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瑪星漁港老大信主記

我暗自希奇:「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信仰?像我這種毒蟲,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些人為何還要一再主動來關懷我?」……

0
5

口述◎蘇榮文 整理◎馬涵琳(台南市)

我從小在高雄哈瑪星漁港邊長大,父親是船員,長年在外海捕魚,短則半月、長則一年不在家。父親愛好賭博,夫妻常常為此爭吵而在家裡上演全武行。長兄如父的觀念,驅使我不自覺想要保護弟妹與母親,卻選錯了方式……。

對讀書不感興趣的我,人雖在教室裡,魂卻早飛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國一開始打架鬧事,國二上學期因曠課太多而被休學。從此由兼職的混混轉為正職流氓,成天打架鬧事,耽溺在暴力為我攫取的「勢力」。

一開始混黑社會時,我就選擇不跟老大,反而專砍老大,凶狠的行事風格讓我在地方上混出名號。16歲那年,我開始集結勢力到賭場收保護費,勢力越來越壯大,就進入哈瑪星漁港收取保護費。

民國六○年代我賺了很多錢,烏魚季時三天進帳就有兩、三萬。然而,不義之財來的快也去的快。成天出入賭場、圍事,終於在一次賭場糾紛中,我犯下殺人未遂罪,被關進高雄少年感化院。

【吸毒容易戒毒難】

監獄高牆無法阻隔「我們與罪的距離」,原本對吸毒非常排斥的我,竟在感化院中嚐到同儕走私入監的毒品滋味。後來越陷越深,被毒癮捆綁,二十多年來進出監獄七次之多。

妹妹信主後有次對我說:「只有福音能幫哥哥戒毒。」我內心嗤之以鼻,心想我為了戒毒已跑遍全台不下十間專門戒毒的診所、花了大筆金錢,仍不見效。信耶穌就能戒毒?真是癡人說夢話!妹妹打電話請高雄住家附近永安教會的傳道人關懷我。我勉強答應妹妹去教會看看,只想虛應故事,心底盤算著:「說不定,還能從妹妹那裡再挖些錢來買毒……」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信仰?】

到了教會,毒癮在體內蠢蠢欲動,我如坐針氈,根本聽不進去牧師的話。滿腦子想著,等一下要去哪裡找毒品。去了教會兩次我就放棄了。然而,永安教會戴榮福執事依舊殷勤的到我家中探訪,當時仍受毒品纏身的我既自卑又懊惱,一直趕他走,但他還是不斷來訪。

我暗自希奇:「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信仰?像我這種毒蟲,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些人為何還要一再主動來關懷我?」福音的種子悄悄在我心裡萌芽。

兩年後,外公臨終前,因母親家族中已無男丁能承接祭拜神主牌的責任。妹妹建議用基督教儀式為外公辦後事,就可省免除這些禁忌與限制。牧師和教會弟兄姊妹接到消息,趕到加護病房致意關心,並帶領外公決志禱告。隔天,外公平靜安息主懷。

我在一旁看著這群人,心中再度希奇:「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信仰?一般人對喪家敬而遠之,為何這群基督徒卻百無禁忌,還主動給予安慰關懷呢?」他們的平安到底從何而來?我將這份好奇與感動收藏在心中。

【生命改變戒掉毒癮】

此後只要教會有聚會,我都會去參加,也會帶著母親同行。剛開始,爸爸還會嘲諷:「現在是怎樣,去教會就會飽了?」其實爸爸一直在偷偷觀察我的改變。後來父親生病,我隨伺在側,原本冰冷的父子關係得以修復。就在我決定受洗那天,爸媽也受到感動選擇在同一天受洗。

外公去世後,我雖開始穩定聚會,但仍無法斷掉毒根。於是,我開始培養跑步習慣,求神幫我戒掉毒癮。奇妙的事果然發生了!同樣一批海洛因,同夥的人施打後有感,但我卻毫無感覺。剛開始以為劑量不夠,後來加重劑量,依然無效。幾次下來,花了錢打了毒卻都起不了作用,毒癮就這樣「優雅的」戒掉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信仰?因著妹妹的代禱,福音進入我心中,洗滌我汙穢不堪的過往。感謝上帝,從身邊許多基督徒身上讓我學會愛的真義。終於,我走出毒窟、重獲新生,與家人關係也得以在愛中修復。

如今,感謝上帝使用我,與基督教更生團契的弟兄姊妹一起進入監獄服事,傳講自己的生命見證,鼓勵受刑人。真的,只要你願意,時間永遠不嫌遲,靠著主耶穌的力量,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機會得到改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