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開啟心門

不善和人打交道,不喜歡在人群中那一雙雙偶然交會的眼神

0
11

◎陳淑靜(高雄市) Photo credit: FLASHFLOOD®

父親在日治時期受過高等教育,戰後為了照顧一家人,忍著壯志未酬的遺憾,回鄉投入務農的行列。父親沉默寡言,把自己未盡的願望全寄望在兒女身上,當我和弟弟拿到好成績,父親總會在眾神明面前上香謝恩。這時,父親臉上出現平時少見的笑容,小小年紀的我看得既心疼又心酸。每次問父親,神明說了什麼,父親總是搖搖頭,用我最熟悉的沉默來回答。

受到父親困頓、不得志人生所影響,我不善和人打交道,不喜歡在人群中那一雙雙偶然交會的眼神。母親擔憂我孤僻,常求神拜佛,但終究無解。我把自己禁錮在幽暗的心牢,那是唯一讓我覺得安心自在的地方。

婚後,上帝用祂的愛親手為我打造了一支打開心牢的鑰匙,故事從搬新家的那年說起。我們離開原來受洗的教會,成為高雄橋頭教會的一員,熱心的榮昌長老夫婦和外子有兒時同鄉之誼,三不五時邀約一起喝茶、分享。外子每次隻身赴約,總得為我這個帶不出門的老婆,編造各種不是理由的理由,也樂於帶回許多見證,同我分享。

最特殊的話題,是發生在一對「老天使」的點滴趣事。教會會友們暱稱老天使為「班長」和「班長娘」,班長娘本名王速靜,因為老伴李添漲執事曾在造船廠任班長一職,所以,「班長」「班長娘」成為眾會友最熱悉的稱謂。

有一回,班長娘牙疼,班長脫口而出:「嘴齒定扣扣,哪會痛?」(牙齒硬邦邦,怎麼會有痛的感覺?)氣得班長娘嘴歪臉綠,半天不理人。後來,某一天班長也鬧牙疼,班長娘不客氣的用同樣的話回敬他。

我一直質疑外子故意說班長、班長娘的故事來哄我開心,可是每次他都認真的說這是上帝特別恩准的另類祝福。二○一八年的重陽節,班長、班長娘盛情邀約一起午宴,我爽快赴約,很想知道是什麼力量讓這一對結褵一甲子的「鬥嘴鼓」(鬥嘴)夫妻,吸引對方共伴此生。

班長夫妻倆就住在我們舊家附近,在他們家屋後有一隅空地,簡單陳設後,就是大夥經常光臨、心目中最豪華的招待所。午宴席間,在座的有教會榮昌長老夫婦和聖得長老,然而,眼前所見所聞實在無法和「聽說」夫妻倆經常「鬥嘴鼓」的情境相連結,但見兩人開朗健談,談笑風生,神采飛揚,令人如沐春風。
忘年好交情,實在暖心。悄悄的,我把耶穌對眾信徒的命令牢牢的刻印入心頭:「要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彼此相愛。」(約翰福音13章34節)感謝上帝厚恩,讓我幸運的藉著這對夫妻不吝惜的分享,給我一段靠耶穌得勝的親身經歷,來點亮心燈。

大約八十三年前,速靜出生在相當富足的家庭,從小跟隨母親信基督教,天生一付好嗓子,宛如天籟的把耶穌的愛唱入眾人心坎。在那重男輕女的年代,她幸運的接受學校教育,又習得一手縫紉的好手藝,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直到婚齡,在教會牧師娘的撮合之下,嫁入添漲的大家庭。

速靜尚未為人母,便開始學著嫂兼母職,照顧年幼的小叔們,為婆婆分憂解勞。孩子相繼出生後,為了支援生計,她替人縫製嫁衣,為軍營的阿兵哥修補軍服,小小的裁縫店創造了好口碑,絡繹不絕的顧客讓她裡裡外外,從早到晚忙不停。大家庭裡老老少少,生活習性、理念大大不同,沒有對錯的糾結,而是堅持立場的差異,但結局總是傷害和無奈。她總愛吟唱詩歌:「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聖經哥林多前書13章4節)讓上帝的愛來鼓勵、安慰自己。

但是,軟弱的身心總有耐不住無止盡操勞的時候,魔鬼蒙蔽她的理智,忘了禱告才是唯一的情緒出口,每每在午夜夢迴時,再難壓抑汗水和淚水交織的疲憊,她求助於個性敦厚的枕邊人,無奈生在保守的年代,愛在心底口難開,安慰怎麼說出口?

丈夫添漲默然承受那一次比一次強烈的求助信號,卻也無能為力,只能用不痛不癢、敷衍的態度來回應她的訴求,經年累月,發展出一套「鬥嘴鼓」的溝通模式。但是,上帝並沒有遺忘他們,每每在爭執不下時,上帝的話語總會適時浮現腦海,成為兩人共同的安慰,因此才能不離不棄,相守一甲子。

也許是累了,速靜用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暫時關住回憶的大門,她垂落眼簾,嘴角揚起一抹無悔的笑意。我仔細端詳她那一頭依然茂密的銀髮,歲月風霜藏不住曾經青春的美麗優雅,疲憊的心在主耶穌的愛裡重新得力了。她深得婆婆的疼愛、叔輩的敬重,兒孫也備受上帝的祝福,上帝給了她最榮耀的獎賞與尊榮。

速靜的故事聽似平凡,卻仿如上帝的榮光乍現,我禁錮多年的心也被愛開啟。如果父親仍健在,能有福氣接收福音,相信他那抑鬱人生勢必翻轉,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

耶穌的愛能滋潤飽受磨難的心,祂早就向世人發出最偉大的邀請:「凡勞苦擔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裡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章11章28節)願眾人領受祂的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