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的小小花園

每每在快撐不下去、孤立無援時,神就賜下及時救援……

0
4

◎張玉琪(高雄市)

我曾經是個批判體制、不想面對教學環境的逃兵,甚至懷疑自己是不適任的老師:口才不佳,視力嚴重障礙,這樣的人如何能為人師?如何有能力適性適時的教育學生?經過一個長假的苦苦尋索,我重新投入主愛的懷抱,獲得新生的力量。

不久前,國一的女兒認真的對我說:「媽,妳一定要再回學校教書!妳知道嗎?妳跟我們國文老師真的好像哦!她雖然愛嘮叨,卻是深受學生喜愛的稀有老師。」過去一年,我在國小擔任義工性質的品格課程老師,雖然每週只有一堂課,但學生們認真聽我提問、熱情回應課程問題,彼此以美好的品格精神互勉,這堂課獲得學生不錯迴響,也獲得級任老師的肯定。我因登革熱告假期間,全班同學還寫了一大張慰問卡給我。看到自己的付出有回饋,更加深我對教學的熱情與負擔。

去年十一月,孩子感染登革熱躺在病床期間,有許多教會弟兄姊妹前來關懷,按規定疫區房子要全面消毒,當時全身疲憊不堪的我,根本無力做這些事。教會姊妹得知後,主動幫我打掃房子,不辭辛勞爬上爬下清理,霎時感覺這群人就像我真正的家人。那一刻,我雖體力匱乏,內心卻產生好大的感動和信心,我在病房中向神祈禱:主啊,教學真是祢要賜給我服事的職分嗎?

我不斷求問神,最後我終於下定決心勇敢接下教會的邀請,擔任主日學校長。作了這個決定後,也有旁人不表支持或有猶疑不安的。其實,若不是有神的同在和感動,我是不敢企求的。決定之後,我的腦海中就開始不斷思索:這個世代的孩子需要什麼?我可以教給他們什麼?

從前,我只是靜靜讀著聖經,神卻利用生活中的磨鍊重塑我,讓我這破碎瓦器成為可用的器皿。我雖卑微與愚拙,孤僻不善交際,我雖沒有敏銳如鷹的頭腦,但神的應許永不落空,祂讓我不輕看自己,每次在勇敢承擔後,都真實感受到祂的同在與豐沛恩典。奇妙的是,每每在快撐不下去、孤立無援時,神就賜下及時救援,雖不是按照我的計畫,卻更令人驚喜、美好。

記得某次主日學合班,唱完〈天父世界〉後,我問現場的小朋友:看過哪些天父創造的奇花異卉?當時低年級的小孩居多,除了有人講樹木外,一時聽不到其他回答,我慢慢的引導提問,後來有人回答野花、雜草、鬼針草,但卻無人回答玫瑰花、百合花這類常見的花卉。我突然有感,天父的創造如此豐富美麗,我們豈不應該好好教導我們的孩子,仔細觀察這個世界,深化他們的涵養與信念,使小朋友從生活中的一草一木,認識天父的信實和慈愛。

聖經上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22章6節)以前的我,內心常有牽絆與焦慮,現在的我,就算在台上看不清學生的面孔,走進陌生的教室還會認不出窗戶與門口,但我已越來越能放心的放手交託了。

從前的我,面對著飛快的教學節奏與人際關係的疏離,對教學產生無力感。如今的我,為主而活、為主而教,帶著新的眼光與視野,接納自己的有限與殘缺,重新面對教學的舞台。我慢慢將眼光轉向神,學習與祂同工,完成祂要成就的美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