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光點

我因錯估自己的狀況而自行停藥,又過度興奮地投入教會的服事,加上暗戀小組姊妹的希望破滅,使得躁症又再度發作,不得不住院……

0
123
Photo-by-Chris-Becker-on-Unsplash
◎紀光尋(台南市)

 

雖然我的爸爸是校長,媽媽是老師,但我自己從小在讀書學習上卻感到非常挫敗,高中休學兩次,大學考過兩次,換過兩間學校,也棄學兩次。高中17歲那年,受精神疾病侵擾初次休學,所以高中畢業後我就沒有繼續升學,眼看同儕繼續向前邁進,我卻停留原地踏步,敏感的我感到自卑。

23歲那年,因父親友人介紹接觸教會,感受到教會弟兄姊妹真誠的愛與接納,聚會讀聖經時也頗受感動,於是決定受洗。然而,我因錯估自己的健康狀況自行停藥,又過度亢奮地投入教會的服事,加上暗戀小組姊妹的希望破滅,使得我的躁症又發作,不得不住院。自那之後,我開始對上帝有所不諒解,也因此與教會漸行漸遠。

後來我因重考就學,離開原來的教會,那時的我因精神問題仍無法正常念書,很快地,又開始產生被害妄想,只好再度休學。休學後,我回到爸爸的老家,有段時間我在家附近的長老教會聚會,也試著參與服事,但後來因故搬家,也沒有再去教會了。

我也試過在家人介紹的公司打工,但每天只能做兩、三個鐘頭,工作無法持續做下去。到現在,我的身體和心靈狀況也還沒恢復到足以正常工作。回顧那幾年,蠻不容易的,一年至少住院一次,後來甚至一年兩三次。每次生病,都很痛苦,家人也很辛苦。

2014年十月我又發病了。這次,爸媽決定把我轉到高雄義大醫院,有十天左右,我是住在隔離的團體精神病房,對有被害妄想症、沒耐心又習慣自由的我,其煎熬與痛苦是此生之最。但感謝上帝,祂對我的醫治也從此刻開始。

出院後,我換了醫生,經過醫生耐心的調藥,以及當時牧師每週的陪伴與輔導,我的病情漸漸有了起色。他們幫助我建立了健康的生活方式和觀念,教我調整及控制情緒的技巧,也帶我讀聖經,明白上帝的話語。

感謝主,這五年來,我走過各種難關,也經歷過暗戀的幻滅,但躁病沒有再發作。醫生說,走過這五年,我的穩定性已經提升很多,發病機率大大降低,接下來,是展望下一個五年。走過一關又一關,不只是變得更健康,也讓我和上帝的關係一點一滴更深。目前的我還無法自力更生,生命中有許多陋習仍待克服,也常常要與焦慮、憂鬱纏鬥,但我會認真學習與疾病共存。我的家人、朋友、醫生和牧師都很關心我,靠著他們的愛,加上不懈的禱告,不敢說自己能完全痊癒,但我相信自己會越來越好。

奇妙的是,在我生病這段時間,上帝讓我的父母親也跟著信主了。祂也幫助我能夠原諒,甚至能夠愛那些我以前不夠愛、甚至不諒解的家人,現在我和家人的關係又更親近了。以前的我老愛說髒話,自私又任性,常常都只考慮自己,現在的我希望自己所言所行都能對人有幫助,也比較能體諒他人,又回到年幼時溫和的個性。這些都要感謝上帝,原來祂醫治的,不只是我的身體,還有我的生命和心靈。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