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好麻吉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總喜歡走在我後頭,然後毫無預警的昏倒在地,手腳僵硬、抽蓄……

0
6

◎吳宜蓁(高雄市)

小學三年級前,我有一個天天膩在一起玩樂的好麻吉,她叫小美。無論上學放學、唱歌跳舞、讀書遊戲,我們成天黏在一起。然而,小美常會突然失去意識,不支倒地,手腳僵硬、抽蓄,牙關咬緊、口吐白沫,總讓我們嚇得驚慌失措。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總喜歡走在我後頭,然後毫無預警的,雙手向前伸,接著就昏倒在地、全身僵硬抽筋,樣子很可怕!我被她這些突然的舉動嚇哭了,深怕她就這樣死去,於是使盡吃奶的力氣搖醒她。但是,有時她醒過來,卻故意模仿我驚慌失措的樣子來取笑我,接著又安慰我沒事,笑我膽小。

當初年紀小,我竟將她的話當真。直到長大以後,才真正了解她喜歡走在我後面的原因。原來她明白,只有我會在意她的一舉一動,也只有我會一路陪伴她。我們的友誼歷經歲月淬煉,延續至今。

那時的我,根本沒想到她生病了,長大以後,才知道她是得了癲癇症。如今的她全身癱瘓,臥病在床四十年,智力仍停留在當年十歲的狀態。我常去陪伴她,我們依然聊得很開心,與當年沒有兩樣。

我們的話題仍停留在童年時代,像是「原來雲州大儒俠史豔文只是個木偶,不是真的英雄」、「阿爾卑斯山的小蓮還跟爺爺住一起嗎?」、「小甜甜最後還是情歸安東尼嗎?」此類幼稚的話題。

我最愛唱歌給她聽,不管我唱什麼、好不好聽,她一定都會捧場,用力鼓掌。我會跟她撒嬌、逗她開心,也會陪她一起哭、一起笑。有時去找她,正好她的家人不在,我進不了門,為了進到她房間,通常我會翻牆或開窗而入。這一翻四十年,如今翻牆的戲碼依然持續中。

近日陰雨連綿,有天我一時興起,推著輪椅撐著傘,帶她在庭院裡「飆車」。我們玩得很瘋,被雨淋得很盡興!她看著我、流下淚來說:「四十年沒淋過雨了!宜蓁,謝謝妳!」我們交會的眼神,彷彿回到十歲時的場景……臉上流的是雨水還是淚水,已經不重要了。

四十年了,小美依然癱瘓著。要如何訴說這上萬個苦悶、艱澀的日子呢?我內心激動卻無奈。躺塌了幾張床,小美的生活只能在幾張床中變動,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感受那幾近於零的生活悸動!但是,生活再難,好好活著,就是一種盼望。

小美的父母和家人辛苦的照顧著病塌中的她,不曾離棄,他們傾注全心照顧著小美,那份親情令人為之動容。讓我想起聖經所說,神就是愛,有愛的地方就有神。在他們身上,我看見了這種愛,也祈求神繼續祝福這個家庭未來的路。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