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願你得幫助

這些青少年被安置在這裡,心裡嚮往的卻是都市的繁華,但世上真正能幫助他們脫離困境的,是……

0
4

◎劉唯文(花蓮光復)

夜裡,外面的煙火聲正在告訴我新的一年已經到來了,然而,我的身軀睏倦,不想起身一窺美麗的煙火,真佩服那些在寒風中等著倒數跨年的人。這時,有個念頭催促我起來,去看看孩子們有沒有安分的待在學園裡。

四年前,我從更生團契台北總會來到這個附設在偏遠花蓮光復的信望愛少年學園,透過擔任生活輔導員的職務,陪伴這群因案或失親失養,被法院、社會局安置在這裡的青少年。

當我拿著手電筒到各房去查看就寢的情況時,發現有的孩子撐到午夜十二點,就為等著跨年。到各個房間清點人數後,我發現竟有三個孩子不在床上,趕緊到其他房間仔細尋覓他們的蹤影,也督促那些還沒有就寢的孩子們趕快睡覺。

當遠處村落還在施放煙火,手機訊息也不停傳來「新年快樂!」的通知,但是,我根本無心去看這些訊息的內容,完全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找三個隱身在夜色中的孩子,很想乾脆躲回溫暖的被窩。然而,我很擔心他們是否平安,只能留下來繼續等待。

外面一片漆黑,因為這三個不安分的孩子,我出現想要生氣的煩躁,但轉身看到學園內「一恩堂」屋頂上聳立在高處、在黑暗中泛著血紅色光芒的十字架,我不禁有所感觸──這些青少年被安置在這裡,心裡嚮往的卻是都市的繁華,但世上真正能幫助他們脫離困境的,是那位為我們捨命、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救主耶穌。
在走廊上,我擔憂著三個孩子是否平安。直到第一個孩子終於從夜色中出現,我忐忑不安的心才安靜下來。我問他去了哪裡?他說上去一恩堂看煙火。我問他:「另外兩個人呢?」他回答:「我不知道。」

我回去繼續等那兩個還沒回來的孩子,約十分鐘後,看見第一個回來的孩子打開房門走出來,我問他要去哪裡?他說:「我去叫他們進來。」原來,另外二個還躲在外面。

看著兩個只穿短袖衣服的孩子縮著身子,跟在他的身後回來,我本來的怒氣已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理解後的包容,但是,只能說:「趕快進去睡!」
這三個被法官裁定從少年觀護所送來學園安置的孩子,第一次在這裡跨年。我由衷盼望這場煙火能成為他們一生中特別的回憶,體會被上帝扶持的恩典。

【幸福練習】
💝
你最懷念哪一個人生階段呢?是誰耐心引導你,為你的現在奠下基礎?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