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臉~人生一個突然境遇

0
84
Photo by Visualhunt

◎張宗義(西雅圖)


回顧二○一九年七月初,我在自家院子裡修剪花園前後的小樹欉,當時身體並沒有感到什麼異狀。接著幾天,我還到松園參加一位教會長老的告別禮拜,並參加了紐約台灣基督教會姊妹會舉辦的出遊活動,還參觀了哈德遜船形塔(Hudson Yards Vessel)。出遊回來後,隔天一早起床,覺得右耳有點癢、有點痛,一看發現耳內有好幾個小破洞,當時不疑有事,以為吃些止痛藥、擦點消炎藥膏就會好了,豈知情況不見好轉,最後只好求助醫生。

◆變臉組曲

主治醫生診斷後告知是帶狀皰疹,但我的患處是在顏面耳朵,而不是一般生長在身體上,醫生開藥給我服用。接著也驗了血、做了腦部的磁振造影檢查(MRI),還安排看了心臟科醫生,照了腿部掃描,緊接下來的日子就是一連串的檢查與治療。由於我感覺眼睛有些不舒服,醫生開了眼藥膏讓我塗抹。但是到了七月底,我的右眼皮一度不能合攏,眼科醫師發現我右眼角膜有破損,及時幫我配製了隱形眼鏡。

到了八月,我照著主治醫師的囑咐吃藥完成了一個完整的療程 ,接著又做了腹部超音波掃描。這一連串的化驗和掃描,結果只證實了:我不是中風,也不是血栓。

由於找不到真正原因,教會一些醫師朋友建議我往蜱蟲咬的萊姆病(Lyme disease)方向去檢查。雖然驗血結果不完全符合蜱蟲咬的症狀,但我堅持繼續追蹤治療。再度驗血後,五項結果中有三項符合蟲咬症狀,後來我又服用了四個星期的藥,完成帶狀皰疹及蟲咬的雙重療程。

一般而言,帶狀皰疹好發於免疫力低下者,例如五十歲以上的族群、患有免疫系統疾病、兒時曾感染水痘者、慢性病患者及孕婦等,都可能是帶狀皰疹病毒侵襲的目標。而顏面神經麻痺則是不分男女老幼,不分日夜,也不分一年四季;常常是一邊的臉突然感覺不舒服,一天之內就完全麻痺,有些病人完全沒有感覺不適,要由親友告知。但一旦不幸發生在你身上,你就會知道它的魔力與厲害。它會折磨人的身心,傷人自尊,讓人不敢也不願出門,甚至拒絕社會活動而自閉在家裡。

◆患難生忍耐

由於我的顏面神經癱瘓,所以右半邊臉變形,眼斜嘴歪,笑容是苦相,聽力減低,聽不太清楚對方的講話。吃東西有困難,雖然吃相難看,我還是非常努力地正常飲食,吸收營養,以便保持體力。由於上下唇不協調,常會流口水、嘴內的食物也常會掉落,吃時會發出聲音,也因為上下牙齒不對稱,吃飯時食物會卡在一邊,味覺遲鈍甚或消失,半邊的臉麻木無感覺。我因此前後咬斷了二顆門牙,樣子有點難看!

自從生病後,我每天早晨都會起來靈修禱告默想;如果天氣允許,每天照常戶外走路運動,也繼續參與社交媒體臉書以及台灣海外網〈茶翁專欄〉的分享,研究YouTube影視頻道的製作。

我勉強自己盡可能參加社交活動,參加教會聖歌隊的練習和獻唱;也學會點眼藥水、換隱形眼鏡,按時去看眼科醫師。右眼眼皮直到如今仍無法合攏,這是我最大的困擾。我偶爾覺得會癢會痛,好像有東西在眼睛裡,有一層膜蓋住,眼淚是黏液,大滴眼淚外流……。醫師交代我要常點眼藥水,但點眼藥水只是滑潤,並不能減輕苦楚。有時我會闔起眼睛,降低難受感,有時我會把右眼皮貼住或將整個右眼蓋起來,好讓它休息,減少經風吹的痛苦。

◆萬事互相效力

感謝上帝的醫治,感謝教會兄姊的代禱與關懷,感謝郭惠美醫師每週日幫我針灸,並教我自己按摩顏面的方法,讓我享受到在主裡的愛與支持。也感謝兩位妹妹為我精心準備的飯食和點心,以及內人細心的照顧、聽我發牢騷並提供我意見。最後,感謝賴牧師和牧師娘送來合時的豆花及可口的木瓜,滋潤我的脾胃。

聖經上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馬書8章28節)我相信上帝的醫治以及人體自我療癒的功能。病了就是病了,難看就難看,盡我自己能做的,盡量保持心情愉快。醫師們都告訴我,我會好起來的,只是需要時間。我也體會到聖經所說的,「在患難中仍要歡歡喜喜,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也不至於羞恥。」(羅馬書5章3-4節)在生病這門功課上,我學會將一切交託給我所信仰的上帝。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