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翼守護

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 眼前望去是一片廣闊的天際, 雲層後面透射出光芒,明亮卻不刺眼……

0
63
Photo by Javardh on Unsplash

◎郭雅香(高雄市)


時間倒轉回到二○一八年十月的某個中午,我騎著我的歐兜麥,迎著風往回家的路上奔馳。霎那間,我的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然後一樁摸不著頭緒的車禍就這麼發生了,完全超乎我所能理解!

彷彿有一層神祕的面紗將我罩住,使我昏睡過去,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全然不知。朦朧之中,好像看見一位年輕人(應是被我撞到的大學生)走過來,我還坐起來對他說:「啊!真歹勢……」然後就又昏了過去。我聽到周圍有人喊:「車禍啊,快叫救護車!趕快叫救護車!」我感覺自己整個人好像飄了起來,浮在空中,那種感覺很舒服、很平靜,身體變得好輕盈,也感覺不到疼痛。

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放眼望去一片廣闊的天際,雲層後面透射出光芒,明亮卻不刺眼,我飄浮在空中,俯看著自己的身體,感覺似近又遠……

救護車的鳴笛聲從遠方傳來,救護人員做好緊急的處理,然後把「我」抬進救護車裡。當時失去意識的我,怎麼還能聽到並看見這一切?到現在我仍不明白。

到了榮總,醫護人員在我身旁問了一堆問題,我都聽得到,但就是無法開口回答。有人過來幫我抽血,又給我打了一針,然後我就恢復意識清醒過來了!

「人醒來了!」清醒後,所有痛感全都襲來,世上紛紛擾擾也再度湧上心頭。這下我才知道自己闖禍,代誌大條了。我坐了起來,感覺右肩痛徹心扉,馬上又躺下。醫生過來詢問個人資料,告知我的鎖骨斷裂且嚴重錯位,最好開刀。他從病歷中看到我有心臟和血壓問題,需要評估手術風險。警察也來做酒測,知道我還無法用力吹氣,允許我輕輕吹一下即可。

下午三點多,那位被我撞到的大學生由他的阿姨陪同到醫院看我,還教我要如何申請汽車強制險賠償。感謝主,真是一個善良的年輕人!他被我從後方撞擊卻毫髮無傷,機車也完好無損。我們彼此留下電話,說有問題再聯絡。

下午五點多牧師來為我禱告完後,我就被推進冰冷的手術房,感覺四周一片寂靜,心想自己會不會從此不再醒來?但我的心情平靜如湖水,完全不覺害怕。醫生告訴我要上麻醉了,我默然接受,把自己的靈魂交在上帝手中。在麻醉藥作用下,我進入完全的沉睡中,思想意識完全一片空白,沒有奇幻之旅,也不再飄浮。在車禍現場經歷的魂遊象外和意識甦醒後,再度進入死蔭幽谷中。等我醒過來,已經半夜11點多。有牧者辛苦在病房中等候,夜已深,有愛主的長老送來需要的日用品,使我非常感動,求主記念他們默默的付出。

住院中,我的思緒陷入很深的傷害裡,有過去的,有現在的。正當怨恨苦毒再次湧上心頭,忽然有個清楚的聲音自心中響起,簡短而篤定、低沉而溫柔,有股暖流從腳底流灌全身。那一刻,我感覺聖靈在對我說話,祂似是在回應我的怨嘆哀傷。我聽到空氣中有個聲音,好像微風吹過樹梢,那是什麼?我本能的抬頭四處尋找,突然頓悟那是聖靈,就像聖經描述的,祂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聖靈的歎息聲,這是一個記號,祂正在醫治我心靈那些深層的傷害。

一場無法理解的車禍,帶我走過生死交關的險境,反省生命的終極意義,經歷靈的境界,雖然身體遭破壞,靈裡卻重新被洗滌。我曾經聽過也讀過無數見證與文章,描述人頻死靈魂出竅的奧祕經歷,但始終抱持懷疑態度。

一向理性的我,從未想到自己竟會遇上且進入那樣的境界,短短一天內,上帝為我打開那扇奧祕的門。30分鐘的經歷,勝過我數十年鑿痕斑斑的歲月磨難與尋求,這是特殊恩典,不是人人可得,是上帝按祂的美意所賜,因為祂深知我的需要。

雖然苦難意外臨到,但是上帝的手卻及時托住,有天使護衛著我,主為我預備一切,並免除了那些煩人的刑責賠償與人際糾紛。看著窗外夜星閃爍天際,草叢傳來唧唧蟲鳴,我感到內心充滿平安,但願世人也都能得到這份在耶穌裡的真平安。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