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好朋友

因為覺得有志難伸,再加上想念家鄉,我天天藉酒澆愁……

0
9

◎周瀛常(台南市)

中國大陸國共內戰最緊張的時候,我父親交代我要從河南郾城老家到湖北漢口,去投靠我的一位遠親表哥戴欽忠,父親希望我能像他一樣,成為一個飛行兵。

但是,當時我初中還沒畢業,根本不可能成為飛行兵。一九四八年我隨表哥來台灣,在空軍第一大隊第四中隊,只能當個掛炸彈的軍械長。

當時我住在台中水湳機場八號大樓,因為期待能有更好的發展,就隨表哥的一位同學去花蓮,住在北濱街,之後在花蓮野戰醫院擔架隊擔任擔架兵,不但要站衛兵,還要埋葬死去的病人,但是,月薪只有七元五角。

因為覺得有志難伸,再加上想念家鄉,我天天藉酒澆愁。因為收入少,只能喝便宜的太白酒。有一天,雷英浩醫官找我談話,他說:「你再這樣下去,將來會弄壞身體。我帶你去找一位『好朋友』,祂會幫助你。」

到了禮拜天,雷醫官就帶我從花蓮吉安搭火車,去市區的花蓮國語禮拜堂聽朱彼得牧師講道。後來,我又結識一位美國籍聶牧師。兩位牧師帶領我認識耶穌,又指導我如何讀聖經、禱告。一九五一那年,牧師在太平洋岸邊為我施洗。

雷醫官鼓勵我多讀書,因此,隨醫院遷往高雄鳳山後,我參加國軍隨營補習教育,一九五七年考取聯勤財務學校學生班,也就是現在的國防大學,畢業後成為正式軍官,月薪為兩百六十元。

後來,一位教會弟兄介紹我到化工廠工作,薪水比當時將軍的月薪還多,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充實更多知識,就到高雄師範學院,也就是現在的高雄師範大學去進修,於一九六八年到澎湖馬公擔任學校教師。後來,工作之餘又就讀中華神學院延伸制神學,立志帶領更多人認識耶穌。

如今,我已經八十九歲了,回首過去,若不是雷醫官帶我認識耶穌,我說不定早已酒精中毒而死。感謝上帝愛我,差遣雷醫官成為我生命中的貴人,上帝完全翻轉我的人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