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妳輕聲唱

每一天,媽媽必定要求我們唱〈至好朋友就是耶穌〉給她聽,同時有氣無力地跟著哼唱,我們在迷茫的淚眼中,感謝……

0
6

◎蘇月雲(台北市) Photo credit: Tizzy Canucci

洗菜做飯時,電視頻道正播放詩歌〈至好朋友就是耶穌〉,我不禁跟著低聲哼唱,因為這是媽媽生前最喜愛也最常唱的聖詩。

二十多年前,媽媽暫時離開我們,歸回天家,但是,她的身影容顏時常浮現在我腦海中。每當傍晚時分,我總喜歡唱著聖詩〈日落之那邊〉:「勞碌盡完畢,榮耀之黎明,日落之那邊,永遠歡欣……」非常感謝天父的帶領,讓媽媽一生勞碌完畢,能無憂無慮在樂園裡過日子。

回憶媽媽信耶穌的過程,充滿了奇妙。以前,她在護理學校就讀期間,曾經去過天主教堂望彌撒,但始終未能進入信仰的堂奧。結婚後,由於夫家篤信傳統民間信仰,為人媳婦只能跟著婆婆虔誠地到處求神拜佛。

媽媽的個性溫和慈愛,對孩子們呵護有加,然而,大約一九六六年的一天,我放學到家竟看見她手握藤條,死命抽打著讀高中的哥哥!原來哥哥不顧她「可以去教會,但絕不可受洗,以免父母死後,家裡沒有男丁可以祭祀祖先」的一再告誡,最終還是信耶穌、受洗了,甚至堅決地委身於信仰與服事。媽媽對哥哥十分不諒解,連帶對基督教充滿怨懟。

不過,一個意外事件卻成為媽媽信仰的轉捩點。哥哥就讀大學時期,爸爸所經營的貨運公司,因卡車司機生病請假,爸爸只好親自開車送貨。由於長途奔波過於勞累,在鐵路平交道撞上莒光號列車,生命垂危被送往醫院急救。經過數月的治療,爸爸逃過死亡一劫,逐漸恢復健康。但是,因為貨物毀損、火車肇事罰鍰等鉅額賠償金,爸爸的公司也宣告破產。

當時,媽媽常埋怨自己以往很虔誠地祭拜神明,但家裡卻厄運連連,得不著平安。哥哥便趁機向她訴說耶穌的救恩,並教她唱聖詩,例如〈至好朋友就是耶穌〉〈有平安在我心〉等。慢慢地,她從唱聖詩中得到很大的平安,對基督教的不諒解逐漸消除,不再反對我們在教會的服事。

不過,媽媽受到民間一些誤解基督教的說法所影響,深怕信了耶穌會違背祖先信仰、招來厄運,死後沒人祭祀,因此,她仍在救恩門外徘徊。

大約一九九二年,媽媽進行例行的身體檢查,竟然發現罹患肝癌,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到無法進行任何有效治療的地步!幾天後,媽媽發病住進加護病房,醫院發出好幾次病危通知,我和哥哥急得迫切為她禱告,求上帝賜給她機會信靠祂。

幾天後,媽媽竟然奇妙地甦醒過來,神清氣爽地出院返家休養。回家後的第三天晚上,她夢見主耶穌身穿顯出白色榮光的衣服,用慈愛的雙手懷抱著她。隔天一早,她就將這個夢告訴我們,並主動表示要信耶穌、受洗。我們立即跟教會牧師聯絡,由牧師在病榻中為她施洗。

接下來的幾個月,媽媽的病情越來越嚴重,連最強的止痛藥都失效,卻能在百般的疼痛中,仍然靠著主耶穌的大能,喜樂地度過每一天。

我常常握著媽媽的手,回憶她以前陪伴我們的一些有趣往事,表達我們對她的愛與感謝,也會告訴她聖經中屬天的盼望以及天堂的榮美,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詩篇23章4節)。每一天,媽媽必定要求我們唱〈至好朋友就是耶穌〉給她聽,同時有氣無力地跟著哼唱,我們在迷茫的淚眼中,感謝耶穌為我們擔當一切的苦與憂。

一個夜晚,我睡在媽媽病榻旁的沙發椅上,突然聽見她叫了我一聲,要我靠近她身旁。她清晰地交待後事,要我們籌辦追思禮拜,希望能以她的親身經歷,來向還未信耶穌的親友做見證。大約十分鐘後,她喘了一口氣,便安祥地歸回上帝的懷抱。

哥哥和我召集家人一起商議後,便按照媽媽的遺囑,承辦一場盛大的追思禮拜,邀請大約兩百位親友來參加。除了由哥哥做見證,詳述媽媽信耶穌的奇妙經歷外,也請牧師證道,莊嚴慎重的追思禮拜感動了不少親友,也因媽媽能活出生命的光采與榮耀,備受激勵。

【幸福練習】
🎶
想念至親摯愛的時候,讓充滿盼望的聖經、詩歌與文章,來陪伴你的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