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向曙光的故事

你敢在別人面前挖心掏肺、赤裸裸地呈現自己嗎?如果面對的人,都是對你充滿不信任、失望、放棄、排斥與避之唯恐不及的,你還敢這樣做嗎?

0
18
◎廖國安(嘉義縣) Photo credit Jutta M. Jenning on Visual hunt CC BY-NC-ND

你敢在別人面前挖心掏肺、赤裸裸地呈現自己嗎?如果面對的人,都是對你充滿不信任、失望、放棄、排斥與避之唯恐不及的,你還敢這樣做嗎?我敢。是的,這篇故事就是我用無比的勇氣和決心寫成的。這是一個自黑暗谷底爬出、吞著血淚、徒手攀上絕壁也不放棄的生命故事,它寫著在天涯海角的世界盡頭,有一人划著獨木舟,用盡全身力氣,吸著每口空氣,聽著鑼鼓般的心跳聲,奮力划向曙光的故事。

面對鐵窗,不勝唏噓

二○○四那年,在一個春暖花開的季節,從血液檢驗報告中,我得知自己罹患了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即俗稱的愛滋病。坦白說,當時的我內心並無太大的情緒起伏,畢竟這是自己長期與毒共吻所結的惡果,事實已擺在眼前,只能默默承受這一切。

感謝主,家人並未因此放棄我,仍帶來關懷與諒解,只叮嚀我在獄中要好好思考未來,莫再讓家人擔憂傷心。

面對鐵窗,回憶往事,數十年歲月已逝,不禁惆悵,人生有幾個十年可揮霍?春去秋來,寒暑更迭,浮生若夢,一事無成,像我這樣的人生於天地之間,所為何事?往事不堪回首,茫茫未來更增添幾許無奈。

手足至親,情深意重

從十六歲出社會至今,二哥挺我三十年。我為了買毒品到處借錢欠債,他幫我償還;我向地下錢莊借款發生糾紛,他替我擺平;我注射毒品過量、開車撞進橋墩,他挺身為我頂罪。這次我被判刑二十年,每逢重大節日,二哥就帶著我的兒子和父親來探視,平時亦抽空來看我。二哥對我的愛已近似溺愛,姑且不論對錯,他對我的愛真是情深意重啊!

有次會面時,國中三年級的兒子要求一部摩托車作為生日禮物,當場被我拒絕,但二哥卻說:「別人家孩子有的,我們也要有。」二哥幫我照顧兒子,從小到大,直到孩子能獨力更生,二哥比我更有資格當孩子的「爸爸」。

二○一六年,父親因胃癌切掉三分之二的胃,後又罹患皮膚癌,年初做化療,年底又心臟開刀,但仍擋不住他要來看我的決心。二○一七年初,二哥又帶著父親和兒子來看我,當時他的體重已剩32公斤,雙腳無力,由兒子和二哥輪流抱著、透過會客窗跟我說話,我們都哭了。

角色交換,今生有約

沒想到,就在那次會面後的隔月,二哥竟因醫療疏失驟逝,會客窗前一別,竟是天人永隔。

二哥走了,二嫂洗腎,留下兩個讀國小和國中的兒子,以前我兒子是二哥養大的,現在已能自力更生,二哥的情義我都記在心裡。真正的困境不是站在懸崖前,而是內心的絕望。目前我已服刑十四年多,也提報了五次假釋,離回家的路不遠了。藉此我要告訴二哥:「二哥,從今開始,我絕不再輕看自己。我要向你承諾,請你在天國安息,等我回去後,我會侍候父親安享晚年。你是我孩子的爸爸,讓我們來個角色互換的約定,我會仿效你寬宏大量、包容的心,把你兩個孩子當作自己的兒子栽培,請你安心!」

自從信了耶穌之後,我清楚地感受到上帝的愛與憐憫,祂用我能理解的方式帶領我,讓我能專注地過每一天。祂在我身上所顯露的奇蹟,讓我有勇氣和力量繼續活下去。我相信,在上帝的帶領之下,未來的路必定充滿恩典。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