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的音樂鈴聲

有霧氣不斷地灑下幫我降溫,耳邊還有類似嬰兒床的音樂鈴,我突然感覺好舒適,接著就像嬰兒般睡著了……

0
7
◎陳亞婕(桃園龜山)
Photo credit: Davis Hsieh on VisualHunt.com / CC BY-NC-ND

偏頭痛已跟著我大約五年,最近疼痛的頻率增加,我認為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痛得厲害時就服用止痛藥。去年參與護理人員基層主管訓練期間,我感受到更龐大的壓力,再加上輪值白天班時,我經常下班後又求好心切進行主管訓練的報告到隔天早上,再接著去上白天班,頭痛的頻率與強度更增,我因此偶爾加重止痛藥的劑量。

就在去年年底基層主管訓練結束後,我開始出現視力模糊的症狀,走路偶爾也會出現不穩的狀況,我仍認為應該是太累了,甚至認為自己邁入中年,打算去眼科配老花眼的眼鏡,經過輾轉檢查才發現罹患腦瘤。

醫生根據電腦斷層掃描的影像告訴我,腦瘤約八公分大,位在腦部平緩區,較不易危及生命安全,也較不會出現不適症狀。我很慶幸一些小症狀的出現,否則我也許還會持續忽略病情,後果可能就難以處理。

罹患腦瘤理應是一件晴天霹靂的事,但是自三月十七日,我急診經過核磁共振檢查、住院等過程,就開始感受到上帝的愛,能夠見證祂的美意。當天的值班護理長、病房督導剛好都是在基層主管訓練期間輔導我的人,而且來自四面八方的關心、弟兄姊妹的禱告,讓我住院的每一天都被人與神的愛包圍。

住院後,我預期主治醫師應該幾天後就能幫我動手術,沒想到醫師居然要出國參加研習會,十天後才能執刀。雖然我必須再等候,卻多了一段時間可以禱告、讀聖經來預備自己的心,而我的家人在這過程中,都看到許多基督徒前來為我禱告,陪著我一同見證上帝的奇妙作為,祂的美意真是超過我的想像!

剛住院時,洪師母來探望我,鼓勵我將聖經詩篇23篇與主禱文(馬太福音6章9~13節)背起來。由於主禱文我本來就已背熟,所以每天晚上我都反覆背誦詩篇23篇。一直到開刀的那天,我心裡才開始感到緊張,當時詩篇23篇及主禱文就開始在我腦裡盤旋,直到麻醉前,我心裡所想的都是「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詩篇23篇1節,和合本)接著我就進入麻醉狀態,根本還來不及害怕!

經過十二小時的手術,我被推進加護病房,半睡半醒間聽見四周的聲音:「怎麼痰裡有血?」「怎麼一直都沒退燒?」「妳叫什麼名字?」但是我只感受到頭痛到快炸開,喃喃說著:「我無法忍受頭痛,太痛了,我需要打止痛劑……」矇矓中好像聽到護理師告訴我:「止痛藥已經打到最強了,無法再幫妳打了。」

無奈中,我突然意識到上帝一路伴隨我進手術室,祂必會垂聽我的禱告,於是就用詩篇23篇2~3節禱告:「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就在禱告完的剎那,我感覺到有一個軟軟的東西包覆我的頭部,而且採左側臥的身體背後有一個軟墊子讓我靠著,床的上方有霧氣不斷地灑下幫我降溫,耳邊還有類似嬰兒床的音樂鈴,我突然感覺好舒適,接著就像嬰兒般睡著了!

隔天早上護理師叫醒我:「妳終於退燒了耶!」我睜開眼,床上放著的就只是開刀房的被單及冰枕,也沒有什麼降溫裝置及音樂鈴,這讓我更加確信詩篇23篇4節:「我雖然走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我復原的狀況相當良好,一週後就出院在家調養。出院後傷口的疼痛是我最難度過的,夜裡才睡一小時就痛醒,日復一日,我漸漸感到軟弱。在我需要上帝的時候,彷彿聽到祂對我說「妳要像孩子般地渴慕我」,我開始禱告,求神讓我像孩子般地單純仰望祂,並求祂加添我信心與力量。

不可思議的是,接下來的日子我漸漸可入眠,甚至可不必再服用止痛藥,又一覺到天亮!上帝如詩篇23篇5節所言,賜給我恩典:「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出院後,視力尚在逐步恢復中,我仍無法閱讀書報,但是每晚讀聖經時,我卻都能看得到經文,尤其是上帝想要對我說的話,我看得特別清楚。

上帝的恩典數算不完,也難以用文字全盤寫出,祂持續在我身上進行奇妙的工作並翻轉我的生命,讓看似苦難的手術充滿祂的美意,直到要寫這篇見證時,我仍在經歷祂的奇妙作為,因此我要向祂如此禱告:「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23篇6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