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平安歌聲悠揚

在徬徨無助之時,突然想起小姑曾說過,上帝是全能的醫治者,當下給了我一線希望……

0
30

◎曾安妮(屏東市)

父親是國小音樂老師,非常熱愛音樂,不是基督徒的他,卻答應牧師的邀請,到教會教鋼琴。因此,我小時候常和爸爸一起去教會,漸漸的就和教會的小朋友熱絡起來,也漸漸的喜歡去教會、喜歡上帝。由於我的原生家庭都是信奉傳統民間信仰,我心知他們不會允許我改信基督教,當時年幼的我也不敢違抗父母,所以只能將對上帝的這份好感深深埋在心中。後來,隨著歲月的流轉,人事變化,我也逐漸離開了教會,離開了上帝。

【求神問卜終成空】

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在職場上為前途勞碌奔波。在三十歲那年,我決定參加司法官考試,但心中沒有十足把握,總是期待能藉由什麼力量,幫助自己穩定下來。當時的男友介紹我到一間宮廟拜拜,期待對我未來的前途有所指引。廟裡的師父告訴我,要成為乩童才能夠得到神明幫助。單純如我,真的相信他的話,開始認真的學習道法。我努力學習靜坐,過了半年,師父告訴我,我必須再到山上學習畫符咒、操寶刀。

從那刻起,我對這樣的信仰要求開始感到恐懼,因為從小父母就對我們諄諄教誨,不可傷害自己的身體,而現在師父卻要我操寶刀砍自己的身體。我的內心開始產生許多疑問:真的要靠這樣傷害身體、血跡斑斑的自殘,才能得到神明的幫助嗎?這樣的神明真的愛世人嗎?於是,我沮喪灰心的離開那間宮廟,對於求神問卜之事也不再熱衷。

【鬼門關前走一回】

時光輾轉,後來我與當初的男友邁入婚姻。結婚一年後,我懷孕了,內心充滿無限的喜悅。然而,三十九歲高齡產婦的我,卻面臨著許多隨之而來的考驗。懷孕一週後,我因為子宮出血,必須在家安胎。醫生開了一個禮拜的安胎藥方,告知如果一週後子宮依然出血,孩子就可能生命不保。

於是,我每天祈求佛祖菩薩諸神的保佑。每個夜晚都充滿希望的祈禱,每個早晨起來卻又是失望。這樣煎熬的日子過了三天,公婆得知這個消息,覺得事情不妙,好心到廟裡求符水給我喝,我也乖乖的喝了,但到了第五天,情況仍不見改善。我內心非常不安,感覺像是一隻腳踏進鬼門關,死亡突然靠得好近。

【上帝醫治母子均安】

在徬徨無助之時,突然想起基督徒的小姑曾跟我說過,上帝是全能的醫治者,這句話在當下給了我一線希望。於是,我謙卑的跪在地上向上帝禱告,我祈求祂拯救我肚子裡的小生命,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若能順利生下這個孩子,我必將帶領小孩一起信靠祂。

隔天早晨,我身體的狀況獲得改善,我們母子平安度過險境,我的內心充滿了喜樂。後來的孕程也都很順利。一直到懷孕的第七個月,那時是暑假期間,有天晚上,我在睡夢中似乎聽到遠方傳來〈平安夜〉的歌聲,夢中出現三位天使向我傳福音,報曉平安的信息,我內心充滿平安,感覺又回到了上帝的懷抱。

【全家受洗生命得救】

時光飛逝,女兒現在已是小學三年級的學生,當年差點性命不保的嬰兒,如今卻是健健康康,長得活潑伶俐,人見人愛。感謝上帝,祂真是醫治與拯救的神,祂也是創造生命的神!

二○一九年一月,我終於實現了在上帝面前的心願,不只女兒受洗,連先生也一起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這一路走來,充滿許多祝福和恩典,我的生命能有這一切美好的轉變,都要感謝上帝,是祂使我的人生重見光明。

🍀【幸福練習】🍀
你現在平安嗎?快請耶穌住到你心裡,有主在你船上你就不怕風浪!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