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的時光

我終於又和母親重逢,而不是隔著一層壓克力板和電話了……

0
9

◎王家俊(台北市)

回到家鄉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陪著母親坐公車……不,應該說,是她陪著我坐公車。

坐公車,對我和母親而言,其實都是一個新鮮的經驗。以前,我不是沒有坐過公車,但是,我沒有坐過使用悠遊卡的公車。尤其和母親分開十多年以後,這確實是我和她第一次一起在站牌下等候公車。

在中途之家的這幾個月以來,我聽到更生人張洛銘弟兄的見證,他說當初住在中途之家的時候,感到很可恥的一件事,就是出門時坐公車。他所說的,我完全能夠體會。

以前,年少輕狂的我,出門不是騎摩托車、開車、坐計程車,就是被別人載。對我而言,大眾運輸工具就是「平民」、「一般老百姓」在搭的,身無分文又死要面子的時候,我寧願用走的,也不想坐公車。我認識一位大哥,甚至連計程車資都可以用「欠」的,當時年輕的我很羨慕他,現在回頭去看,我不明白當時的我到底在羨慕什麼?就像如今我也不明白,在黑社會混,有什麼好驕傲的,為什麼不能坐公車?

現在,我和母親一起坐在公車上,我心裡的感受又是平靜祥和,又是百感交集。平靜祥和是因為我終於又和母親重逢,而不是隔著一層壓克力板和電話了;百感交集的原因則是,如果當初的我選擇的是一條正常人的道路,我就不會在監所浪費十多年光陰了。

看著公車經過熟悉又陌生的街道,這是我成長的地方,然而,陌生多過熟悉。想起上車前,等車等了近半個小時,如果是以前的我,早就叫計程車了。不過,母親臉上的表情依然是平淡和藹,我聽見她一直要我耐心等候,我實在覺得自己經過十多年的囹圄生涯,沒有什麼成長,反而是她人生的歷練讓我慚愧。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守著自己的本分當真不容易,以前的我真的太任意而行了。

在中途之家的這些日子以來,我明白了很多關於人的軟弱,其實只是因為自己太好面子而已。為了面子,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不肯去向父母親表達悔悟;為了面子,作業忘了寫,乾脆不去上課;為了面子,不能接受在全班同學面前被老師糾正;為了面子,不能在朋友之間說自己不抽菸;為了面子,喝酒、飆車、打架,一定樣樣都要會,因為身邊的人都這麼做。等到自己為了面子,任意而行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包括面子也沒有了。

在監所裡,當我覺得自己看似失去了一切,應該至少還保有一點點自以為是的自尊與人格時,其實在我換上囚服,開始用數字代替自己名字的時候,我連做人的資格都失去了。

當初上帝創造我們,原本就賦予我們自由的意志,可以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我們不違背上帝所頒布的律法,其實可以很自由也很快樂的生活。但是,罪的蔓延擴張了自由原本的真實定義,也讓人從此走向一條遠離上帝,並且互相猜忌、怨恨、傷害與毀滅的道路。

在公車上,我望著母親那漸漸蒼老卻依舊祥和的臉龐,回憶起這十多年來母親忍受的痛苦、悲傷與淚水,還有我看到她所表現的從容,不禁感謝耶穌的包容,因為在基督裡,我可以放心、大膽的把面子也交託給祂!我願意和母親一起坐公車,我甘心樂意永遠陪著母親。

幸福練習
🌹
每個媽媽初為人母時,都對孩子、自己的母職充滿期許,但是,媽媽也常
因社會的過度期待而備受壓力。願你我多體會媽媽的心,同理並支持。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