覆思量難熬苦楚時刻的同時,也會激勵自己要正面地領受燦爛陽光的未來。

我不是一個經常熬夜者,不是飲食失調者,不是有壞習慣者,也有天天排便的習慣,在檢討癌症發生的文獻裡,找不出何以癌細胞會來和我做朋友?我曾一度抗拒詳讀癌病變、癌基因、癌徵兆等文章報導,但在與癌友互相關切交流下,才體會出每位癌友都屬於個案,只要癌細胞來和你做朋友,因天生體質的差異,身體的器官相對也會處於脆弱、易受病毒攻擊的狀態。

二○○八年十月,一次如廁時大量出血,驚嚇之中以為是身體虛弱導致,但經過多次中醫治療,情況依然如故。一次和檢驗師好朋友閒聊後,了解情況不妙,便馬上做潛血檢驗及掛號直腸外科做進一步檢查。

那天,當醫師對我宣告「直腸癌」時,我直接反應說:「醫師,你沒有開玩笑吧!應該是直腸『炎』,而不是直腸『癌』吧!」離開診間,腦海一片空白的騎著摩托車回家,返家後呆坐數時……。爾後,便開始一連串的電療及化療旅程。

因電療破壞了肛門原有的功能,以致外出時發生幾次窘境,那時真希望自己能變成隱形人。手術後的疼痛與不適應讓我無語問蒼天,各樣複雜情緒縈繞每一時刻;歷經種種療程與變化,永久的造口(人工肛門)從此與我為伴。

記得開刀前閱讀衛教單,一朵玫瑰花吸引我目光,那是中華民國玫瑰之友(造口)關愛協會。因很多人無法接受造口,協會鼓勵大家要把造口看成像一朵盛開的玫瑰花,這朵玫瑰花需要旁人的支持和鼓勵,它將帶給我們生命力及更美好的每一天。

六年經歷六次手術和數不清的緊急住院,除了與疾病對抗,我也在醫院造口室擔任志工,認識不同情況的病友,進而彼此關懷及鼓勵。領了身心障礙卡後,我以同理心投入天使心家族、路得啟智學園、造口室等志工行列,我在公眾場合微笑、傳遞溫馨,許多人看不出我是癌友,因我深信:「什麼都不能夠使我們跟上帝的愛隔絕。不管是死,是活;是天使,是靈界的掌權者;是現在,是將來;是高天,是深淵。」(羅馬書8章38~39節)雖然辛苦,但我願意用這份愛努力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