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甘甜

岳父,彌補我心中缺席多年的父親角色,此生我叫岳父「爸爸」的次數,早已遠遠超過我叫親生父親的次數……

0
3
◎張哲毓
Photo credit: robinidv on Visualhunt.com / CC BY-NC-SA

對我而言,「爸爸」這兩個字,就如同長年遺忘在冷凍庫角落的某個記憶,是一種陌生、遙遠,卻又期待、渴慕的矛盾情感。因為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爸爸就跟著「小三」離家,所以我能叫「爸爸」的次數並不多。

許多年之後,在我婚後的第五年,某一天上班時,突然接到三哥的電話:「爸爸癌症末期,目前在淡水馬偕病房。」雖然口頭上立即就跟三哥約好當天下班要搭他的便車去探望爸爸,但內心百感交集,很不願意去探視這位形同陌生人的父親,但考量到血緣關係,又不得不去,再加上母親也願意先暫時放下怨恨,陪他走最後這一程,讓我更沒有拒絕的理由。

爸爸過世數年之後,我心中那種疏離的感覺,其實並沒有改變,直到信耶穌之後,上帝藉由聖經路加福音23章34節安慰我:「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也讓我願意重新理解,可能早期奶奶在財務處理上明顯偏袒某位養女姑姑,導致爸爸感到極度委屈,造成後來性格、行為的改變。後來,我慢慢能夠諒解爸爸的所作所為。

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小時候看電影《小畢的故事》,讓我對原本陌生的眷村心生嚮往,很希望能有個眷村老爸,可以聽他聊當兵的經過、老家的情景、眷村的生活……。

耶穌就是這麼奇妙,在我還沒認識祂以前,早已安排我在廣告公司認識我的另一半侯曉蓓,她來自高雄左營的果貿眷村。當初我們兩人互許終身之後,邀請我回果貿眷村,第一次正式登門拜訪未來的岳父母。初次見面,我心中難免忐忑不安,擔心他們不滿意,還好因為我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他們給我打的印象分數還算不錯。

那次住在左營「準岳父母家」的那幾天,我非常感動,原來還有這樣肯為家人付出的父親,我第一次看見,原來父親的形象可以全然不同於傳統「遠庖廚」的印象,而是會掌廚做菜,舉凡芥蘭牛肉、韭黃肉絲、紅燒魚、羅宋湯、炸醬麵,都難不倒準岳父。他還會幫狗狗洗澡、收垃圾、倒垃圾,操持家務。特此聲明,準岳母在廚房是二廚,負責前段的清洗備料,及後面的清洗碗筷,平時也負責洗衣、掃地、拖地等家務,並非「櫻櫻美代子」。

婚後,我曾跟著岳父一起回天津老家探望家人。他從小離開老家後,就從未在那裡度過農曆年了,有一次我們就安排全家在農曆年回老家,跟姑姑等家人們一起聽相聲與京韻大鼓,一起嗑瓜子,家人間有說不完的話,滋味非常甘甜。

感謝耶穌在我未認識祂之前,就賜給我岳父,彌補我心中缺席多年的父親角色,此生我叫岳父「爸爸」的次數,早已遠遠超過我叫親生父親的次數,而且多到無法計算!

我本是虔誠佛教徒,常讀佛經、看電視上的法師講經節目。有一天,我拿遙控器要按一百多號的節目頻道卻按到其他頻道,當時正在播〈真情部落格〉,我就開始看這個節目,看到許多人認識耶穌的見證,讓我非常感動。幾年前,我為了就近照顧岳父母,請他們從高雄左營搬來桃園。當時我想幫信奉天主教的岳母找合適的教會,想到〈真情部落格〉總是會提醒觀眾「就近到教會聚會」,我就鼓起勇氣,到一間教會外面按門鈴,並跟教會幹事說明岳母擔心有背叛宗教的指責。幹事便建議岳母可以從參加教會婦女團契開始,我也陪岳母進到婦女團契「旁聽」。在婦女團契,我們聽到各位媽媽、姊姊分享她們為家人、老公與子女不辭辛勞付出的故事,讓我和岳母感動不已,先後信了耶穌,我也開始在教會課輔班、兒童主日學服事。

現在的我,很享受「閉起眼睛,跟著耶穌走」的感覺。這並不表示自己不必再努力,而是我全然順服祂的帶領,走在祂所安排的路上。現在我知道上帝愛我、了解我,就如同聖經路加福音12章6~7節:「在神面前,一個也不忘記;就是你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上帝早已為我們安排生命中的一切恩典。

【幸福練習】
💗

你曾為自己的缺乏而懊惱嗎?你的一切遭遇與心情,
上帝全都明白,而且已經為你做了一件新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