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被愛的功課

像刺蝟一樣和周遭的人相處,人際關係十分疏離,難以接受別人的溫情……

0
8
◎林玉花(台南市) Photo on VisualHunt.com

早期的高雄茄萣居民大都以捕魚為生,我即出生於當地一戶捕魚人家,印象深刻的是,每次漁船出海,一股生離死別的感傷就瀰漫在家人之間。為求漁船海上平安與漁獲豐盛,居民虔誠求神拜佛,村裡大廟小寺林立,民間信仰極為昌盛,從小我也隨著父母「拿香跟著拜」。

父母為減輕家庭貧困的經濟重擔,在我十六歲那年就把我嫁給當地商人。我每天日出即開始工作,丈夫卻成天吃喝玩樂,怠忽養家的職責,婚後七年夫妻即離異。

因為婚姻不幸,我求神拜佛更為頻繁,不僅每月農曆初一、十五在住家庭院擺桌供奉,大小節日更到附近廟宇刈香、添香油錢。可是,越拜厄運越加纏身,非常不快樂,像刺蝟一樣和周遭的人相處,人際關係十分疏離,難以接受別人的溫情。

後來,我為了孩子們的教育,搬遷到台南市區,展開另一段更艱辛的奮鬥人生。辛苦了十多年,長女考上公費的師範大學,畢業後能分擔大部分的家庭經濟,我也總算可以稍微鬆口氣了。

可怕的是,我長年積壓的苦毒怨恨,經常沒來由地發作,把所有怒氣傾倒在長女身上。奇怪的是,她總是逆來順受、和顏悅色地開導我,平息我那狂飆的壞脾氣。一天晚上,我又發了一頓莫名的怒氣,這時她緊緊握著我的手,大聲為我禱告,又帶我哼唱詩歌:「自耶穌來住在我心,喜樂潮溢我魂,如海洋浪滾滾……」唱著唱著,我竟然安穩地睡著了。

隔天一覺醒來,細問之下才知長女竟背棄祖先傳統信仰,改信洋人宗教!我頓時怒不可遏,把她毒打了一頓,不准她再上教會。然而,她仍然深愛著我,常常陪伴我度過孤單寂寞,為我禱告也告訴我耶穌的救恩。隔了兩年,幼女也信了耶穌,在兩個女兒孝順與溫柔的陪伴下,一九八二年我第一次去西門長老教會聽林牧師講道,也持續參加聚會,可惜仍未能掙脫傳統祭拜的束縛。

一九八四年七月中旬,我與四姊報名參加社區長青小組的旅遊團,預計到台北陽明山一帶踏青。誰知報名後我卻開始出現發燒、冒冷汗、胸口鬱悶、喘不過氣的症狀,就醫後仍未改善,只好在旅遊前夕悻悻然退出。隔天下午突然看見電視新聞快報,該團遊覽車從陽明山下山時,因煞車失靈而在仰德大道墜入山坡深溝內,車上遊客死傷慘重,我頓時驚覺是上帝攔阻了我參加旅遊,救我脫離死亡。

驚魂甫定後,我立即和林牧師聯絡,決定要信耶穌、受洗,同時請他到家裡主持除偶像禮拜,至此我才真正脫離黑暗權勢的轄制。接下來的日子裡,詩歌〈自耶穌來住在我心〉成為我最愛吟唱的詩歌,也常跟周遭朋友分享我信耶穌的經過,甚至唱卡拉OK時一定要點唱這首歌,讓其他歌友也能領受奇妙的愛。

現在,我每天都過著豐盛喜樂的生活。清晨先到教會參加禱告會,向神傾心吐意,為教會弟兄姊妹與親人子孫代禱,然後和大家一起跳讚美操,不僅可親近上帝,還可鍛鍊身體;每週也固定參加教會小組聚會,除了分享愛宴,身體得到飽足之外,查聖經或專題討論更使我的心靈得到滋潤與滿足;婦女會也是我喜愛的聚會,三個教會好姊妹各有上帝所賜的專長,又很會鼓勵我,我們經常一起探訪新朋友,傳福音給他們。

此外,我也參加教會每個月固定舉辦的家庭禮拜,不僅更認識弟兄姊妹,又與社區鄰居分享耶穌的故事;我也樂於參與教會聖歌隊,能藉著吟唱詩歌來讚美、服事上帝,真是神賜給我的恩典啊!尤其教堂內明亮神聖的氣氛,跟以前我所去廟宇的陰暗可怕,真是強烈的對比。禮拜中,我與大家一起歌頌上帝,也從牧師的講道中領受神的教導與應許,並和弟兄姊妹彼此問安,和樂融融。

年輕時從來沒想到能在教會生活找到避難所,找到心靈的家,不禁要高聲讚美:「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的祭壇邊,連麻雀也為自己築巢,燕子找到了安置雛兒的窩。」(聖經詩篇84篇3節)

【幸福練習】
💗
缺乏愛的人有福了,上帝要以不變的愛來供應,因為上帝就是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