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鑰過美人關

我開始追求世界的價值觀,一心想交正妹,得到甜蜜愛情,不夠漂亮的女生我不要,可是卻什麼也得不到。後來我開始墮落自己,內心越來越空虛……

0
197
Photo by KEEM IBARRA on Unsplash

◎Samuel Yu(花蓮縣)


我出生花蓮,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就在教會長大,如今的我正在神學院受造就,未來想要當個傳道人。

事實上,如果你認識以前的我,絕不相信和現在的我是同一人。以前的我對信仰不認真、只想追求世俗名利,滿腦子想認識正妹、交女朋友,是個標準的「外貌協會」。

然而,當時極度渴望愛情的我,卻偏偏得不到,於是滿腦子開始出現負面想法、說話極端、充滿嫉妒,甚至還想要自尋短路。若不是上帝的憐憫,我想恐怕我早已在這個世界消失。

高中畢業時,我一心憧憬大專多采多姿的生活,社團、聯誼、談戀愛……等,都讓我迫不急待、躍躍欲試。剛上專一時,同學彼此不認識、還很生疏,所以我就故意先按兵不動,假裝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等著同學主動來認識我。

一個禮拜後,終於有同學找我講話,我的話匣子一開嘩啦嘩啦講個不停,把那陣子沒講的話都一吐為快。當時我也有去教會參加聚會,但是我到教會的目的,只是為了做給牧者和會友看。事實上,我是想要找對象。我以為在教會就能找到真愛,但事與願違,最後甚至沒人想理我。

到了專一下學期,我終於交到高我一年級的女友,嚐到戀愛的滋味,彷彿做夢般。我們互有好感,剛開始常一起出遊,後來我帶她去見我的父母。但好景不常,女友畢業後插班到台南讀大學,從此我們分居兩地。我心中暗暗計畫,等畢業後也去她的學校唸二技,這樣就可以常常相聚了。殊不知事與願違,女友又改變心意,決定回台北讀大學。我極力挽留,她卻不肯。好不容易交到一個女友,距離卻越拉越遠,感覺這段感情好像快要結束了。我開始變得鬱鬱寡歡,原本陽光燦爛的笑臉也變成了苦瓜臉。

二專畢業後,我考上台南立德大學二技部。揹起行囊,離開花蓮到台南求學。來到台南後,我整個人開始走樣,因為沒有女友在身邊,我羨慕走在校園的情侶,羨慕到生氣,甚至情緒失控地打電話數落女友,結果換來正式分手。

那時的我既難過又生氣,聚會更不穩定,不斷地換教會,最終都是想找個戀愛對象。我天真地以為我一定可以在教會找到交往對象。有一次,我認識一位比我大幾歲的姊妹,想邀她吃飯,卻被牧師訓斥了一番,讓我很不高興。後來因為參加另一間教會的活動,認識一位能言善道又不嚴肅的長老,跟我有說有笑,我就想:「好,就換到這間教會吧!」

在我離開前一個教會前,其實小組長早就知道我換教會的原因,甚至痛斥了我一頓,牧師也把我罵得狗血淋頭。但我還是不覺得自己有錯,不但不自我檢討,反而當著許多人面前批評前一個教會,還說那位牧者是法利賽人。

離開教會之後,我把上帝拋諸九霄雲外,開始追求愛情。當時的我,羨慕同學身邊總有正妹,希望自己也能交到漂亮的女友。但是一直跟正妹無緣,讓我開始感到自卑,成天胡思亂想,一天到晚開口閉口都是愛情、正妹,在部落格裡寫的也盡是這些話題,導致教會弟兄姊妹和周遭朋友反感,甚至對我不理不睬,一一離去。

其實,我一直都有向上帝禱告,求祂賜我一個正妹,但上帝就是不如我願。我覺得上帝對我不公平,就開始把自己的心賣給撒但、賣給這個花花世界了。
我開始追求世界的價值觀,一心想交正妹,享受甜蜜的愛情,不夠漂亮的女生我不要,可是至終卻什麼也沒有。於是我開始墮落自己,內心越來越空虛,漸漸出現妄想、自殺和自殘的念頭,甚至還上了色情網站,以自慰來滿足自己的感官和慾望。當時的我內心充滿了情慾,整腦子都在胡思亂想,生活遠離上帝,甚至連自己是誰也不認識了。

感謝主,派了一位天使來引導我,帶我向上帝認罪悔改。她告訴我:「其實上帝一直很愛你,你不是一個人!」她的話觸動了我的心,我開始願意改變,重新回到上帝的懷抱。

但是要我這樣一個人改變談何容易,我走得很艱辛,過程起起伏伏,也常遇到試煉和考驗,還好上帝始終沒有放棄我。

一晃眼,十多年過去了,如今的我看待愛情已經不一樣。我在意的不再是外表漂亮的正妹,而是要內在豐富、敬畏上帝的姊妹,不但我喜歡,也要符合上帝的心意,更重要的是,她願意將來當師母,與我一起服事主。

走過以前那段荒唐感情路後,我深深體會到,人生不要急著找對象、談戀愛,要先存著愛上帝、敬畏上帝的心,把祂擺在第一順位,這才能英雄勝過美人關的關鍵之鑰。當你自己預備好的時候,上帝自會把最適合你的人帶到你眼前。願以此與有類似遭遇的弟兄們同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