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潤的話語

會談要結束時,他對我說:「護理師大姊,我抽屜裡有本留言簿,是我乾女兒做的,朋友來看我會留言,妳可不可以也幫我留個言?」

0
162
Photo by Maja Vujic on Unsplash

◎老潘(桃園市)


「10A病床,43歲男性,未婚,肝硬化酒癮病人,肝衰竭,下肢嚴重水腫,走路有些喘,只有等換肝才有可能存活,準備做器官移植,精神科醫師第一次評估沒過,幾天後會再評估。」大夜班護理師與白班護理師交接時特別這樣叮嚀。「另外,小夜班護理師說他們家人的互動很奇怪,病人點滴out時,他爸爸幫忙拔除點滴時沒壓好,導致些微出血,竟掉著眼淚一直跟病人陪不是!」「還有,病人不要家人捐肝給他,家人希望病人去中國換肝……」在旁聽交班的我一頭霧水,心想得找個時間親自去了解一下。

護病關係的建立首重「關心」,雖然我的行政業務已夠繁忙,但對於比較特殊的病人,總覺得還是要多撥點時間給予關懷。我記得前次跟這位病人會談時,他表示願意接受換肝,但不要家人的肝,雖然兩個弟弟都很健康,但身為哥哥的他,卻不希望影響他們往後的健康。他說願意接受器官移植,是為了「朋友和乾女兒」。這個回答讓我感到詫異,因為大部分的人延續生命是為了「家人」,而他卻是為了朋友。他跟我訴說,他有一群從國中時期就很要好的「童軍隊朋友」,這群人與他的情感比家人還要親。這次再度探視時,剛好照服員和他的家人都不在,我趁機與病人會談,想要更深入了解為何他換肝的動機是為了朋友?他與父母之間是否存在什麼情感問題?

從言談中我慢慢了解,原來病人與父母間的仇視與不信任關係,起因於國中時的一次事件。那時他在看書,父親卻闖入房間要求檢查他的抽屜,他覺得隱私被侵犯、很不受到尊重,但當下並沒有表示不滿。這次住院,他知道自己病得不輕,有天想用手機聯繫朋友卻發現打不通,後來得知手機門號被改了,這件事令他更為氣憤。原來父母聯手騙他手機解碼方式,然後將他手機門號偷偷換掉,他對父母的信任因此降到谷底。那支手機的門號是他特地申請的,雖然父親曾說過這個手機門號不好,但他就是不想換。事後,他父親也向他道歉,表示願意將門號再換回來,但他就是打從心底無法原諒父親。

我點點頭認同他的感受,並拍拍他的肩膀說:「每個做父母的也都在學習,你父親是愛你的,他直覺換個手機門號或許會為你帶來好運,只是他愛的方式錯了,沒有事先跟你討論。」會談要結束時,他對我說:「護理師大姊,我抽屜裡有本留言簿,是我乾女兒做的,朋友來看我會留言,妳可不可以也幫我留個言呢?」我表示很樂意。寫完後,我把事先準備好的經文祝福卡拿出來讓他抽選,希望透過上帝的話語來祝福他。感謝主,顯然他抽到的卡片剛好符合他當下的心境,讓他好感動。

感謝主,後來這位病人順利在本院完成了肝臟移植手術。我去加護病房探視他,病房護理長說他很配合,我恭喜他並告訴他:「上帝很愛你喔,你要常跟上帝禱告!」他雖然還插著氣管內管,無法言語表達,但卻伸出雙手大拇指用力比「讚!」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