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他等待窗外的藍天

他牙齒都掉光了,因為無法好好進食,身材非常瘦。他說和母親已經失去聯絡一年了……

0
11

◎廖晏凰(台南市)

我和幾位弟兄姊妹擔任監獄的個別輔導志工,每個禮拜大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進到監獄輔導受刑人。

面談的位置就排在監獄教誨師的辦公室門口走廊,旁邊都是「同學」工作時此起彼落的聲音。我們的視線和同學都一樣,隔著鐵窗可以看到外面一小片藍天。儘管監獄的空間有限,夏天很熱、冬天會冷,雨天則有雨水噴進來,並不舒服,但是,因為知道這是上帝希望我們做的事,因此很享受這段輔導時間。

曾經有教誨師問我們,只是為了基督信仰而來,還是為了讓這些同學生命能改變而來?我們回答:「我們相信,只有我們的基督信仰能讓他們的生命改變。」

我相信因為上帝一直同在,因此常常有令人興奮的消息──有人聽到福音後,夢到耶穌;有人抄寫聖經箴言後,假釋順利通過;有人因為這些同學對耶穌的渴慕,也表示想要信耶穌;還有人願意遵守聖經教導,原諒欺負他的同房受刑人,最後兩人和好……,這些都是支持我們志工最大的力量。

獄方和我們互信、彼此尊重,總是先安排一些相信耶穌、渴慕真理、不排斥基督教的同學,讓我們個別輔導。

關懷受刑人包含了許多耶穌交代的工作,到監獄裡看他們只是一個開始,持續關懷之後,可能帶出很多孤兒寡母、貧窮窘迫、欺壓受辱的問題。很盼望更多弟兄姊妹能了解監獄事工的實際需求,並非只是經費的問題,還需要建立網絡來關懷。例如,有個貧窮的婦人,她的兩個兒子分別在台灣、日本的監獄服刑,無人照顧她,而她的老母親有房子,她無法取得低收入戶資格。到底有誰能幫助他們?我認為,在政府政策不及之處,教會是唯一的甘霖,真心盼望更多教會願意投入監獄事工。

今年農曆年前,我個別輔導了一個因吸食毒品,實際年齡五十七歲看起來卻像七十五歲的同學,他牙齒都掉光了,因為無法好好進食,身材非常瘦。他說和母親已經失去聯絡一年了,他真的非常擔心。

本來我答應他年假期間會去幫他找母親,沒想到事情一忙,根本來不及去。年後那天見到他,我向他解釋,並保證會在幾天內趕快去。他都快哭出來了,因為已經期盼好久了。
我和另一個志工討論後,決定馬上先到台南七股尋人。很感謝上帝幫助我們順利找到那位母親,她一看到我們,聲音哽咽、反覆一直問:「我兒子到底是犯什麼罪,為什麼會關這麼久……」

我們和她寒暄後,又趕回監獄跟同學說明母親尚且平安,其他的則不想說太多。直到同學很不好意思向我開口說明,一年前母親曾給他三千元,他用這三千元撐了一年,真的好苦,不知道母親能否再給他一點錢?

我只好對他說:「我明白,在監獄裡毫無經濟支助的受刑人,的確是很辛苦,但是我們真的對你媽媽開不了口。你的媽媽是獨居老人,住在一個月租金一千五百元的老舊、偏遠社區裡,房子裡黑暗、破舊,而且她膝蓋不好,耳朵也幾乎聽不到,這就是為什麼你打電話回去沒人接,因為她聽不到。我們是自己推門進去的,她一個人躺在屋子裡……」

我勉為其難繼續說:「看了放在她桌上送餐給獨居老人的食物,那一瞬間,我覺得你過得比你媽好,監獄的舍房明亮乾淨、被子枕頭整齊清潔、食物餐餐現煮。當我要留電話號碼給你媽,才發現檯燈是壞的。她說身體不舒服時,就自己一個人坐公車到麻豆新樓醫院,先坐到這站,再換到那站……,那瞬間我很想衝回監獄,責問你怎麼不在她身邊?」

同學紅了眼眶,他入獄十多年,家境原本小康,母親現在住的地方是他入獄後搬的,他不知道現況,也不知道家裡發生什麼事。他說,不用向媽媽拿錢,他再撐就是了。

他說,過年前我曾送給他一本《滿福寶》,現在他每天晚上都照著這本禱告手冊禱告。我對他說:「我相信你的真誠,也請你繼續禱告,我們相信不管是你還是媽媽,上帝都會照顧的。」

就這樣,這位同學開始想認識耶穌,我們也找教會協助就近照顧他的獨居母親,並搭配更生團契探訪受刑人家屬的「天使樹」服務,再聯繫相關機構了解未來他假釋後的可能去處。深信上帝必親自帶領,直到他生命改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