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憂鬱說Goodbye

我常常早晨醒來,就覺得未來沒有盼望,有時甚至會想:「是不是死了就不會這麼難過?」

0
246
Photo by Sergiu Vălenaș on Unsplash

◎Jane(桃園市)


我在一個富裕家庭長大,衣食無缺,生活優渥。我的父母是生意人,常常需要喝酒應酬,兩人回到家不時會吵架,常常一語不合就動手打起來。在這種環境長大的我,從小就容易胡思亂想,心中常有一種使不上力、說不出來的鬱悶感。

隨著年紀增長,這個問題並沒有改善,一直到了高中,母親因憂鬱選擇以結束生命來面對她的人生,從此我心中那使不上力的感覺更加強烈。我常常早晨醒來,就覺得未來沒有盼望,有時甚至會想:「是不是死了就不會這麼難過?」每當想起母親,就猶豫著跟她去或許會好點?

當時的我開始有個狀況,就是會讓自己吃得很撐,然後再吐出來,有時很撐卻吐不出來,就想辦法催吐。我無法控制自己想吃東西的念頭,因為大量進食能讓我放鬆心情,但吃太撐其實身體很難受。自母親離開後,這個狀況就一直持續。以前讀護校的老師曾建議我去腸胃科檢查,但查不出原因,我也吃過腸胃藥,狀況仍未見好轉。情緒及飲食問題就這樣伴隨著我,反反覆覆出現在生活中。

或許是想解決自己的問題,我對精神科學一直很感興趣,也閱讀許多書籍,知道那種使不上力的感覺叫做「無力感、無望感」,我的情況比較像「精神官能症」,暴飲暴食類似「暴食症」。書上介紹了各種治療方法和護理技巧,但知識總歸只是知識,我的問題仍然存在。我了解這類問題透過心理治療可能比較有機會改善,但也可能沒有幫助。

直到二○一○年底,交往十年的男友再度劈腿,使我陷入極度憂鬱的狀態,腦海中都是「為何會這樣?」「都是我不夠好」等負面想法,生活沒有目標,嚴重失眠。我曾三更半夜打電話向父親說我很難過,恐怕走不出來。父親不斷安慰我,叫我不要想不開。這種狀況持續了數月之久。

就在那時,家一哥和熙舜姊向我傳福音,說上帝可以幫我,邀請我到教會一起過聖誕節。那天晚上,我一聽到詩歌,眼淚就不斷流下來,歌曲字字句句都安慰著我,像在告訴我:「你的傷痛我都知道。」後來牧師問在場有沒有人願意接受上帝作為生命的救主,我毫不猶豫的舉手,因為我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了。

後來,我開始穩定參加聚會,但感情問題仍時常困擾著我,我在禱告中向上帝祈求:「主啊,若祢能帶我走出這人生的低谷,讓我有勇氣告別這段糾結我十多年、反覆無常的感情,我就受洗。」奇妙的事發生了!有一天在靈修閱讀中,上帝透過文字讓我明白:祂會帶我走出黑暗。帶著這樣的盼望,我等候著上帝的救贖,讓我生命中展開新的一頁。

到了二○一一年初夏,我發現自己變得不太一樣了。從上帝來的信心、對生活的盼望,以及心裡的喜樂開始萌芽,就在那年年底,我決定受洗成為上帝的孩子,感謝祂帶我走出死蔭的幽谷。

受洗後,無力感和暴食問題並沒有消失,只是沒有以前那麼強烈。每天早晨仍會有負面感覺,很不舒服,但我告訴自己要去上班,就這樣把問題先擺著。當時醫院的工作壓力大,我的身體狀況也一直不太穩定,於是我決定暫時放下工作,前往澳洲遊學,一面學英文,一面調養身體。更重要的是,我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讀聖經、親近上帝了。

二○一二年我順利前往澳洲,除了語言學校,就是穩定參加聚會,也學習建立靈修生活。我知道自己的情緒及飲食問題可能是源自原生家庭及母親離開的陰影。我祈求上帝醫治我:「主啊!這樣的憂鬱情緒不斷困擾著我,我不想要再這樣下去,我希望得到醫治。」

有天早晨我5點多醒過來,才開始禱告,腦海中就浮現母親的影像,她已離開十多年,雖然我偶而會想起她,但她的臉孔從未如此清晰浮現,我開始不停的啜泣,眼淚流不止,自從母親過逝後,我未曾如此傷心的大哭。不知哭了多久,感覺心中那些糾結的情緒都得到了宣洩,心情變得好輕鬆。

更奇妙的是,從那天開始,以往那種無助和無力的感覺全都消失,暴食問題也沒了。如今,每早起床都有一股掩不住的喜悅。感謝上帝賜給我一顆喜樂的心,開始對生活產生盼望,感覺生活中充滿著驚喜與無限可能。

感謝上帝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一切奇妙改變,祂不但醫治了困擾我多年的憂鬱問題,也翻轉了我整個生命,使我可以重新展翼飛翔。

【幸福練習】

人生有喜有悲,心靈有重擔時就來找耶穌,祂會使你的心得安歇!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